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FF汉化】Seduction( by MiaoShou )chapter2

声明:翻译不佳,由于H部分原作写的太过直白,我做了部分修改,会不定时修改译文

chapter2

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侦探,那家伙回送给他一个微笑。

“月君应该多吃点,”他说。“渡几分钟前才弄好的食物,别让它凉了。”

“好。”月不置可否,切了一些牛排,看上去非常美味可口。他想到最近关于渡的存在,想必那个人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甚至可以听到从浴室里传出的任何声音。

“月君需要随时补充自己的能量。”L给突然给下定论。

“什么?“月的视线飞回侦探的脸上。

“你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最近两个月,体重一直在下降。”L接着说。“你裸体的时候我简直可以看到你所有的肋骨,月君之前一次在我面前脱衣服的时候却不是这样。”

“嗯,谢谢你,龙崎。“月低声应着,不去多想他的好意,只是表达一下谢意继续他的晚餐。只是发热的脸颊出卖了他,一想到关于裸体什么的。

“月君熟悉关于Dabrowski理论的积极的蜕变? “L吞下嘴里的食物询问。

“我不确定他关于情感在应激性的焦点区域的个性定理是否正确,“月回答道。

“那是因为月君想否认自己的情感自然是过于基础性的考虑。”

“我真的不这么认为!“月把握住任何讨论的机会——任何方面——这将使侦探开口说话,转移他身边最近那个满嘴没正经的家伙的注意力。

这时候晚餐差不多吃完了,他有些不太自然,而L侦探正在消灭他最后那点面包屑以及他的饭后甜点,月站起身,开始收拾盘子走进厨房。随后便意识到侦探的视线在他的后面紧紧跟随。特别是在他回望的时候,他便靠在桌上。月有种质问他想干嘛的冲动。

“月君真的很有魅力。”L突然开口。

“嗯,谢谢,龙崎。“月低声回应。

“真是一个无比迷人的裸背。”L评价,年轻的男孩发现相当地——难以置信。他停下手头的动作,一堆盘子平举在他的胸前,双眸盯向侦探,惊讶于他像其他男人一样的肤浅粗俗。虽然到目前为止他只能描述为扭曲,这么古怪的奉承。因为这是L,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在和他调情,或者相反,比所谓的调情更为直接点的方式。但是为什么呢?在他的想法的背后,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在考虑在这里可能发生什么,他认为他得为此制造一个理由。

“你试图利用我,龙崎,”他说。“就因为最近发生在我身边这些困扰的事,我变得很累,所以你以为我很脆弱。”

“这就是月君在浴室里的定义。”侦探脸上再次出现平淡无辜的神情。

“可你比我预期的更明显。”月接着说。“所有的这一切——包括诱惑、赞美和清洗和那些感人的话。”

“月认为我诱惑你有其他的目的而不仅仅是诱惑。“L偏着头,凝视着满腹怀疑的男孩。

“没错,是的,很明显!“月回答,手上的托盘都免不了震动。

“为什么?“L问道,大拇指含进嘴里,这个动作令月感到不舒服——不,他不会想到这个。

“我不认为我需要确认这个答案。”夜神月回答得有些暴躁,然后扬长而去,准备走进厨房

去清洗他的碟子。但他帝王式的离开遭到了损毁,由于这个缘故——他不得不扯拉着侦探跟

在他后面一起离开,因为锁链,也因为如此,他差点打翻了所有的碟子。

手深浸在充满洗洁精的水里,当一双手环抱住他的腰部时,他忍不住喘息起来,咒骂着那个

沉默不言并光着脚的人。

“龙崎,不要像这样突然抱住我!”

“对不起,月君。”龙崎将脸埋入月的头发,“我不是故意吓唬你的。”

“你在干什么?!”夜神月控诉。今晚这个黑头发的男人给出的难题完全没有解决,带给他的只有恐慌和疑惑。

“我在表达的感情,月君。”L说,然后他的舌头滑过男孩的后颈,“月君是如此地甜美。就像一块无暇的蛋糕,从来没有被人享用过……”(这句话怎么翻都不对劲,干脆意译了……)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不安的比喻,龙崎。”夜神月回答,然后意识到龙崎可以“吃”了他在他想要的任何地方。他不能十分坚定地拒绝这种不带感情的“侵犯”,因为就在刚刚,实际上,他已经在浴室里接受了它。

“我并不想骚扰你,月君,”L含糊其辞,听上去有些低落。他靠近男孩,将他抵在厨房水槽旁,嘴唇不断地亲吻点缀在月的脖子和香肩上的肌肤。“我想请你。当然,除非月君感到对我的排斥发现我排斥以及不接受我对你的爱意?”

月转过身,低着头,视线略过L侦探的肩膀,随即落在他凄切的眼神中。

“你是个操控力很强的人,不是么.”他说。

“谢谢你!“L顿时亮起了微笑。

“这并不意味着我在恭维你。"月紧接着解释。

“如果是从月君嘴里说出来的,那就是了。”

“你太犯贱了。”月转身去收拾他的盘子。

“月君很可疑哦。”L嘴里抱怨着,鼻子凑近月的发丝,嗅着那迷人的发香。

“龙崎,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月断言。“每个人都有想要的东西。”

“愤世嫉俗的怀疑。”侦探不由得哀叹。“当月君需要在浴室里释放的时候,我来满足你。就这样将它归于对我有目的的诱惑而结束么?

“你知道这些事迟早要发生。”月反唇相讥,将最后一个盘子用力地撇在餐具架上。“我是正常人,我不能没有某种意义上的释放——永远!”

“但事实上,月君从遭遇开始就获得了快感,得到这些的不是我,”L回答,在男孩转过身来的时候稍退后了一步。“你是怎么看待这样的情况代入你的理论?”

“龙崎,我真的不知道你打算干什么。”月挑起一根手指指着L的前胸,露出一丝不耐的神情。“但我总会弄明白。”

“什么样的实验能让月君提出进行核实真相或否则他的设想呢?”L瞬间换上一副挠有趣味的调皮笑脸如是说着。

“可恶!”月惊讶于自己的短视。“你要知道我将会和你共同进出!”

“月君什么意思?”

“没什么。”月气呼呼地说。“我想去睡觉。”

“我没异议。”L回答。

月瞄了男人几眼,除了他脸上痛快的默许瞧不出别的情绪。他耸耸肩,并一路领先进入浴室,这样他们开始刷牙甚至一边疯狂的思考。如果他造成对他的威胁,究竟L试图创建他们之间的性999关系的某种情况,这将必然涉及到——嗯,性。这将得到L他想要的东西,认为这就是他想要的,如果他只是忽略在浴室里的一系列事件,那么他会是个坏家伙,L丁点儿的乐趣都拒绝分享给自己。当他问到L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侦探不脱身的话,所以他为什么要伤心?

他决定选最好的第二个选项——忽略。装作它从未发生过。但是这是L的新的感性的一面么?月不知道如何去忽略别人的拥抱和舔舐他肌肤的行为。也许他应该坚决制止L做那些事情。尽管,那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么?也许这个人只是太孤单了,抑或是需要一些安慰而已?月警醒自己在这一点上他显得很可笑。很明显的为L的行为找借口——只是和他费尽唇舌的那个黑发神秘男正站在门口等着他,手链哗啦啦作响。

床是king-size,最起码充足的空间能使月离那个用一脸天真的表情贪婪地盯着他大腿看的男人远点,糟糕的是,当他爬到床上。正要躺下睡觉的时候该死的链条缠着将它绕得紧紧的,他发现他不得不躺着。月不停的挣扎,可是链条死死地缠住了手臂将他捆的紧紧的,L微笑着跪在男孩的身前。

“龙崎 ! “月对此抗议。 “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

L没有回答。他只是打开了手铐然后铐在月纤细的手腕上,使得夜神月完全无法移动他的手臂以及上半身。

“龙崎,放开我! “月大叫,这些程序让他越来越不安。

“月君你应该安静一点,”L建议。

“什么?“月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人。“我怎么可能安静下来,龙崎 !快放开我!”

“我不想这样做,月君。”L回答,听上去不无遗憾。“可是我必须、我一定要这么做。”

他起身下床,走到抽屉旁,里面装了他的衣服。打开最底部的抽屉。拿出一样东西,月从未见他穿过的东西。

“袜子吗?“月瞬间从他的困境中分神。“你拿袜子做什么?龙崎,你从来不穿这些的。”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新的而且没被动过,月君。”L如此解释,“所以,当我用它来堵住你的嘴的时候不会令你那么难以忍受。”

“什……什么?“月顿时噎住了,有气无力的抗议。“但……但是…”最后在看到侦探从床头柜里直接拿出一卷胶带出来的时候他不得不停下。“我会安静的!”他大声惊叫,绝对不要让任何袜子塞进嘴里,管它穿过没穿过。

“我以为月君还想知道理由。“L微笑着爬回床上,拉了拉被子盖住男孩,他的舌头如饥似渴攻陷男孩的唇,好似那是美味的蛋糕。

月瞪了瞪他那个狂野黑发的猎捕者,一丝丝的恐惧在眼中滑过,渐渐侵入他的意识顺势让他脊柱紧张的发麻。但这些并不是他全部的感受,不是么?当这个男人跨过他和他的手开始抚摸月的腰腹,男孩竟然发现自己有了反应,不受控制的呻吟和快感,难以置信他居然喜欢、喜欢被如此碰触,没错,它令人无比亢奋,L的手指稍显犹豫但却温和而轻柔地触碰着他的肌肤。但真正令人惊奇的是男孩在侦探的掌控下不由自主的回应。

拥有完全控制权的黑发男人此时正推开月借来的宽松衬衫和锁链,专注的凝视着他,与他亲热厮磨。

月越是想到这些,便愈加的亢奋和怒火中烧甚至感觉羞耻至极。他此时气喘吁吁,目瞪口呆地看着L抚摸和挑逗着他的手L,爱抚着他的身体,游弋在他的光滑的茶色肌肤上,在他高挺起起的乳头上打着圈儿。

月咬住即将溢出口的喘息,试图挽回已经所剩不多的理智。

“龙崎…… ”他开口,但愿他不会用袜子来对付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我希望弥补月君你在监禁期间所遭受的不适和不快。”L回答,而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

“可如果我不想你这么做呢?”月只得诉求。

“嘘,月,我知道你想要,不用害羞。”

“我不是害羞!”月大声抗议,尽管他认为这个猜想对他不利。“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样的束缚我,我没同意你过做这些事情。”

“你确定吗,月君? ”侦探仅仅回了他这么一句,手指轻轻抚过男孩的乳头。身体向后翕动然后突然弯下身来,头发轻轻扫过月的身体,轻柔的触觉,仿佛挠痒痒一般进一步挑逗着男孩。然后L的吻落在他的肌肤上。热吻和舔舐,湿软的物体顺着他腰腹的曲线、环绕着肚脐滑动。

他开始往下,舌头顺着光滑略微渗出细密汗珠的肌肤舔舐,最后将脸埋在月的腿部深处,他的舌头在月的身体里慢慢的磨蹭,像个小猫崽乞求着主人的抚摸。

男孩在他身下辗转,试图说服自己不去推开这温暖的诱惑,L的脸那么诱人地靠近他的私密部位,那是热温软的唇舌包裹着他的欲望引领着他带来欢快的低泣,像是恶作剧专家一般打着圈儿舔舐着甜甜圈一样允吸玩弄着。

“Nhhn ! ”在L低下头时月终于忍不住不禁惊呼,吐出口中的欲望,他的手抚摸着月的臀部的曲线,温柔地施加着压力控制住男孩,然后将手指推动探入那温暖潮湿的部位,扩充到能容的下他的欲望为止。

L看出了他的诧异,随即会给他一个邪气的笑容。他抽出另一只手扳开男孩的双腿,温柔的力道揉捏起那中间的肉柱。

 

月吸了一口气,在L拨开他并拢的双腿松开他的肉柱的时候忍不住大声呻吟,随着他们的律动,粗糙的牛仔裤不停地磨蹭着那娇嫩的肌肤。

 

“嗯——!龙崎!别…”月忍不住呻吟,心神迷醉不已。

 

“月君这里可真敏感。”L说道,“你应该抬起你的双腿缠着我,会让你享受更多的快感。”

 

“不…”月不禁摇头,抬头正好对上L的眼睛,那里面印刻着他眼中的自己此时此刻是多么的淫荡。此刻的他受伏在他惊人的力量下,锁链的束缚以及横呈在床上近乎完美的裸体,完全不受控制的男人跪坐在他的双腿之间,一双盈满欲望的眼睛迫视着他。

 

“不!”月发出更加强烈的惊呼,随即当L的嘴再次热情的吸允着他的宝贝的时候转为低声的呜咽和呻吟。他试图起身下床来逃避,只是这种感觉如此的绝望又令人不可思议,这个侦探的用他的唇舌一点点的削弱他想逃避的意识。

 

“拜托——”他低声呢喃,然后才意识到这个词不适用在L身上,此刻他分明感觉到男人的唇舌在他肌肤上加深着压力,温热湿软的舌头包裹着他的尖端,不停地逗弄,甚至探向那细小的孔缝。

 

 

“啊,天哪!”他哭叫起来。“龙崎 !”然后他探向L的嘴唇,微微受制于后臀的双手,双腿紧紧缠绕在L纤长结实的躯体上。他知道不应该是这样的,但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温热包裹着他,他渴望起更多,不顾一切地渴望着。

“继续、是的、继续——”他不禁乞求着,甚至不知道他是在做什么,L的嘴里吞吐着他的欲望,舌头研磨在他最为敏感的部位,连续厮磨。强而有力的手指温柔地挑逗着他敏感区域的基础上,侦探还不忘了抽出另一只手拨弄他的肉柱,极尽挑逗之能。

“哈哈!哈啊!“月在如此的激烈的冲击之下扭动着,抗议愈来愈小,甚至对着高潮来临的兴奋而节节上涨。他颤栗着、尖叫着,随着L手指的动作、舞动的唇舌在他抽绪着高潮喷发时终于发泄了一通,X液随即快速地喷发出来,,包括他的腹部和胸部,都沾满了那飞溅而来的温热液体。

 

他带着高潮的余韵呜咽着,凌乱黑发的男人清理着他的私密部位,然后跪坐起来,眼睛注视着身下瘫软的男孩舔着手指上溅落的液体。

 

“月的味道如我预期一般的美味。”L评论着。

 

“嗯?”月难以理解地回应,然后注视着他的眼神瞬间僵滞,因为他看到了侦探的手伸向他的牛仔裤,他很清楚在这种的情况下他应该打起十足的警惕心。这是L打算吗?这个混蛋,他还想得寸进尺。

然后他看着L拉下了他的牛仔裤拉链——他没有穿内衣——月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别过来,龙崎。”他低呼着,一边移动自己的双脚想从床上逃走,试图远离那向自己逼近的巨大的凶器。

“别害怕,月。”L一边打乱了床单一边比月更快一步抓住了他,在男孩意识到的时候侦探已经顺利地压在了他的身上,随即L欺身而下,勃起的部位缓缓游弋到月的下腹,打着圈滑向那覆盖着飞溅着白浊的隐秘部位。

“嗯哈~”L发出模糊的叹息,辗转在他身下的男孩,此刻脸上的表情绝对称得上陶醉。月盯着他的脸,想着他此刻透着潮红的苍白皮肤多么吸引人,浓密狂野的黑发和极富表现力的大眼,此刻将他推向更深的快乐。真是难以置信啊他就是L——世界上顶尖的侦探,全球最为强大实力的人物之一。月将他的目光移向男人的身体,一如既往的穿着那一模一样的白衬衫,他将探寻的目光投向他那黑密毛发从中勃起的巨大,此刻正摩擦着他的肌肤,多么奇妙的想法,如果用手指去碰触它的话,不知道L侦探脸上那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月。”L叫着他的名字,月看了看他此刻激情未退的脸。

“我来解开你吧。”L提议,随即拉过月坐在床上,打开手铐上的锁将它迅速解开,一言不发地抓过男孩的手抵在自己灼热的欲望之上,握着着月的手指轻轻抚慰着肿胀的分身。

“嗯,龙崎。”月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月还是决定安抚他,轻轻揉捏着他的欲望,他的手很柔软,手指在光滑的皮肤上游弋,指尖感觉到粘稠汁液弥漫开来。

替别人做这样的事感觉非常奇怪,但是,如果这是自慰的话,感觉可能更糟糕。

至少他还没有被这个兽性大发的疯子强暴。

“嗯,月。”L低喃,月抬起头,透过他浓密的眼睫毛,看到那双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中禁锢着自己的身影,凝视着那眼神中的灼热和欲望,不知不觉中一只向L伸出一只手,情不自禁地,轻轻抚摸着男人那浓密狂乱的黑发。

L释放了出来,倾身向前环住了月的脖颈,温热的呼吸碰洒在男孩的脸上。

月轻轻靠向L的肩膀,眼睛瞄到了男人那勃起的欲望,周围的肌肉红肿不堪,中心略微泛着紫色,欲垂下的粘稠汁液,无一不彰显着它是怎样的蓄势待发。

他想知道它尝起来是什么滋味。

微弱的喘息扫过他的嘴唇,意识随着L的响应溢出柔腻的呻吟,L爱抚着月的脖颈,他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斑驳的低吼交杂着愉悦的杂音。

“月。”他催促着。“是的,就那样,继续,快!”

月不得不顺应他的要求,柔滑的手指不停地变换着力度,沉醉于其中的L一点点将身体凑近,推进那令他发狂的不停圈动的手指。

“用力一点,月—!”他的手指纠缠在栗褐色的发丝之中,轻轻地拉扯扭绕在指间。“啊,月,是的,继续——哈啊!”

 

 

 

 

 

评论
热度(34)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