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雪鹰中心】不如不遇 (一)

by @sosyna 

名朋的锅/

拉郎/

凤狼鹰/

不如不遇智障鸟/



一.

再过几天就是沈家小姐出嫁的日子,而这深宅大院里却仿佛没有动静,一个身穿麻衣头戴白巾的仆童从街上猛地一个窜步进了墙下的阴影。雪鹰看着那高耸的院墙,模样到真是乖巧得像是谁家听话的小童。

这里风平浪静可江湖上早就传得沸沸昂昂,不仅是因为沈家小姐那天下第一的美色,还因为那陪嫁品是把举世无双的宝刀,早在十几年前就闹得血雨腥风,不知多少人为其丢了性命,“秦失其鹿,天下共逐,唯胜者得鹿而割之”,得割鹿刀者即是得了天下。

既然知道割鹿刀在沈家,那盯着这的眼睛绝不会少,出嫁那天保不准会出现多少人妄图夺刀,小小就出了计策,说先来沈家探探虚实,拉了雪鹰和灵鹫换上衣服,自己从另一边扮作侍女进去,而为了掩人耳目灵鹫也和他分开行事。

在看看四周确定没被人注意,雪鹰就一路摸着向侧门而去。

萧十一郎从空中掠过,一个翻身倒挂在沈府宅邸的屋檐下,想着为他这个大盗的名头再增上一笔,再顺便看看传闻中第一美人沈璧君长什么样子,正落眼时,就瞧见一个

鬼鬼祟祟的身影摸过来,虽然穿着跟个普通的仆童没什么差别,可那身法举动却怎么都跟仆童搭不上边。

没想到连假扮浑水摸鱼的有……想着脚尖一松就悄无声息地落在那人背后,伸手轻轻拍了他一下肩。

“谁?!”正探头看着那边情况打算找个机会偷溜进去,却猛觉肩上异动,雪鹰下意识地就弹开向后退了一步,转头发现却是个从没见过的生面孔,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像是沈家的人。

“哟,兄台,吓到了。”那人笑得一脸痞样,自来熟地靠过来,“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看着他的反应,雪鹰就想起来自己现在正假扮的是沈家仆从,他似乎并没有发觉,不如装上一装,也正好趁机问问这个面生的家伙的身份,想着就装起了被吓到的样子,

“你你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来干什么?我要叫人了!”

还有些机灵。萧十一郎却不吃这一套,无视人装模作样,打着商量地笑着就勾住了对方的肩,“小兄弟,你懂我懂大家懂,这里又没什么人,就别装了,说吧,同伙呢?”

“唔!”眼见装不了,雪鹰猛地一抖肩,甩掉了他搭着肩的手,“什么同伙,我跟你很熟吗?”

对方却不依不饶地继续勾脖子搭肩膀,嬉笑着一张脸,“认识认识不就熟了吗?”余光瞥见旁边有人路过,嘴角一勾就故意提高嗓门喊道:“小弟你让我好找啊,你哥喊你回家吃饭啦!”

“你!”被他的举动惊得身体一僵,本来就只是事先打探,要是被人看到长相等沈璧君出嫁的时候还怎么掩人耳目。狠瞪了他一眼扭过头避开路人的目光,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萧十一郎眯着眼凑近故做出副亲密姿态,却是掩饰自己口中的话语,刚才那一叫还真不少人看过来,“说说看,谁派你来的,你们是不是冲着割鹿刀,嗯?”

被动地与人凑在一处,掩了自己面目,浑身都不自在,“是又如何,你还不是一样。”

倒是耿直。一挑眉抬手就在人肩颈点了几下,封住他周身大穴,“我问你,是只需要眨眨眼,不是就别动,懂了没?

陆小凤只能算是碰巧路过这里,低眼一瞧的功夫就又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陆小凤啊陆小凤,普天之下若论给自己找麻烦的本事你认第二,估计也就没有敢认第一了。好在找麻烦的本事是第一,轻功的本事虽说不比那西门吹雪,但躲麻烦倒是足够的。只要足尖一点跃出去,也算轻易便把那一堆麻烦甩开了。


只是这次似乎麻烦追得太紧,以至只顾着甩它竟也没留意这是到了哪儿。等确认紧追其后的那人确已不见踪影时,这才左脚轻点右脚面借力稍停在离地面三四丈高的半空中放眼朝四周忘了一圈。在不得不承认迷路的同时也远远望见了东面聚了几个人影,当即绷直了腿旋身降下地面,足尖触地又起三寸毫不滞怠的朝着那些人的方向大步跃去。

不过片刻功夫身已在数丈之外即刻收了轻功散气稳住脚步走将过去。虽不认得这些人,但那个气息稳健一看便不是普通人物的人正揪着一小倌模样的俊秀公子不放。

远远见那人一双杏眼含水浅眉微蹙,委屈的模样实在叫人心紧。

一般人都受不住这种眼神,更何况是这爱管闲事的陆小凤?

故他没半点犹豫当即再次提气于足下闪身入那两人之中,食中二指一并运了真力使巧劲点开擒着那小倌之人的手臂,趁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揽过小倌控其腰入怀中。足尖施劲力倒只见那足下细草唯草叶轻动不曾损害分毫,却已带着怀中人凭跃丈余高直奔方才过来的方向而去。

萧十一郎反手想抓时已经来不及了,臂下一空人就不见了踪影,抬头已在几丈开外,看那身形轻功也不是非凡人物,没想到他的同伙竟有这般本事,“兄台可欠我一个人情。”嘴上调笑,心里暗暗记下,看来惦念这割鹿刀的还真不乏能人。转身再看那沈家高墙就准备做正事,本来抓人也不是他的目的。


雪鹰只觉得腰间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飞上了半空,恍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抱在了怀里,只是刚才不备居然被那吊儿郎当的家伙点了穴道,视线固定着只能看着脚下,葱葱树木掠过就出了沈家很远。想要问来者何人,又说不出话,急得一双眼乱转,却是毫无办法。这个人到底要带他去哪?


身后隐隐喊话声乘劲风掠过耳畔,陆小凤闻言不禁撩了眉头万分不解。什么人情?难不成那人还拿自己当与他一样的登徒子了?

却细想想也是,不做一声便掳了人走任谁也不能不多想几分。


他虽不是什么君子,但这时也觉得行径略不妥当。再者那人并没有要追的意思,以是将身一旋,一手夹携着怀中人舒展一臂衡了重心稳稳降于林间地上。

再看怀中人时才道怪不得一路连问都不问一句,原来被那人制了穴,只是方才自己只顾揣摩那挟持者的意思竟全无察觉,难怪会被误会。思至此处,这才冲着人无奈一笑并指解了人身上几处穴道,“真是抱歉。”

一路尝试了几番都能没冲开的穴道总算是被解开,连退几步防备地看着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不速之客,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看轻功倒是个厉害角色,出现在沈家附近难道也是冲着割鹿刀来的?那为什么又要从刚才那人手下救走他,“你是什么人?”

见人果然一副受惊样后撤,陆小凤赶忙站稳了身形微抬双手摊与身侧示意自己并无半分恶意,可闻言还是不禁捋了唇上两撇小胡子笑出声来。

早前只是见这小倌身材瘦小长相俊俏,眼神似是幼鹿般无辜。只道他是被欺负了,可现下看这人退步身形才觉出也是习武之人,只不过这功夫嘛……身形倒是不差半分的,可爱,可爱。当下玩心大起忍不住想要捉弄与他,随即单手扶腰作势向着人跨出一步,故意以眼神上下打量人细瘦的身子,“我自然是来救你,而且已经救了你的人。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对方近了一步,雪鹰就顺势又往后退了一步,保持着距离,上下仔细把人看了一番,模样倒是风流倜傥,但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眼珠转了转,想着对方应该是真的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抓个沈家小倌来打探下割鹿刀的消息……可惜找错了人,“那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陆小凤本以为对方会被他的举动吓到,却不料有这么一问当即有些窘迫起来。只得收回了目光将脑袋一歪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好啦好啦,在下姓陆,只不过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你被人调戏忍不住出手把你带出来而已。”这么一解释又感觉像个笨蛋一样,苦苦抿嘴而笑再无半分方才放荡的模样,“不过陆某还真有事情需要……”语至一半,这才想起尚未知晓对方姓名“小……公子你指点一二。”


雪鹰倒也有些诧异,本以为对方会顺势讨要割鹿刀的消息,却露出一脸尴尬……刚一听见调戏这词,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什么调戏,分明就是在胁迫!不过解释起来身份肯定暴露,憋了气言语顿时没了好,“你想问什么?”


问什么?迷路了自然是想问路。

好在这人看似是真不认识他,不然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居然被个老和尚追得迷了路,传出去岂不笑掉人大牙。可不问由着性子乱窜只会闹出更大的麻烦。转念想着他只好当即卖个乖笑着向人道明,“我并没别的意思,只是这初来乍到的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正想问你万梅山庄怎么走。”


TBC


评论(11)
热度(13)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