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古风/崩坏】和亲 (一)

这是《把酒问青天》的冷清

梗来源于@ yuki雪君北极兔  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

ps:虽然借了梗,但跟太太那个po图不一样的设定/私设特多/平行世界/写的一本正经但是各种崩坏/乾隆未必是古仔那一款/

全文 by   @sosyna 

# # #

乾隆五年,满清王朝盛誉远传西域诸国,为巩固结盟,防患敌国,碧罗儿国主动谴派使节送皇子前来和亲,以当年雍正皇帝御赐龙纹刺绣为信物,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着皇都紫禁城而去。

冷清攥着手里上好锦帛织就的信物瞥了眼地上的衣着光鲜的尸体。

就在方才,他恰好途径这片小树林,便听得不远处朝着官道的方向隐隐传来一阵杂乱的马鸣厮杀声。冷清本不是爱多管闲事之人,哪知这次却鬼使神差地寻了过去。待他到时正瞧见一名黑衣人飞身离去,那人轻功步法十分疾厉看情况是一名狠角色。

对方飞至半路似乎发现林中潜藏了高手,转身瞧了眼藏身树干之后的冷清,见他未出手便不多生是非直接足尖运劲快速掠走。

人一走,冷清便从树后走出来,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脖颈处被开了个口子,鲜血洒了一地。约莫就是方才那黑衣人下的手。刺杀他见得多了,也做了不少,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他沉着脸,转身就要离去之时,余光竟瞥见死人的怀中露出一角明黄来。

黄色一向是尊贵之色,寻常百姓是碰不得的,可若是扯上皇亲国戚,这浑水怕是更趟不得了……冷清思绪一转,回身就扯出了那明黄,入手便是细腻的触感,面上绣着的龙栩栩如生似要飞将出来。冷清这才细细打量起那尸体——

藏青的衣袖边角用银线暗纹祥云,腰间配饰的白玉虽无过多雕琢也能一眼就看得出是罕见的好玉,遮住上半张脸的面具更是出自顶级工匠之手……冷清看了看大路的方向,那边还能听见些嘈杂的人声,但是仍很远,他想起如果按日子算,今天出使的队伍刚巧是走到这附近。

国主最近动作频繁意欲出使大清,却不知为何又隐隐藏藏的,如今队伍中夹带了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使臣的人物,加上手中一看便是大清物什的锦布,大小同婴儿的襁褓一般无二,说是巧合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冷清的眼珠转了几转,在死尸的身上搜寻了几番,便又找到一封印着国印的书信,以满文书写。

虽说与清王朝结盟已久,可满文到底还是王亲贵族才能学得的,冷清再怎么看也只认得“皇子”二字,不过这也够了。

他轻笑一声心下已有打算,伸手便摘下了死人脸上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十分年轻的面孔,想必他就是前去大清的皇子不假了,要是还活着倒是个面容出挑的人物。可惜了,身份尊贵又能如何,现在还不是一具尸体而已。既然死都死了,那就乖乖成为我权倾天下的踏脚石吧!冷清将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黑若深潭的一双眸子笑意森冷。

论容貌,冷清生得比那皇子出色得多一一剑眉斜飞,睫若剪羽,眼眸秋水横盈又深不见底,偏他生就了一张小瓜子脸儿,这副妧媚羸弱的样貌不知令多少人想托起那尖俏的下颌、勾弄他那凉薄小巧的唇,可惜冷清对此没什么自觉。

“救命啊——”

“来人啊——”

求救的呼喊此起彼伏,才不过片刻功夫,剩余的刺客就收到得手信号扬长而去。

冷清赶来的时候出使队伍还陷在混乱中,原本数百人的队伍一下就折了大半,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倒在血泊里的尸体。有个护卫模样的人率先发现了跑过来的皇子,飞快地迎了上去,“殿下,您没事吧?”

“我……”冷清嘶着声,外露的唇抿得青白,护卫这才发现他受了伤,不敢再多询问,冷清便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

再醒来时,一切都如冷清预想的那般躺在豪华舒适的马车之中,旁边还有个侍女模样的人在给他处理伤口。

车身颠簸,看来是在赶路。

“您醒了。”侍女惊喜地凑上来,“您感觉怎么样?”

冷清虚弱地张了张口,示意自己没法出声。他那时就与皇子对换了衣物,戴了人皮面具,为了假戏做真还在自己的胳膊上砍了一剑,只可惜他没听过真皇子的声音,不能模仿对方的语气。

至于那真皇子,被他剥了面皮沉进河里,早就不知道被水流冲到哪里去了。

“您还是别说话了。”侍女被他装出来的样子给唬住了,急急忙忙地按住了想要起身的冷清,“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您流了不少血,得好生静养才行。”

冷清乖顺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人不能留,等到了京城就要把他们全部灭口。

侍女在一旁调着药,朦胧中似乎还听到她“可千万不能留疤…”的念叨,冷清皱了皱眉,也没多想,再次睡了过去。

……

许是老天都要帮他,临近大清境内,那批杀手居然再次袭击。冷清猜想八成是这队伍里有奸细,听说目标未死,就卷土重来。

此举正中冷清心意,清理这帮人都不用他亲自动手,到时候就算有人要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冷清坐在马车中,任外面呼杀满天,配合着侍女颤抖的身体一起躲在角落里。

马帘忽地被人挑了开,明晃晃的剑映着日光直直刺进来,冷清的耳边炸开侍女的尖叫,声音刚起,冷清便扭了身子向侧边一避,让开了剑锋。只不过马车空间狭小,身法难以施展,索性往侍女的身后躲去。

“咦?”刺客发出一声小小的疑惑,手中剑势不停,一横便又向着冷清扫去,眼看着剑光逼近,冷清一掌就把侍女推了出去生生撞在刺客的剑上,然后趁着对方剑势停顿的间隙,一个后仰抬脚将长剑踢飞。

尸体滚落出马车,剑也掉在地上,黑衣刺客另一手瞬间翻转成爪,探向前去就要抓冷清。

见此招难避,冷清索性仰倒下去,抬起右手格挡——哪知刺客竟是冲着他的面具而来,脸上微微一疼,人皮面具和那精致的半张面具一同被扯了下来。

“是你!”

刺客满声惊疑,“我还当那天杀的是个冒牌货,没想到居然是你顶替了。”刺客眯眼看着手里的人皮面具,复又冷冷转到冷清身上,停了攻势问起话来,“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不关你事。”冷清起身时顺手便捞起了剑,此时正拿着它直指刺客。

 

明明是瓮中鳖还敢如此强硬,“既然如此……”刺客杀心立起,掌中暗运内力间,手上的人皮面具立时被捏成了齑粉,“你也去死吧!”

“住手!”

没等冷清出手,刺客的身后猛地传来一声怒喝,回身交手间,车帘又落了下来,原本逐渐平静的外面又开始响起激烈的搏斗声。

冷清皱了眉,端坐在马车里不动声色,他不清楚外面的情势,但皇子不会武是众人皆知的,他若贸贸然出去与刺客大打出手,必然身份败露。

他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是又来了一伙人,正与刺客缠斗,援军吗?这里临近大清边境,可实际离入关还有一段距离……

“撤!”外面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纷乱的脚步声就向着马车靠近。“你没事吧?”

冷清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在帘子被人掀开时故意换了个别扭的姿势,来人是一位年轻男子,他听出来刚才就是这个人阻止了刺客。

他戒备地打量着这个突然撩开帘子的男人,对方的服饰与打扮都十分奇怪,是冷清从未见过的。想必应该大清派遣的护卫。

“请贵人放心,我是大清派来迎接贵国来使的护卫首领傅恒。”

待瞧清了马车里的人后,傅恒的脸上蓦地飞上了两抹红晕,刚赶来时听说这马车里就是碧罗儿国送来和亲的人,还在担心万一遇刺了该怎么向圣上交代,不成想揭了帘子却见得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如墨秋瞳水光潋滟,一张小脸吓得煞白,连唇都失了血色,怯怯地不着方法地举着剑,“女子”娇弱畏惧的模样不由得让他心生怜爱,说话都降了几个音调。

冷清装作恍惚般地丢掉了手里的剑,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捡起面具戴上,小巧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咳。”傅恒尴尬地垂下了视线,他是不知道碧罗儿国有什么规矩要遵守,但对方既然带了面具,那肯定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般贸贸然盯着怕是不合礼数。

“贵人下车吧。”傅恒手撩着帘子,把马车上的小凳子放下来,给冷清踏脚用,期间再不敢直视对方一眼。

冷清出了马车,扫视着四周,没有看见一个使节队的人还是站着的。

“对不起,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活口了。”听到此话,冷清的眼里却是闪过了一抹惊喜,但很快他就垂下眼盖住了。真是有如天助,他原本还以为会留下那么几个漏网之鱼要他亲手解决,没想到那帮人如此利落,很好,如此一来他的身份就算是坐实了。

 

# # #

“宣——”

内侍尖细拖长了调的声音传遍殿外,冷清一步步缓入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殿中只他一人拜见。

他仍戴着那玄色镂纹的半张面具,换了一身月白的华服,挺直了腰身,视线低垂,复行几步便掀袍跪下。

“参见皇上。”清朗的音色飘扬在殿中,冷清不卑不吭,俯下身子,只身跪拜在空荡的殿中的身影更是显得娇小。

两侧的文武大臣与端坐其上的乾隆将视线都落在了他身上,冷清就如若无物般乖巧地伏在那儿。这是刚才领他入殿的小太监教的礼仪,不可以直视皇上,皇上不让你起来就得跪着,无论什么赏赐千万记得要谢皇上,不能失了礼数…等等,冷清细心记下,半点都不马虎。

“面见皇上怎么还戴着面具。”诚亲王拿腔做调的声音率先打破了这沉静。

冷清这才猛地想起这件事来,面具戴的太久竟忘了摘下,也没人与他说过,心下不禁掠过一丝惊慌,想要抬手摘下面具,又觉得冒然行动不合礼仪。只得扶着面具默默垂下头,等着上首的君主发话。

“王爷此言差已,后宫嫔妃就是与兄弟见面也需避嫌,依着身份,这面具啊还是戴着的好。”李卫从左侧行列中出来,这一元老大臣发了话,替冷清解了围,可这番陈词让冷清有些迷惑,一个面具而已为什么要把他与后宫嫔妃相提并论?

“起来吧。”一直旁观着的皇帝终于开了口,他处于上位,以这个角度看去,除了冷清的面具与他比寻常男子更小巧的身形外什么都看不清,自母后口中得知对方是个男儿身后他也失了探寻的兴趣,只拿了平日里对待臣子的腔调说道:“可有信物?”

冷清起了身,利落地从怀里掏出了刺绣与文书,双手奉于身前,“有。”等着太监接去呈给皇帝。

等皇帝接过信物,冷清的心思却是止不住地翻涌,大清皇帝定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可能会问他诸多问题来试探他,也有可能……

“好。”皇帝只略略扫了几眼,就又放回了太监手里,“你既名为冷清,朕便封你为冷贵妃,入住妆碧殿。”

贵妃?!

听见这词冷清的思绪刹时被截断,只觉九天玄雷滚滚劈过,下意识地竟抬了脸看向乾隆皇帝,但很快又把头低了下去,一张脸顿时变得比他身上的衣还白,双唇颤抖着怎么都说不出个谢来,腿也直直地僵着。

乾隆的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动容,刚才那一瞥犹如惊鸿,虽只能看到他形状姣好的下颌,那双剪水眸是怎么都无法错过,直映进了他的心中,是惊?是喜?里面有太多情绪,说不清道不明,足他品味许久。

“谢……主隆恩……”冷清终是生生弯下了自己的膝,“咚”地一声敲地上,也不觉得疼,光那四个字几乎就用尽了他全部的气力。

“你一路颠簸受了不少累,下去歇着吧。”

“是。”冷清机械地应着,待到太监过来叫他,他才知道起来,失了魂一样跟着出了大殿,幸而是有面具遮着,不然被人看见他现下的表情准会以为他是受了什么刑罚。

傅恒在旁边看着,几次想要开口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路护送,自冷清张口与他说话那时起他就知道对方是个男子,虽然诧异但绝不敢对皇家之事肆意张扬,到了皇上这边也没时间细秉,只能看着皇上将人封了妃……想着眉头皱成了一团,怎么也松不开。

 

Tbc


 送上冷清面具P图

评论(18)
热度(15)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