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11)

第十一章:懒惰Ⅲ

 

“你今天要去见魅上吗月君?”

 

月随意瞧了一眼正在啃巧克力棒的侦探。

 

“没错。我昨晚不是告诉你了吗?”他回答道,然后再次转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正在检查一些四叶公司的信息:这个公司和日本警察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机密信息,花了他三个小时不间歇地工作才得以到手。

 

“我太沉迷于昨晚我们的做爱导致我没有听到这件事。”他听见L这么回答。

 

他转身削了侦探一眼,侦探似乎正等着他反驳。

 

“做爱?”月用尽可能低的音量嘶声道。

 

“对,月君。做【隔】爱。”L说着,强调了那个词。月针对侦探的瞪视更增一倍,但男人仅仅疑惑地冲他眨眼。

 

“我绝对没有和你做【隔】爱。”月低声回答。L张口准备说话却被月打断:“而且你能不能压低声音,你个混蛋。其他人会听见的。”

 

L冲他眨眼,然后笑了。

 

“啊,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会让月君害羞?”

 

月怒视他。

 

“你在说什么关系?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小点声?天啊你真烦!”月忘记了要小声说话。他立刻转身看了看周围,当看到其他人都在房间尽头那边时他松了一口气。

 

“月君就是很害羞。不是抱怨。我觉得这特别可爱。”L轻笑着说。

 

他瞪了侦探一眼然后决定无视这个男人。他转向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继续工作,他正试图查这公司幕后的人的名字时,听见L对其余调查组成员说话。

 

“大家现在可以去午休。已经过一点了,我知道你们都很饿。”L说。月看了看L然后又看了看其他愉快点头同意的成员。

 

“好的,龙崎!你和月君也是,我肯定你是不饿的,因为你那些甜食。但月君是正常人,需要吃顿像样的饭。”松田说着,在相泽训斥他时又迅速道了歉。月大笑着摇了摇头。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要先完成这个。我一做完就立刻去吃饭。”他说。松田理解地点头。

 

其余的成员一出门,房间立刻陷入了奇怪的静默。月瞥向正盯着他看的侦探,然后转回笔记本电脑继续之前做的事。又是几分钟的沉默过后,他发觉L朝他挪近了一些,但他无视了L。

 

“真精彩,月君。你成功地在三小时内访问了这些信息。你具备一个顶级黑客的技巧。”L对着他的耳朵低语。当L的嘴唇碰到月的耳朵时,他僵住了,不得不克制自己没去倒吸一口凉气。“其他人都去午休了。”侦探继续道。

 

“停下,L。你就没点什么事干?”月嘶声,继续打字。他感到极其不自然但还是决定专注于手头的工作,他正试着打开NPA(日本警察厅)的某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兴许含着四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名单。数据高度加密,他疑心这里面的信息是不是真的如此机密。当L轻咬了他的耳垂时他的手僵住了,一只苍白的手靠近,落在他的左手上。

 

“住手,L!我们是在工作!”

 

“当然是的。”L回答,嘴唇沿着月的脖颈挪下,月被这动作带来的细微痒意弄得喘了口气。另一只手偷偷潜进了他的POLO衫,当他的下腹突然与冰冷的手接触到时他缩了一下。手游移向上温柔地抚过他的肌肤,让全身都生出一阵酥麻,他抑制住一声呻吟。当手指触摸他的乳首时他轻轻抽气。他侧头,以允许L更深地亲吻他的脖子,而L愉快地照做了。L的嘴唇向上移亲吻了他的脸颊,然后是他的太阳穴。

 

月只觉得自己的头要爆炸了。L轻柔的亲吻和爱抚在逼疯他,那引起的感受并不像昨晚那般难以招架但却是……温柔得令人痛苦,比他昨晚经历的富于攻击性、令人意乱情迷的触碰和亲吻都要感觉好得多。这简直像是L正试着向他传达自己的情感。

 

他阖上眼,感觉到L的嘴唇吻了他的眼睑。L随之在他面庞上落下亲吻,吻他的脸颊,他的鼻子和唇角。最后L吻上他的嘴唇,这个吻的甜美让他觉得自己的大脑短暂地停转了一会儿,月分开自己的嘴唇以给L许可,然而侦探只是在他微微张开的唇上留下了长而柔和的、单纯的亲吻。

 

月允许自己微笑起来。有些时候,L可以这么该死的可爱又贴心。但他永远不会对男人承认这一点——说得好像承认这种事情很容易似的。

 

他感到L的唇游移在他的脸上,品味这些轻吻给他带来的甜蜜感触。然后L毫无预兆地停下了,月迅速睁开眼。

 

“我们在工作,月君。”L说,一边微笑。

 

他冲着男人眨了眨眼才注意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屏幕上现在显示着四叶董事会成员名单。他感到L从他上衣里收回手,他转脸看向侦探。

 

“还不错。”他说完又转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他听见L轻声笑起来,感觉到男人吻了吻他的侧脸。

 

“你说吻还是工作?”

 

他暗暗微笑。二者都是。这念头让他起鸡皮疙瘩,但他知道如果再不向自己承认这一点那他就是个傻瓜。他在脸上摆出一副怒容然后面向L。

 

“我指工作,当然。”他说道,伪装出的怒容挂在脸上。L咯咯笑起来。

 

“月君傲娇的时候特别可爱。”L说。月这回真的瞪了他一眼。

 

“我没有在傲娇。”他回答,而L只是乐呵呵地对着他笑。

 

 

 

-----------------------------------

硫克心情很糟。他本打算在城里逛逛再吃点苹果或者找些乐子,但那个男人毁了这一切。他正站在那男人的办公室门口,努力挤出完美微笑挂在自己脸上,但他糟糕的心情似乎让这件事变得有些困难。

 

男人派人抓他壮丁时他正幸福地吃着苹果,那可是他的点心时间,他现在本应该在吃苹果的。但那个男人召唤他而且这让他郁闷死了。

 

他决定不再强装笑面而且没敲门就闯进了房间,男人正在读着桌上的文件,硫克偷偷剜了他一眼。

 

“你找我。”硫克说道。尽管他知道自己现在极其恼火,但语气令人震惊地平常无比。男人抬眼看他而后叫他坐在沙发上,硫克服从了,坐了下来,脸上无聊的神情掩盖了他对男人的不满。

 

“你现在找到夜神月了吗?”男人开口。

 

“没。”硫克答道。男人眯起眼怒视他。

 

“我想我告诉过你去找他。”男人说。硫克克制住自己的笑声:我已经找到了。

 

“我还在努力找他呐。”他几乎洋洋得意地笑起来,他知道,鉴于那男人是他的主人,所以一直对他撒谎大概有点邪恶,但这个男人已经开始惹毛他了。

 

男人理解地点点头没有追问下去。硫克差点喷笑:如此白痴一枚。

 

“你必须快点找到他。我不想拖到L发现我的计划。”男人说。硫克只是抬起一边眉毛。

 

“你还是盘算着说服夜神帮你做事?你疯了,我告诉过你他才不会同意。”硫克说着,面带嘲笑,但男人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得瑟地笑。

 

“拒绝那他就完蛋了。当然我觉得有点浪费,因为我相信他会是我们抓住L的一大助力。你只需要找到那个该死的男孩就好了,然后我们就威胁他帮忙。”男人咧嘴笑着说。  

 

硫克一头雾水地冲他眨眼,这男人是个怎样的大笑话啊…这就是计划?他实在是个败者(loser),简直就像那种老套电影里的大反派决定要威胁主角帮他接管世界什么的。

 

“你有自觉你是个败家玩意儿(loser)吗?你觉得这能行得通?”硫克笑说。

 

“当然能。当一个人面临生死一线的境况时他能做任何事。”男人回答。

 

硫克无语。兴许他说得对。人们总是会尽力求生,这不光是“没错”,这是世间的定则。

 

“你为什么不去抓那个L?靠你自己?为什么要去依靠夜神?”硫克问。男人眨眨眼,过了一会儿又笑起来。

 

“我知道我很聪明。”男人一开口硫克就赶紧压抑住一声狂笑。“我试过去找L那个天杀的混蛋,但牵制他太难了,他太难以捉摸,不是个普通人。他的头脑远远超过我。”男人继续说道。

 

真他妈对。硫克再次压抑住笑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认为这个夜神月能搞定L?”

 

“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办到。但传言和档案都说这个夜神月就如L那样具有非凡的头脑,所以我得赌一把这个可能性。”男人回答。硫克点点头,他看着男人瞥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我得走了,几分钟之后有个董事会会议。”男人说着理了理领带。

 

硫克立刻站起身,他正等着这一刻呢。他现在可以接着吃苹果了。正当他要走出房间时男人叫出声。

 

“硫克。”硫克转身面向男人。“我需要你去杀个人。”男人说,硫克挑起一边眉毛径直走向男人的桌边。男人递给他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又一个侦探?你到底打算杀掉多少个?”硫克说着取出了信封内容。这是他要去杀的人的信息。当他读到上面所书的内容时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想要我去刺杀国会议员?为什么突然改变目标群体了?”

 

“目标?什么目标?我可不记得有设置过特定的目标群体。还有,别问太多问题。一周内杀了他。”男人回答,硫克耸耸肩回应。“还有,赶紧找到那个该死的夜神。”

 

“随便啦。”硫克回答道,然后把信封叠吧叠吧夹在手臂间走出门。

 

当他终于到了门外,他打了个打哈欠。似乎他应该马上开始工作。说真的给这个男人工作累死了,杀掉国会议员这个想法让他有点迷惑,但他半点都不在乎,他从来不在乎受害人是谁,但那个男人想杀掉一个国会议员这一事实非常令人费解。兴许这个议员妨碍到他还是怎么了?     

 

他耸耸肩,思考可能的原因实在太麻烦,那个男人有时候看起来确实挺恐怖,就算他突然叫他去刺杀一个盟友他也不会感到惊讶的,男人过于自我中心完全不考虑结盟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他抓了抓后脑勺,决定在城里逛逛。他明天再工作。或者后天?

 

他敢肯定那男人会因为他再次犯懒而抓狂。但是话说回来,他随时可以杀掉那个男人。

 

不过要这么做也好麻烦啊。

 

 

 

 

------------------------------------------------

“你找到了什么关于跟踪狂的信息么?”月问,啜了一口香槟。香槟相当好,食物也很棒,他一会儿得赞扬一下魅上对于餐厅的优秀选择。他听到魅上笑了。

 

“跟踪狂?嗯?我倒宁愿他们真的只是跟踪狂。”魅上回答,然后用严肃的声音补充道:“对,我还在进一步调查此事,但我确实有了些头绪。”

 

月挑眉看向男人。

 

“四叶。”魅上说,声音低沉。

 

月只是点头没有说话。听到这消息他并不是很惊讶,他早怀疑这公司哪里有问题,不过一直没找到。但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不过我现在并不确定他们为什么跟踪我。我并没有任何关于他们和基拉勾结的证据或什么的。”魅上说着,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香槟。

 

“我知道了。请尽量多收集他们的信息。我也会调查的。”月说完,饮尽了杯中酒。

 

“好的。”魅上回答,把酒杯放回桌上然后紧盯着月。月感到了他的凝视,对他挑起一边眉。

“你看起来真漂亮。一如既往。”

 

月轻笑。

 

“你不用提醒我,我经常听到这话。尽管我不确定是不是该把它当成夸奖。”月微笑着说。魅上倾身越过桌面更靠近地观察褐发的青年。月稍微僵住,但很好地掩饰了,没有挪动一寸。

 

“但是我发现你今晚更加诱人了。我奇怪到底为什么……”

 

月对他眨眨眼,他知道这话里是有些暗示,但并不确定。魅上对他微笑然后靠回到自己椅子上。

 

“别在意。你喜欢这地方吗?”

 

月决定不再深想,对着男人淡淡一笑。他确实喜欢这个地方,他应该表扬男人一下。

 

“喜欢。我很惊讶你知道我的口味。”月回答,魅上笑容扩大。

 

“这种雅致的地方正适合你这样的美人。我们应该更经常共进晚餐。”月只是笑着不置一词,他知道男人又在调情。

 

月查看了一下腕表,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我得走了。有进展再联系。”月说着起身。魅上点头,也站了起来。

 

“我会的。谢谢你,今晚很愉快。”魅上笑着说。月也回过去一个微笑。

 

“没错,也谢谢你的晚餐。”他回答。和男人道别后他走出了餐厅,忍耐着跟在他身后的令人不爽的视线。当他确信自己已经离餐厅几个街区远之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L?”他说,然后听见自己戴着的微型耳麦里传来细微的噼啪声。等了几秒钟之后,L终于开口了。

 

“干得漂亮,月君。”他听见L通过耳麦说道。

 

“嗯。我一会儿就回去,我正在往车站走。”他边说边走向车站。

 

“月君,在车站入口等我。”月停下脚步。L到底要干嘛?

 

“啥?为什么?”他问,一边往前走。

 

沉默。

 

他叹气。他有预感L又想到了什么蠢事。但是话说回来,这使那个侦探更加有意思了。

 

 

----------------------------------

月要气到抽搐了。他正站在车站前,面前站着等他开口说话的侦探君。

 

“你准备带我去吃晚餐。”月开口道,而侦探只是冲他点头。

“你准备带我吃一顿晚餐。”侦探再次点了点头。

“你准备让我在这个见鬼的时间再吃一顿晚餐?!”

 

L只是冲他眨眼,然后纯良地微笑。

 

“没错,月君。”L回答。月愤怒地眯眼。他就知道L是又想到了什么蠢事,但他从没料到是这么蠢毙了的事!

 

“你不是L。”L疑惑地眨眼。“我不认识任何白痴L。”月补充。L撅起嘴。

 

“月君不愿意和我一起吃晚饭?但他和魅上去吃了。”L说,月再次气抽。

 

“你在叫我吃第二顿晚饭,我是不是需要重申一下我已经吃过了,而且现在快夜里十点了。”月嘶声道。

 

“那么,喝点咖啡什么的。而且现在是晚上9:43,月君。”L说。月不得不压抑自己怒吼这个男人的想法,取而代之的是,他挫败地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突然想到外面吃饭了?”月问道。

 

“啊。我听见魅上说什么月君多么多么适合那家餐厅而你又多么多么喜欢那里云云。我很好奇我自己能不能通过带月君去一家更加雅致的餐厅来打动他。”L眼睛一瞬不瞬地说道。

 

月,反过来,给了侦探一个空白的表情。他本等着一个更有理有据的原因,兴许是工作相关之类的。但是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意识到没有更多理由了。月长叹一声。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你总能想到些像这样愚蠢的主意,而且我尤其不懂的是你怎么就总能让我同意这种胡闹。”月开口说,而L冲他撅嘴。他给了男人一个微笑然后补充:“但是我也弄不懂的是,你总能让那些愚蠢的主意有个完全不蠢的收场。”

 

L轻笑出声,示意褐发青年跟着他上了身边停着的轿车。

 

当他们最终到达目的地时月没掩饰住自己的惊讶,瞪大了眼睛。他肯定自己嘴张开了而且没法自己合上,他真的太……震惊了。

 

听见L温和地轻笑让他回到了现实。

 

“我很高兴月君看上去很喜欢我挑的这地方。”L微笑着说。月又盯着巨大的建筑看了一会儿才最终面向L。

 

“谁会不喜欢?这是个豪华到极点的酒店,L。你准备在这儿和我吃饭?我甚至都没打算吃。”月说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动于衷,但他肯定L知道他对此有多印象深刻。“而且我们在说的可是东京半岛酒店*。你到底是多有钱,L?”他微眯着眼问侦探,侦探只是忍俊不禁地看着他。L耸耸肩对他淡笑。

【P.S.: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东京半岛酒店(The PeninsulaTokyo)的官网看看,包括下文提到的套房究竟是怎样的豪华…】

 

“极其有钱。”侦探说着,露齿一笑。

 

“混蛋。”月说,L催促他往酒店走时他照办了。

 

他们进了酒店里的一个用餐区,一个男人迎了上来。看起来L已经给他们订好了桌位,而且还是在一个偏远的单独角落。这是个好的选择,鉴于他已经对于周围客人投来的视线感到颇不自在了。

 

他们终于坐了下来,他点了一杯咖啡L点了一些甜点,月叹气。

 

“怎么了吗?月君?”L问。

 

“没事,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在这么一家豪华酒店里吃夜宵。”

 

“在这里你觉得不舒服吗月君?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换到帝国饭店(Imperial Hotel)去。”L说。月瞪了他一眼。

 

“不用,这里非常好。”他说。L只是微笑,然后很怪异地盯着他看,热烈的目光让他有点不自在。

 

“干嘛?”

 

“正如魅上所言,像这种雅致的地方真的很适合你。”L说,依然带着笑。月没搭腔,他只觉得这句赞美没让他脸红真是谢天谢地。

 

“谢谢。”他说,努力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很嘲弄。L轻轻笑起来,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侍应生过来给他们上菜。侍应生一离开桌边L就开始吃甜点,月看着他大快朵颐,一边啜饮杯中的咖啡。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针对调查四叶吗?”月问,让L短暂地停下进食。

 

“这是一个好线索。但是只关注他们是不明智的,我会让渡和其他人继续找另外的线索,我们俩去追查四叶。”L回答,然后继续大嚼甜点。

 

月点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觉得这公司有哪里不对劲,以及他们和NPA还有一些政府机构的复杂联系。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沉默。

 

月开始对周围浓重的沉默气氛感到有些尴尬了,他知道侦探肯定在想什么事情。

 

“想什么呢,L?”他开口,L立刻看向他,男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惊之下出了自己的思绪。月挑眉看向侦探,男人正坐立不安。

 

好吧?他怎么了?

 

“我们在这过夜吧,月君。”L说,一边眼神热切地盯着他。

 

“哈?”月说着困惑地眨眼。

 

“我们在这儿过夜吧月君。”

 

月注视着L,L也注视着他。

 

“为什么?”尽管月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知道原因了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啊,月君当真不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

 

L长叹。

 

“月君肯定已经有主意了,但是他似乎强行把它从大脑里挤了出去。”L说着撅起嘴。L三口两口吞掉了剩下的甜食然后严肃地面向月。“现在过来,月君。”

 

月还是盯着他。

 

“我不会同意的。你尽管去招【隔】妓发泄需求吧。”月瞪着他说道。L冲他眨眨眼,然后乐不可支起来。

 

“我打算和你待在这儿工作一整夜呢。”L笑说。月只觉得血液猛冲上了脸颊。“但既然月君这么建议了,我肯定会优先考虑的。”

 

月眼风削了过去,没说话。

 

他迅速站起来开始往餐厅外走,L没立刻跟上来。月转回身,狭起眼看着男人。

 

“嗯?你不来吗?我不知道那该死的房间在哪儿。”月皱着眉说。

 

侦探笑着走向褐发青年。

 

 

-------------------------------------

“喔,L。真让我印象深刻。你预测到我们绝对会在这里过夜。”月嘲讽地说。房间里已经摆好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定是更早些时候渡准备好的。他环视了一圈套间,为其精致所折服,月从来没有住过这么豪奢的套房。

 

他看到L坐在一张沙发上,感觉那男人似乎正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这是什么套房?”月面对L问。L冲他眨眼,然后回答。

 

“怎么?你对哪里不满意吗?”L挑起眉反问了回去。月走到离侦探最近的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而已。”月回答,然后露出个假笑继续说:“你个混蛋土豪。我猜这是半岛套房,整个酒店最贵的房间。你肯定是太有钱烧的*。”

【原文为loaded.考虑到这个词在这里可能既含有‘有钱’又有‘喝醉’‘吃太饱’的意思。】

 

L笑。

 

“我特别高兴月君好像喜欢这里。”L笑着说。他墨色的眼瞳专注地盯着月的巧克力色眼睛,接着说道:“我特地挑了这地方来和你做【隔】爱。”

 

“什——什么?我记得你说我们是来工作?!”月惊呼着站了起来:“我要回去了!”他说完就转身往门口走。

 

月知道大概这样就结束了,但他感到有些焦虑和紧张,却不确定为何。他刚要匆忙地逃出房间时,一双苍白但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停下了。

 

“月君。”L说着,将自己瘦削的手臂缠在了月的身上。“我现在到极限了。”

 

月感到自己的脸颊发热了,为此他暗自训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把这个正占他便宜的男人胖揍一顿?仅仅是感觉到L的体温和目光就让他全身血液加速了。

 

一只手扣住他下颌让他回头,他的嘴唇和L柔软的唇相碰。令人诧异的是他只是任由这男人轻吻他,他的身体自发地转向面对侦探,手臂绕上了对方肤色苍白的脖子,就好似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举动。他在干嘛?他没为这混蛋倾倒吧?他有吗?

 

他的疑惑突然被忘光了,因为L的手解开了他的皮带和长裤,衣物滑落到了他的脚踝边。当L一把拽下他的内裤露出了他的勃【隔】起时,他轻轻抽了口气。然后L轻柔地吻了吻他的脸,又沿着脖子吻下去,到他的锁骨,让他在快感中呜咽出声。L的手开始捋他的勃【隔】起,他不得不靠在男人身上来支撑自己颤抖的双腿。

 

“L…停下…我快要射......”但L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月感到羞耻和快感同时撕扯着他的灵魂。在L手中高【隔】潮射【隔】精时,他不禁因快感叫出声,全身颤抖。他任自己的头靠在L肩上,男人吻了他的太阳穴。

 

“我们还没完呢,月君。”L低语,月紧张了一下。

 

“等等,L!你不会是打算——”

 

L饥渴地吻上他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手再次游走到他的全身温柔地爱抚,就像是试图找出所有敏感点一样。月感觉自己虚弱得无力反抗,便由着L把他抱到了套房的一间卧室里。他们一到床上就脱光衣服继续触碰。

 

L再次吻了他的锁骨,月愉悦地呻吟。L吻遍了他的胸膛,当L吻了他的乳首时,他无意识地因快【隔】感拱起背,将勃起和L的触碰摩擦,使得两人都呻吟出声。L的手再次捋动,月收紧了环着男人的手臂。然后L抬起他的腿,对此月睁开眼,看到L面红而且头发比以往都要乱的时候,他几乎要满足地笑起来。L对他微笑,月困惑地皱眉。

 

他的困惑突然转成了疼痛:他感到一根手指侵入了他。

 

“L!你在做什……”又一根手指加了进来,月不得不咬住下唇克制自己的尖叫。又一根手指进来时,他没能忍住尖叫了出来。“L!该死的好疼!”

 

“月君……没事的…放轻松…”L一边剧烈喘息一边说。

 

月疼得直皱眉,但他立刻就大声抽气:L的手指找到了敏感点。

 

“啊…啊!L!”他知道他已经是在喊叫了,但他也明白如果他一直咬着唇压抑尖叫的话嘴唇会被咬破。然后L慢慢抽回手指,月无意识地把他的脖子搂紧了一点,男人似乎明白了他的动作,月感到L的顶端对着他的入口。

 

“月君。我要进去了。”L说着,没有再迟疑,将勃起推进了月体内,使月因疼痛和快感尖叫出声。

 

“L!”L再次撞击到他的敏【隔】感点时月尖叫。L的冲刺变得更快速更用力,月觉得自己的头脑要因为疼痛、羞【隔】耻、快感而炸裂了。

 

“哦天哪…L…我要【隔】射了…天啊你真是……”

 

L深深吻住他的嘴唇,然后贪婪地啮咬他的脖颈。

 

“月君……你真的…很美…”L说着,一边随着冲刺的节奏喘息。

 

“啊……”

 

月肯定自己要丧失理智了。他从没想到被一个男人进入感觉这么好,而且这太可怕了。他知道他不是gay,但那他现在在做什么?他知道这不对,但这感觉太好以至于他这次只想关掉大脑功能,沉浸在L带给他的甜蜜又迷乱的快感中。他感到L僵住,发抖,然后感到热液流入他的身体,接着他也高【隔】潮了,精【隔】液【隔】射到了他们裸【隔】露的腹部。

 

L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然后趴在了他身上。

 

“挪一下,L。我想去洗澡。”

 

“唔,等会儿再去吧,月君。”L回答,半分没动。月叹气。他不准备去争论,他知道自己甚至没那个体力从床上起身。他闭上双眼。

 

他突然感到L爬了起来,月张开眼看了看,冲着已经站到床边的男人挑起眉。

 

“你可以睡了,月君。”L说着,面带笑容。他困惑地冲男人眨眼。

 

“那你呢?”

 

“工作。”L依然浅笑着回应。然后他转身离开床边。

 

“L。”月出声唤,让L和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凝视了一会儿那个男人然后叹气:“没什么。”他说完便闭上了眼。

 

他静待着房门打开再关上但却什么动静也没听见。相反,他感到L径直走回床边躺在他身旁,瘦削但却有力的苍白的手环住了他的身体。

 

“又犯懒了?”月问道,没有睁眼。他听见L轻笑却没做回答,感觉到抱住他的手臂收紧了几分时他轻声喟叹,然后睁开眼挪了挪好面对男人。L正凝视着他。“我们会感冒的,到毯子里去吧。”月慢慢移动着起身,感到臀【隔】部一阵疼痛时不禁缩了缩。他看着L也站了起来,然后他们一起躺了下来把自己裹进被子。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只是躺在那儿,默默无言。月清楚L还醒着。

 

“月君。”L突然唤道,月看向男人。“别后悔。”

 

月只是注视着他,然后闭上了眼睛。他双眼紧闭着靠近了L,侦探立刻伸出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拉得更近。他决定不说话,只是等待睡眠降临。

 

当他确信L已经睡熟了之后,他睁开眼观察这个男人。他从没料到L在睡着的时候样子这么可爱。

 

“我不会后悔。”他极轻极轻地低声说,然后再次阖上眼真正打算睡觉。

 

他感到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紧了几分,但却没说话。不知怎的,他觉得L挪近了一些,但又不能确定。但能确定的是有一双唇瓣温柔地压在他的唇上,他任由自己的嘴唇勾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滚去睡觉,L。”他说,然后陷入了沉睡。

 

——TBC——

                                                                                                    

感谢以逸君翻译了这么多@以逸君 

看到LO上有人追就发一份,不知道会不会被LO抽

抽就去贴吧看吧、以后这边就不备份了

评论(1)
热度(31)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