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DN/L月】逢魔 (旧文备份)

+++

夜神月从调查总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

尽管手头上没有什么工作,重要的案子也已经了结,连日的超时加班可以在今天早点回去,只是不知道为何,尽管是极为难得的空闲,月也没有早过这个时间点。

松田那家伙,倒是咋咋呼呼的欢呼了一阵,大概是最近新交了女朋友的缘故,冲着月高兴的大喊:“月君,我先走啦,今天可是万圣节呢,这个时候陪Misa去看电影一定会打折吧,哈哈。”

万圣节,也只有无聊的情侣和小孩才关注这些吧。月面上微笑应和,心底对此毫不在意。海砂估计正在片场拍戏,如果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那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赶到他身边并庆幸十足地为此欢呼。

尽管她跟月在一起同居,可惜单独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更多的也是听取月交待下来的任务。

不管外表显现的多么完美温柔,夜神月也绝不是一个称职的恋人,哪怕是现在,他也没打算告诉海砂一声。

挥手跟松田告别,穿行过东京深秋的晦暗黄昏。

月开着车,窗外是节日相契合的商场橱窗前那闪烁着黑色斗篷和南瓜妖怪的灯箱广告和印着诡异笑脸的蛋糕。明明在日本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为了商机还是炒的很有气氛。

万圣夜…的蛋糕?月觉得一瞬间被刻意忽略了什么。

海砂不在,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公寓此时显得异常冷清。

空空荡荡的冷清。

扯开领带,开灯,月发出一声低呼。

沙发上,赫然蹲着一个人,月的表情满是愕然,整个瞳孔都在颤抖,末了垂眼由无奈转化为平静。

黑发黑眼的男人起身向月走来,一副“你让我久等了”的委屈样子:“月君,你回来了。”

“是你!”

“是我,月君回来的太晚了。”

月深吸了一口气,将领带扔向沙发,斜了一眼这个弯腰驼背的不速之客:“先别说这个,龙崎,你什么时候进来的?难道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

L的表情闪过一丝狡黠,“月君,你放心,我没有撬坏你家门锁,不留痕迹的方法多得是。”

月打开搅拌机,不一会儿就从厨房端了两杯黑咖啡,外加一碟糖块,他该庆幸家里还有富余的糖类。

“谁跟你说这个了,龙崎。你怎么会来我家?”

L接过咖啡,将大量的糖块撒进杯中搅拌,黝黑的双眼凝视着月:“只有今天这样,才能毫无顾忌的见到月君。”

“现在见到了,你想说什么?难道是专程来对我做出警告?”月的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微笑,眼神锐利冰冷。L看上去有点无奈,现在的夜神月对着此刻的他,既不伪装,也不张扬。

“并不是,只是月君,你还欠我一样东西。”L环顾四周,“你的死神,不在这里?”

“我让流克跟着海砂一起。”

“哦,只有我和你两个,再好不过了。“

“话说回来,龙崎,你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月叹了口气。

“月,请别这么说,我没办法从你那里拿走任何,你就没想过,看在节日的份上,我或许只是想从你这里拿几个糖果。”L啜了一口甜咖啡,耸了耸肩。

这个话题没再继续,L更没有让气氛缓和下来的技能点。“月,成为「L」,感觉如何?”

这话怎么听都不会是常人间问候的你过得怎么样。月的面上的微笑骤然冷了下来:“做大侦探L那么久的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这种自导自演的追逐,月君,你不累么?”

“哈哈,龙崎,你也一样吧,况且,现在的你对我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不论如何你都没有办法再追赶上我。”夜神月笑的肆意,右手托腮,森冷而又无畏的目光斜睨过来,无一不在告诉对方“你能拿我如何”。

啧啧,确实不能如何。

L看着月嘴角勾现的冰冷醘艳的笑容,起身,沉默,将月拥入怀中。

浓密凌乱的黑发蹭着月的耳际,良久,吐息冰凉。

“月,我无法从你这里拿走任何,而月君你也一样。”L在月的耳边低声呢喃,像是某种希冀的恳求,“即使这样,月君答应我的,我是一定要你履行承诺的。”

被紧紧拥住的月笑容依旧冰冷,眼神却柔和起来,“龙崎…因为这点小事念念不忘的你,很像撒娇的小孩子。”

L闷闷的声音传过来,“那没关系,小孩子可以讨要节日糖果。”

 “抱歉,龙崎,你不是小孩子。”

对于对方如此转换话题的月额角抽了抽。

“太失礼了,月君,你不能这样对待客人。”

“像你这样不请自来的客人?先放开我,让我好好招待客人。”月没耐心再继续这幼稚的谈话,语气很有几分促狭。

“那好,我要草莓慕斯蛋糕。”

月抖了抖眉毛,还真是得寸进尺,“…你进错门了,我想你需要左拐两条街,那里有一家甜品店。”

没再跟龙崎啰嗦,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所以月没有出去采购食材的打算,但愿冰箱里有足够的储量。除了海砂偶尔会做一些糕点之外,这些年月也会习惯性的做些简单的发酵食品,对他来说其实一点都不费事。

至于草莓…这个时节没有,就用流克的苹果替代好了…

L将脚缩进沙发,这个时节的东京已经退去暖意,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色单衣配牛仔,拇指按着嘴唇没有咬下去,目光从傍晚的窗外扫过物架上一张醒目的合影。月永远都是那副理所当然的温柔得体,靠在他肩上的海砂笑容洋溢,画面的角度,应该是海砂的自拍无疑。

咬了一下拇指,L看着厨房里月忙碌的身影:“这几年弥小姐还是活力无限呢。”

夜神月的动作微不可察地停顿,凉凉的接过话,“的确是呢,你该庆幸她不是你的助手。”

“不过,就算海砂再怎么缠人,对于月君来说都是游刃有余。”

“话说这个,龙崎,你不是应该早就有这种觉悟么。”说着话的同时,月已经从烤箱中轻轻取出烤好的蛋糕端出来。

窗外的光线暗淡下来,傍晚过后的乌云堆积,似乎有一场秋雨来临。

茶几的中间摆着蛋糕,简简单单的三角形的蛋糕,散发着浓郁的牛奶和巧克力香气。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气氛都带着几分甜腻。

“说起来,这是月君第二次为我做蛋糕了。”L拿起叉子,小心翼翼地挖着一角蛋糕。”第一次的时候,可真是...”

“你说那次啊,龙崎你的要求还真是令人为难。”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月耸耸肩,唇边有些许的发自真心的笑意。

“说起来也是同一天,就是今天这个时候,月君你下棋输给了我,还记得吧?”L举起叉子,睁大了那双毫无波澜的黑眼,似乎有点得意,“虽然说让月君输一局很不容易,不过我是突然想到让月君做蛋糕…”

月挑了挑眉:“你是无时无刻不在试探吧,吃到基拉亲手做的蛋糕感觉如何?”

“难吃。”

“…….”

当初捕获“基拉”告一段落,月洗去第一嫌疑人的时候,两人关系日渐缓和,调查总部也是难得的空闲,月被L以“月要恢复自由上学需要加进彼此感情”为由拉着下了几天棋,两人胜负各半,多数时候还是以平局结束。

月知道龙崎嘴里的理由他连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不管是否存在试探,不论网球还是棋盘,两人都是不认输的人。

不过输赢总是有,月输了半个子,答应“以朋友身份的龙崎”的赢家的要求:亲手做蛋糕。

月在L的无高光眼神攻势下无外援无心理准备走进了厨房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蛋糕。

L咋了咂嘴,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削着蛋糕边的苹果,一小块一小块果肉掉进了盘子里,“只是我没想到月君会把盐当成糖放进去。”

想到L当时面无表情被噎到的脸,月莫名笑的开心。“你要求我再做一个,不是已经答应你了么。而且这点要求,根本不是什么承诺吧,居然为了这点事特点过来……”

“月,你当时是故意的吧?”L打断月的话。

“怎么会。”

“我可不信头脑那么好的月君会分辨不出糖跟盐。”

“抱歉龙崎,我以为你的厨房根本没有盐这种东西。”

“……”

不,就是故意的。

多年前的这一天,夜神月为龙崎第一次做蛋糕,多年后的今天,夜神月再次为龙崎做蛋糕,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L轻轻放下手上的水果刀,月一直专注地看着他的动作,姣好的脸庞比之几年前愈加精致,也愈加的冰冷,不伪装的夜神月浑身透着凌厉的寒意,难以接近。

他们的距离,又远又近。

“我那时要求月重新做一个,说好的下一次一定要月君重新做一个。”L的声音低了下去。

“龙崎,你这笨蛋为什么还要把那快失败的蛋糕吃光呢?”

“呐,月君,每年的这天就是我的生日,所以承诺下一次的蛋糕就只能等下一年…月君,谢谢你的生日蛋糕。“轻飘飘的声音答非所问。

“龙崎,不用说谢谢。”月撇过头,声音多了几分温度。

L低声说着,望了望阴暗的窗外和面前的蛋糕,目光寂落。

“天黑了,要下雨了月君…真遗憾,蛋糕吃不完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龙崎......”

+++

月醒来的时候,窗外漆黑一片,细密的雨点打在窗户上淅沥作响。他揉了揉太阳穴,半夜醒来导致的头脑昏沉,自己居然就着沙发睡着了。

时针已经指向午夜,夜晚的凉意更是让人觉得疲倦。

目光掠过茶几上的摆放的蛋糕,香甜气息早已散去,杯子里的粘稠的咖啡早已冷却。

而旁边,放着一个镂刻着鬼怪笑脸的苹果。

 

 

时间段→龙崎死后3-4年

万圣节贺文

评论
热度(32)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