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FSN】The King's Advice(汉化)

无责任渣质量翻译

一共就两章,为了好玩占个tag,不会再翻下一章

士郎/闪闪

陛下性转,ps:仅仅是性转,并非官方设定的娘闪


章一 Architect


He had the walls of Uruk built, the sheepfold

Of holiest Eanna, the pure treasury.

See its wall, which is like a copper band,

Survey its battlements, which nobody else can match,

Take the threshold, which is from time immemorial,

Approach Eanna, the home of Ishtar,

Which no future king nor any man will ever match!

Go up on to the wall of Uruk and walk around!

Inspect the foundation and scrutinize the brickwork!

Testify that its bricks are baked bricks,

And that the Seven Wise Men must have laid its foundations!

One square mile is the city, one square mile is orchards,

One square mile is claypits, as well as the open ground of Ishtar's temple.

Three square miles and the open ground comprise the city of Uruk.


—吉尔伽美什史诗 片段 1


# # #


DAY -19


日暮西沉,士郎正走在回家的途中。他今次有点晚了,因为一些需要交付的工作而留在了后面。现在等他到家的时候藤村大河可能饿坏了。这是一个完全平常的一天,就像某些特殊的事情会发生的前几天一样,并不是他当时所能预见的。

 

他像往常那样穿过公园的捷径时,看到了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凝视着虚空的女人。她毫无疑问是他所见过的人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极具异国情调的女人。她的头发是非常耀眼的金色,短而直的碎发,干脆利落的BOB(这里指男孩模样的齐耳短发)发型。她穿着优雅的长裤和领尖有纽扣的衬衫,勾勒出她的身材。一件外套扔在她旁边的长凳上,公然违抗这早期的寒冬。尽管她凝视的目光一片空白,她的姿态却无比高傲,有着让人高声膜拜的威势。她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个从某部动漫或者电影里跑出来的人物。当士郎走近时,他看到她的眼睛是非常明丽的红色,更给她添上了一层不真实感。

 

他试探性地向她晃了晃手,担心天黑后一个女人留在这里。她没有理会,继续凝视着前方。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棵树,以及后面的水池。

 

“嗯,你没事吧?”他问道,担心对方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是个敏锐的人都知道这个公园不安全。他希望她能反应过来,最好吓一跳,意识到她在做什么然后赶紧回家,也许外国人没有这个观念,但是真实情况可不是这样。

 

她的眼睛对上焦点,直直地看着他。他完全陷进了她的视线,失去了言语。当她看着他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他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

 

“小鬼。”她的声音比他预想的更加低沉,清晰的女低音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女生的声调。“测量这个拐角的角度。”这完全是一个命令的口吻。他眨了眨眼睛,转向她似乎一直凝视着的公园的转角处,在水池侧面和小道的中间,他走到那里停下来,然后转向那个女人。

 

他很乐意帮助任何一个向他开口求助的人,不过这个请求太无礼了,谁让她叫他“小鬼”呢,可以肯定她比藤村要年轻,约莫大学生的年纪,不过,他需要一些工具来测量她指定的东西。

 

“我没有东西来测量它,你有量角器…或者…….”女人拿起她的外套,掏出一卷绳子和一对木棒。她把它们扔给他,他勉强接住,这绳子原来是一个按照规律分布结成的网绳。

 

“告诉我那个转角从小道到那棵树之间有多少网眼。”她指着树。“还有那个假圣坛跟拐弯处的角度是多少。”她的语气很不耐烦,士郎猜想,她说的假圣坛指的可能是纪念碑,以及每个绳结之间的网。但是他不想再询问看上去颇有威慑力的女人。

 

不过,他还是把木桩钉牢在公园的角落里摆好绳网,慢慢松开,让绳子保持平衡,计算着经过他手中的绳结,爬到了树上,士郎叫着那个女人,“绕了21节,我说的是这个。”

 

她迅速写在速写本上,显然也是从外套里面拿出来的。士郎移到标桩附近,然后往另一个方向走,然而等他达区域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对方明确的指令。“这里是在26到27节之间。”女人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看着绳子。她个子高挑,起码高出他一个头。

 

她自言自语着一些士郎听不懂的陌生的语言,在速写本上标记着什么,这个标记看起来像是划痕,也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看到她显然做了一些数学计算,他不认为这些数值属于任何一种汉字或者假名,嘛,即使她说话没有口音,女人也显然是一个外国人,所以那也许是她家乡的文字也说不定,她接着又翻了一页,而士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这是一个高塔的草图,耸立在一个潦草城市的上方,巍然坚固不可动摇,塔尖看起来十分精致,如果没有绝对坚固的筑造,这将不可能竣工。“哇。”士郎低呼。

 

“实际上,在本王的建设下它会更美。”她不无得意的说着。

 

“是啊,这真的….很漂亮。”他没法不赞同。

 

“这是自然,你从未见过可以与之比拟的存在。”这句若是出自他人之口便会招来非议的妄语,此刻在这个女人口中却仿佛成为了既定事实一般无法反驳的论述。苍穹依旧,一眼万年。某些事物无有能出其右。

 

“不。”即使纸上的建筑给人的印象再怎么难以磨灭,他也相信现实生活中总会出现能与此相比的光景。

 

“你永远都不会见到,因为乌鲁克已经覆灭。”她语气轻柔,填绘着纸上的图案。

 

“乌鲁克?”士郎小心翼翼地发问,矫正着发音。

 

“我的国度,无比伟大辉煌的存在,哪怕是阴影都笼罩在王的光辉之下。”

 

士郎无法理解里面的含义,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但他至少能明白她的话。“你的国家已经不在了吗?”

 

她看着他,自从相遇这是她第二次直视士郎,她的双眼充满惊讶。“我想是这样。”

 

“我很抱歉。”士郎不禁同情起她来。

 

不幸的是,这话显然对她来说不合时宜,原本和谐的气氛荡然无存。“永远不要道歉,这会让你的敌人轻视你。让那些低于你的家伙认为你是跟他们同等的存在,尤其是一些别人不注意的小事情。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论述,但是士郎意识到了之前的失礼,无疑挑起了一个敏感的话题。他咬下即将脱口而出的道歉,说:“那座塔总能将它们再现一部分,不是吗?”

 

“是的,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会的。”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士郎很快将其压下去。

 

“那你现在打算开始建造它么?”

 

“不,不过快了,必须解决一些事情之后,我的国度和高塔将会重新崛起。”她似乎恢复了平常的自信与骄傲,甚至雄心勃勃,如果士郎能够明白她是想要正确地改变这个世界的话。

 

不过,他还是认为如此自信的建筑师所需要考虑的是为此项目所付诸的庞大资金。“嗯,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也许我能做点什么,我每天晚上都会经过这里的。”

 

“不需要了,小鬼。”她“解雇”了他,将她的外套从长椅上取走。

 

士郎注视着这奇怪的女人过了桥,她成了一道令人瞩目的风景线,仿佛这世间万物都只是因为她而拥有了存在意义。他望着她,直到她再也无法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才回过头,归家之路在相反的方向。

 

在离家门只有几步的时候,士郎才意识到,他忘了问她的名字。

 

 “我回来了。”士郎一边招呼一边将鞋子脱在门口。

 

“你迟到了!”藤村大声嚷着,她敢打赌士郎会说出他的晚归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没有食物,如果没有樱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速之客,士郎发誓这个女人就是个吃白食的家伙。

 

“我打工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士郎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自己的那份食物坐在了樱的旁边。

 

“哦?”藤村发出了一声疑问,尽管如此却没有停止狼吞虎咽的行为。

 

“是啊,她是一位建筑师,显然她在考虑建设工程上的事。”

 

“在纪念碑那里吗?”樱疑惑地问道,似乎在她的认知里纪念公园应该一直保持着原始的样貌,原本士郎也会同意她的想法,但是那座塔……

 

“我认为那更多的是一种概念性的东西,真要说的话。她让我看她的那些设计稿,如果她那些画在纸上的令人惊叹的事物有一半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那么整个国家都将以拥有她为幸吧。”

 

“她?”藤村打断,大声发出抗议。“那个女人太危险了,想抢走我可怜的士郎?”

 

“不是那样的,她只是需要人帮她做一些粗略的测量,而且,她是一个外国人,可能只是来参观,因为我不认为我以前见过她。”如果别人有那个奇怪的女人一半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他是不会不记得的。


 

“反正你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是啊。”士郎脑海里浮现出那双绯红的眼眸,伴随着某种模糊的不安,就好像他将要错过什么真正重要的东西。他决定无视掉这种忧虑,反正,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等哪次回想起来,也许只是个误会呢。

 

 ——TBC——


注:陛下的自称“我”还是“本王”傻傻不清楚,感觉都不合适= =


原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8774381/1/The-King-s-Advice


评论(4)
热度(62)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