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⑨

第九章 懒惰



“你找到他了吗?”进门时迎接他的是低而冷的嗓音。他偷笑。就好像这能吓到他一样。那个男人正忙于浏览桌上的文件。



“没。”他回答。男人看向他,眼睛微微眯起。



“那你杵在这干嘛?我难道没告诉你找到他之前别回来?”男人愤愤地咬牙道。



他大笑。如果男人是试图恐吓他的话那可真是太失败。他走到离自己最近的沙发边,舒舒服服坐了下来。男人只是注视着他。



“硫克。”男人开口叫他,他仅仅是打了个哈欠。“我们达成交易了。”



他叹息着挠了挠后脑。说真的,这男人让他超烦。他不怎么喜欢那些对他颐指气使的人,但交易不可废。



“是是是。”他答,重新站起,斜睇那个还在看着他的男人:“话说,你听说过魅上照么?”



男人点头。



“另一只蟑螂。我会派其他人去甩掉他。你全力找那个混账夜神家男孩就好。”男人回答。



硫克点头。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迫切地想要找到夜神,但也没问。说到底,他没兴趣。可找这个男孩花了他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所以,至少他得要些理由或者说借口,来证明这愚蠢搜索的意义。



“你到底为啥那么想要他?对他有意思还是怎么?”他问毕便从男人那儿收到了一个阴沉表情。



“当然不是,白痴。我计划利用他。”男人说。硫克困惑地挑眉。“我听说他才智过人。他也许能帮我们摆脱那些蟑螂们。比如侦探L,或者其他的什么操蛋字母先生。”



“你才是白痴吧?”硫克微微一笑,回应道:“是什么让你如此确信夜神会帮你?你可杀了他一家,记得么?”



男人双手抱胸歪在椅子上。



“我会想出办法说服他,不择手段。”



硫克耸肩,随便吧,只要不让他太费时费力他不介意任何计划。他转向门口,打了个大哈欠一边关上了身后的门。他得尽快找到那个混账男孩。他越快找到夜神,就能越快找回自己的打盹时间啦。



他再次打了个哈欠。



他一会儿再考虑那个男孩的事,现在,来个良好的午睡听起来诱人极了。





月又一次在尖叫中醒来。他又做了噩梦,噩梦中依然是妆裕、他的母亲和父亲在绝望地呼唤他,似乎在问他在那边做什么,费力地想要够到他、抓住他。梦并不可怕,实际上他很高兴自己能在梦里见到他们,这能提醒他家人的嗓音和长相。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尽可能抵制做梦。他心中绝望持续增长,啮咬心脏,他希望能终结这一切但又希望能每夜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从来不是过分感性的人,但“情感”是那种你不愿面对的敌人,因为你每战必败。



他缓缓坐起,抹掉脸上的泪,又立刻看向身边,接着松了口气。



好消息是没有目不转睛盯着他的熊猫。



他钻出缠结在一起的被单直奔浴室,兴许好好洗个澡能让他忘掉噩梦。







月看到面前的熊猫君时浑身一抽。侦探大人正拿着一个捕梦项链*。

(dreamcatcher,捕梦网,一种印第安人的古老饰品。据说可以抓住噩梦,带来安眠。样子相当好看,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搜。)



“这他妈是啥?”他一边问,一边伸出骨节修长的指头指着龙崎给他的东西,男人冲他眨眨眼。



“这个啊,月君,是个捕梦网。”男人回应,把饰品举到月的视平线。月气结。一个捕梦网,废话。



“到底为什么你要给我这么个玩意儿?”他瞪着正大嚼巧克力饼干的侦探,问道。



“月君经常性地做噩梦,我想这能解决他的问题。”龙崎回答。



月恼怒地阖眼。这个男人一直在监视他!



“你经常性地在我睡觉时看监控?你还能再让人毛骨悚然一点么龙崎?”没等他回答,月就坐到了男人身边的一把转椅上。真奇怪他们是啥时候决定如此近距离地工作的。



“月君好冷淡。”龙崎说。月无视了他。侦探凑得更近,突然的肌肤相触让月瑟缩了一下。



“你到底在干吗?靠太近了吧?”月问,眉毛因怒气翻涌而抽搐。侦探只是紧盯着他,把项链放在月面前的桌上。月对着项链眨眨眼继而看向龙崎,这男人正从容微笑。



月仰天长叹。



“好吧。这个我收了。”月开口道,男人笑容扩大。“但是我绝对不会带这……东西的。”龙崎点头,微笑未改,然后从褐发青年身边离远了一点。



月考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开始对古怪侦探变得温柔了。他耸肩,毕竟男人还是值得回报,他能感觉到这男人一片赤诚,以及,唔……这确实让他受宠若惊。也不是说他就喜欢被关注,这男人莫名其妙地迷恋他,而且他无节制的嫉妒经常惹毛月,但偶尔,一个嫉妒的L还蛮可爱。他僵住,L?可爱?他打了个寒颤,这想法让他起鸡皮疙瘩。



他的思绪突然被手机的振动打断。他看向手机屏幕,当魅上照的名字映入眼帘时他抬起一边眉,看到L也正好奇地往这小机器上瞄过来,月没有漏看侦探脸色沉了下来。他冲男人露出个假笑,而龙崎只是撅起嘴。嗯,没错,嫉妒的L确实有点可爱……他又一僵。这算怎么回事?他再次因为这念头一抖。噩梦肯定干扰到他的大脑了。



他下意识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龙崎冲他眨眼。他凝视侦探,侦探正咬着拇指,同样回看他。他盯着男人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视线落到了被咬着的指头上,目光顺着手指游走到微微分开的粉色唇瓣……



“我艹!”他无意识地脱口而出,龙崎和其他调查组的成员惊异地看着他。他对松田和其他人扔去一记眼刀,让他们立刻逃也似的回到之前的工作中。他愈加恶狠狠地看向龙崎,而后者完全不为所动。



“这该死的都是你的错!”月怒吼。手机振动止住了。



“嗯?”龙崎说着,疑惑眨眼,还是咬着他的拇指。月气得发抖。



“别咬你那拇指了!”月嘶声道,而手机再次开始振动。他瞥了一眼那个现在开始惹怒他的手机。



“月君今天怎么了?”龙崎问,双眉困惑地皱起。



“月君今天没怎么。”月没好气地回答,然后结束对话,抓起振动的手机。“喂?”他说道,声音中现出了怒气。



“今天心情不好?月?”魅上问。月恼火地翻个白眼,他的语气还不够明显?



“是的。”月回答,而魅上没说话。“所以呢?”



“我大概打扰你了,很抱歉。”魅上回答。



“不必,我也没在做什么。我们今天要见面?”他看见龙崎脸色暗了一点。



“恐怕不行,一整天都有人跟踪我所以我不想把你置于危险中。我只是打电话来确保你的安全。”月挑起一边 眉,魅上被跟踪?谎言么?为了让他相信魅上不是基拉?



“我很安全,谢谢关心。还有,是的,我也认为如果今天见面的话会让我们俩都陷入危险。想办法查出跟踪你的是谁,有进展再联系。”他回答,进一步给了魅上一些指示才最后挂了电话。



“魅上被跟踪了?”龙崎问,月对他点点头。“可能是同样怀疑他是基拉的某个侦探,或者是基拉的爪牙正试图阻止他。”龙崎补充道,月仅仅点头表示赞同。



“有可能。我已经让他去调查了。我们就把这麻烦扔给他吧,直到确定他不是基拉为止。”月说完转向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搜索关于魅上照和雷伊·彭伯的消息。



“月君……”



“嗯?”月头也不回地问。



“我想出门。”男人一说完,月立刻转头看着他。



“你什么?”



“我想出门,月君。我需要我的每日例行甜点。”男人回答,紧盯着他,就好像在用那两泓黑色瞳仁恳求他似的。



“为什么不叫渡给你买一些?”月问道,不过已经动手关闭笔电上的一些程序了。他眼角余光看到龙崎在微笑。



“我已经让渡去做别的事了,他现在没空。”龙崎回答。男人从椅子上下来笑看月:“而且,我有一阵没和月君一起出去了。”



月叹气。



“我们在战斗中,L。我们讨论的可是基拉。”



“当然啦月君。所以恐怕我们约会永远不只是纯粹的约会,太遗憾了。”男人的话令月翻了个大白眼。



“是啊,太遗憾。”他说道,语气中夹着一丝冷嘲。龙崎轻笑出声,同时走向门口。松田和其他成员好奇地看着侦探但什么都没说。月偷乐,说真的……成为L肯定是爽歪歪。



龙崎停步,转身看着他。他再次叹气,好吧,好吧。



月确定自己是开始对这男人变得温柔了。



但他暂时还不会自己承认这一点的。



L幸福地吞吃掉叉子上的另一块蛋糕。他闭上眼细细品味那甜蜜魅惑的口感。他听到对面的俊秀青年冷哼,于是放下叉子看向他,朝他露出个笑脸,得到的回应是皱眉。



“你看起来真是愉悦啊,而你让我跟你出来就只是为了见证你的饕餮之乐。”月皱着眉评论道。



L轻笑。他太喜欢惹恼这青年了!一个生气的月脸上的表情太逗了。



“月君的怒容也很迷人。”他说,褐发青年的脸色更黑了。



L大笑起来,和月在一起时没有一刻是无聊的,他甚至想过花上一整天看着青年会比破案更有趣。这个念头对他而言很费解,因为他几乎把破案当成自己的生命。这莫非意味着现在月是他的生命了?他猛地抹掉脑中的想法,如果继续顺着这个思路那对他可没有半点好处。



他凝视着月拿起咖啡杯贴到唇边,青年挑起一边眉,把咖啡杯搁回桌上。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魅上和彭伯的关系?”月问道,而L还是注视着他。“你知道他和雷伊彭伯有染,对吧?”



L点头,克制自己没有因提到检察官的名字而皱眉,那个男人显然对月有兴趣。他倒也不担心这个,因为月很显然对他没兴趣,但想想在聒噪的模特海砂之外还多了个情敌,这听起来就不太妙了,他本来就是个非常自私的人。



月把手肘放在桌上,十指交叉。L看着他,视线顺着褐色的发丝下移到那让人目眩神迷的两潭巧克力色眼睛,然后是线条优美的鼻子,再是诱人亲吻的薄唇。他还记得它有多么柔软。



那薄唇一弯笑起来时他从思绪中抽出。



“停止流口水。”月说道,让他整个回归现实,他流口水?他心里一乐,对青年浅笑。



“忍不住,月君。”他回答,对此月嗤之以鼻。“你必须停止故意引诱我,月君。不然我会死于试图克制自己。”他补充,而月怒视他,表情阴郁。他咯咯笑起来,真的…戏弄这个青年是世界上最棒的事。



“谁引诱谁啊?”月反驳:“回到之前的话题,你明知魅上和彭伯的私情,但却决定瞒着我。”



L再次拾起叉子,从他那块蛋糕面上戳起一颗草莓塞进嘴里。



“我认为谈论我下属的私生活是没有必要的。”L回答。月看向他,疑问地扬眉。



“下属?谁?彭伯吗?”



“不,是他的妻子,南宫直美。她在一个案件中为我工作过。”



月点头。



“如果你清楚魅上和彭伯有不正当关系,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知道这可能就是魅上进行调查的动机,但却从没对我提过这种可能性。”



L停止进食,看向对面的青年。



“我没有要测试你的意思,月君,如果你在想这个的话。直到你们见面他提到彭伯之前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我叫渡去查了。”他回答。



“那你现在还是没和我摊牌。”



L笑。



“你已经查到了,不需要我和你吐露全部。”他说,月冷眼睨他。“月君生气是因为他觉得我不喜欢对他倾诉嘛?”



“得了吧,我就是奇怪你出于什么原因没和我说。”



L撅嘴。



“月君真的关心这么一个小问题么?还是说月君真正感兴趣的是魅上照的情史?”他问道。“月对那个检察官有好奇心”这个念头几乎让他胃口全无。月叹气,双手环上胸口。



“为什么咱们的对话总会转到你的某个嫉妒小闹剧里去?”月问,L只是耸耸肩以做回应。“有时候啊,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容忍你种种举止,你嫉妒的时候听起来就好像是我的恋人而且这吓到我了。”月继续道。



L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笑起来。



“我当这是夸奖了。这意味着月君开始接受我,我很高兴月君只是被它吓到了而没有强烈抗议。”L笑着对褐发青年说。月翻了个白眼。



“谁说我没有抗议?”月驳斥道,而L只是冲他甜美微笑,月抽搐了。“随你怎么想。”月说完,终止了话题。



L又咯咯笑起来,然后把注意力转回蛋糕上。他知道他们应该讨论一下案子,但他不想毁掉现在的气氛。



“龙崎。”L转而看向褐发青年,青年正凝视着他身后某处。他转身四处看了看,一个高挑、穿着哥特服装的男人走进咖啡馆时他眨了眨眼,那个男人肤色苍白,一边耳垂上挂着长长的银耳坠,还系着装饰了银链子的皮带——总之,这男人诡异至极。



“怎么了,月君?你从没见过这种人?”L转脸再次看着月问道。



“这不是重点,那个男人是看到我之后才进咖啡馆的。”月回答,然后L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他眼看着月僵住了,同时听到脚步声愈来愈靠近他们。步伐顿住,他感到身后有人。



“嘿~”声音既粗鲁又玩世不恭。L转头看着身后的男人,男人扫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走向月。



“这里有苹果吗?”



月眨眼,L也眨眼。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然后月大笑起来,L再次看向那个男人。



“苹果?我不清楚,你可以问问那边的服务员。”月说。



男人环顾四周,锁定了离他们三张桌子外的一个女招待。L和月看着男人抓挠自己的后脑。



“啧,还是算了吧,好累人。”男人回答。月挑眉。



“那女孩离你就几米远,你知道。不过我猜你最好去找个商店什么的,确切说,水果店。”月说道。



男人朝他眨眨眼,低笑一声。这笑声换来了周围顾客几道紧张的目光,L只是盯着男人。



“是啊我想你说得对。无论如何,谢了。”男人答道,然后转身走开。L和月目送他趿拉着步子走向门。男人从他们视线中消失后月开口了:



“他绝对…很怪异。”L看看他,笑起来。



“人是很多样的,月君。”L说着,拿起自己那杯咖啡送至唇边。月假笑:



“对啊,而且你俩属于不同的怪异类别。”



L撅嘴,月大笑。



硫克走出咖啡馆,依然挠着后脑。他应该去找夜神月,但是这好累。而且他要从哪儿开始搜索?说真的,他的上司总给他些麻烦的命令。他叹气。



如同咖啡馆里的青年建议的那般,他四处搜寻水果店。他看见大概在离他一街区远的地方有一个,又抓了抓脑袋,水果店太远了。叹气。兴许他现在真得去找找夜神月了吧。他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青年的照片。



他对着照片眨眨眼。脸很眼熟。褐发。褐眸。白肤。美貌。



这不是……那个咖啡馆里的年轻人么?啊啊是的!这才是他进咖啡馆的原因。



他回头注视着咖啡厅招牌的淡淡轮廓,抓脑袋。走回咖啡厅好累。他可以明天找那个青年。



至于现在,再打个盹听起来不错。



L打开月房间门时皱了皱眉。他知道他应该告诉月记得锁门,不过这么做无疑会阻挠他的深夜拜访。他拜访月才不是为了看他的睡颜,唔,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是他确实想要在月梦魇时陪在他身边。如果月发现他来访,大概会冲他大吼要他马上滚出房间,但他没法只在监控录像上旁观这褐发青年。



L看着月在睡梦中皱眉。噩梦开始了。L知道在皱眉之后,月便会在床上翻覆不止。在翻滚之后,L知道他会看到褐发青年流泪。接下来会是短暂沉寂,这是他必须离开的信号,因为月之后便会醒转。



看到褐发青年面上晶莹泪光时,L轻叹。他小心拭去了眼泪,没有闹醒青年。当暂时的安宁到来时他安心地叹气,转身走向门口。合上门扇之前他最后看了月一眼,才前往自己的房间。



月在L擦去他的眼泪时就醒了。他知道他应该怒吼这个男人然后把他驱逐出去,但他选择不这么做。他也不知道为何。这男人莫非每晚都来他房间察看他?他假装熟睡,男人似乎没有发现。他默许了L给他擦眼泪的举动。而且这莫名地安抚了他。直至他房间的门关上表明侦探已经离开,他才缓缓睁开眼注视着天花板。为什么他没让男人知道他醒着?难道他渴望那男人的陪伴?



他将右手从纠缠的被单里拿出来,凝视着它。他正攥着那条项链。L给他的那条捕梦项链。他不清楚为什么他睡着时会攥住它。难道他真觉得这会赶跑噩梦?好吧,这对他的梦境肯定是没有过滤功效。



但它达到了目的。它使他宁和,就在L的手指轻轻拂去泪水那一刻。他不知道应该作何感想。他其实并不很气L侵犯他的隐私,但L在他如此糟糕状态下一直看着他这件事让他不太高兴。



他抓紧项链。他决定不告诉L他都知道了,否则他便不得不去指责那男人,并拒绝让他再次踏入房间半步。



他闭上眼睛,手中还握着项链。他必须睡觉了。



然后明早醒来,假装一夜无事。



第九章-完     


翻译BY 以逸先生

评论
热度(29)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