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⑧

第八章:贪婪Ⅲ

 

月现在不爽。极其不爽。原因?因为他今早醒来的时候,某个熊猫恰好在他床边,用溜圆的黑眼睛厚颜无耻地盯着他且其间距离不足三英寸。再加上他又做了一个噩梦,他认定今天不是他的幸运日。做噩梦然后醒来然后龙崎是早上醒来第一眼所见之物,这绝不符合一个怡人早晨的定义。由此,猛击龙崎的正脸送他向后飞出去不完全是他的错,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拳打脚踢、引发他们之间第一次打架那就绝对不是他的错了。好消息是这场争斗只留下了几不可见的淤青,但他还是全身都在疼。

 

他怒视身边的男人,男人只是幸福地吃着自己的蛋糕。但他不知怎么感受到了月的瞪视然后转身看向他。

 

“月君想来一块这个吗?”龙崎说着,举起自己的蛋糕碟子以强调。月回答了一个气愤的接着就转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能感到龙崎还在盯着他而这令人着恼地让他感到不自在,但他无视了男人。

 

“月君还在生我气?”龙崎问,插着一大块蛋糕的叉子悬在半空中。月满腔怒火瞥向他。

 

“并不。实际上我还想谢谢你没留下明显的伤痕。”月回答,声音危险而满含威胁。

 

“月君揍了我。报复对手是人类天性。”L说完就从月那里得到了冰寒的神情。

 

“有人侵犯了他人的私人空间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时候,攻击入侵者也是人类天性。”月反驳。L只是窃笑。

 

“我让月君感到不舒服了?”L好奇地问。

 

“当然,怎么能舒服?说到底,我可是你意淫的对象。”月答道。L乐不可支起来。

 

“月君害怕我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做些什么?”L问道,暗色眸子闪着戏弄。月挑起一边眉,假笑。

 

“我不是害怕,我是警惕。而且我不信任你的自控力。”月回答,L大笑。

 

“懂了。我也不信任。”L回答,让月气恼地冷哼一声。“对了,月,”L开口时语气陡然严肃起来:“你看了我邮件你的新一套警方报告了吗?你有什么看法?”

 

月点头。警方报告是关于北海道的五起新事件。正如之前的谋杀一般,除了受害人是一些侦探和其家庭之外,没有其他的犯罪模式与基拉作案吻合。犯罪现场像前一个那样,手法的混乱、残酷之处昭然若揭。

 

“也有一种可能性是这些谋杀不是基拉做的。可能只是随便哪个疯子犯罪并试图栽赃到基拉头上。尽管从受害人是警探和其家人这一点来看,很大几率是基拉的杰作。另外,在大致研究了全部警方的报告之后,我发现所有凶案都有一个明显的定式:犯罪者或是犯罪团伙,不明何故总能在警探家中完成谋杀。然后,他,或者她,对袭击警探的时机了然于胸,这有点可怕。可以了解到的是犯罪者或犯罪团伙可以预估警探在家的时间,这一点很惊人。他或者他们一定有某种手段能知道警探在家的时间段。”月说着,L满脸笑意地看着他。

 

“精彩,月君。你成功推理出了与我相同的结论。你的演绎技能出神入化,给了我更多追求你的理由。”L说,月瞪着他。“他可能处在某种地位,使他可以拿到受害人的工作记录和时间表。”L继续道,月耸了耸肩。

 

“这是一种可能。不大可能是因为他和受害人熟识到足以了解他们的日程表,受害人太随机了。而且我绝对拒绝认为他有特异功能来预测一切,还善加利用好方便他自己杀人。”月回答。

 

“嗯,他绝对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疯子,他有脑子。然而我觉得他对于作案现场的选定有点费解,他并不是单独杀害受害人,而是选择在受害人家中开展犯罪。”L说,月赞同地点头。

 

“的确如此。他的模式中有很多谜团。案件中没有明显漏洞能带我们找出他的身份。我怀疑这是否真的是精心策划来挑战首席侦探,比如。”月说着看向L。他真的在考虑这种可能,尽管他觉得把所有这些谋杀案都归于这么个理由挺荒诞。不。他只是不能接受他家人的性命因为这样一出愚蠢竞赛而牺牲了。

 

L盯着他。这男人似乎读出了他的想法。

 

“也许。有22%的可能性这是针对首席侦探的挑战,或者更确切地说,针对。”L的话把月拉出了他的神游。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魅上应该查到了更多。他声明自己调查案件的时候似乎是在间接挑战你。众人皆知,你,传说中的L,接手了这个案子。”月边说边尽力阻止自己回忆那些在夜晚折磨他的恐怖梦魇。如果L有留意到他内心的混乱的话,那这男人保持不动声色的本领真不错。

 

“赞同。松田先生今天出去继续调查了。”

 

月只是叹息着点头。案子确实让他累了,但他不能让L独自工作。毕竟,他发誓要为家人之死报仇。他决定黑进几个政府部门信息库提取关于检察官的资料来帮松田一把,正要开始工作时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发现屏幕上的数字是未知号码时,他困惑地眨了眨眼。L也注意到了,点点头,沉默地催促他接听。月将手机贴近耳朵。

 

“你好。”

 

“夜神月?”月僵住。他知道这个声音有些耳熟。月瞥向L,后者正好奇地注视着他。

 

“很抱歉,你把我错认成其他人了。”月回答。如此场合还是谨慎为上。月看到L冲他微笑,这男人大概和他想法一致。有时候,知道他们的脑子运转方式一致也挺可怕的。

 

“你不必这么小心。”对方嗓音莫名地冷静而友善。“我是一个同伴。”月挑眉。L如坐针毡。

 

“抱歉,但我不是那个夜神月。”月回答。他很好奇对方是谁,但安全第一,其他事他待会儿会查出来。声音显然是男人的,听起来有些耳熟,尽管月很确定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

 

“我知道你是夜神。现在夜神总一郎后裔中只有一个夜神了。”男人说完,月眯起了眼。这人是谁?“别担心,我只是个希望为你家人的死复仇的朋友。”男人继续。

 

月一言未发。L凝视他,无声地询问男人说话内容。月无视了他的眼神。男人听起来很严肃,月短暂考虑了一下这男人会不会就是基拉,正试着引出他。如果不是,那这个男人对抗凶手的想法真是相当勇敢。以及他的动机是什么?月不会相信这男人真的是为了帮他家人报仇而这么做,他甚至都不认识他。所以为什么?

 

“你看,我不知道你是谁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月在声音中佯装出一丝紧张。“我感激你提供的帮助,但我不懂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甚至不知道基拉是谁。”他继续说。

 

漫长沉默之后,男人终于开口。

 

“是。不过时机到时我会知道的。我正在调查基拉案。”男人回答。月皱眉。正在调查?他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睛。“我的名字是魅上照。我相信你已经在新闻里听说过我了。”

 

月不确定这个男人是不是魅上,但若是冒名顶替也说不通,他觉得这没必要。他看向L然后唇语道“魅上照”,对此L挑起一边眉毛,也用口型回答了什么,月点头。

 

“嗯。我也在调查基拉案。我奇怪像你这样的检察官为什么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如果真如你所说你就是魅上照的话。”月说道。他瑟缩了一下:L朝他挪近了些,脸颊触上了月举着电话的手背,好来听到他们俩的谈话。月拉开了他和侦探的距离,接着按下了手机的免提键。

 

“我们理应当面讨论这个。你应该能马上认出我,而我也能认出你。”男人回答。月得意地假笑,而L只勾了勾嘴角。商讨完见面的时间地点等细节之后,月终于结束了通话。他转而面向L,L正咬着拇指,一边沉思着。

 

“幸运女神站在我们这边。”月说,L抬头看着他,淡笑。

 

“是的,显然如此。”L回复,然后又把自己沉浸到深思中。月叹气。

 

“我单独去见他,L。”月说完,L瞄了他一眼。

 

“嗯,这么做是最好的。”L回答,黑色眼瞳毫无动摇地看进褐色的眸子。

 

“那就别生闷气。我什么事都不会有。”

 

L死盯了他一会儿才点头,焦虑的神色隐藏得很好,却仍然没逃过月的眼睛。

 

月奇怪自己怎么会冒出这样的话,又不是非说不可。他暗暗叹气,靠近L开始计划和魅上的碰面。

 

 

 

魅上把眼镜放到桌上。和夜神月的会面定在明早七点。夜神月是个尤其聪明的人,当他打电话时他能从青年的声音里感觉到。他清楚青年绝不是能被利用或是被愚弄的那种人,他不打算在调查中利用夜神,但青年说正在自己进行调查,也许他们可以联手抓住罪犯?加上夜神的帮助,这应该是能做到的,他们甚至可能比L更快解决基拉案。

 

以及事实是,夜神月被证实是魅力超群无人可挡。据青年的照片和大学同学的访谈来看,夜神理所当然有着大把女性粉丝,而且奇怪的是还有些男粉丝。他知道夜神和模特弥海砂之间的恋爱关系。他短暂怀疑了一下这个女孩是否真的与褐发青年般配。尽管知道这不应该是他所要考虑的,却仍感到头脑角落里盘踞着一丝朝向那位模特的憎恨。为什么?他现在还不能解释。但是他已经知道,仅仅知道,他有种奇怪的渴望,能向人宣称这个青年是他的。

 

他叹气。看到夜神的照片那一刻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青年见面。于是,他想大概只是因为好奇心促使他和那个青年私下会晤。但再一次地,他疑惑好奇心怎么会让自己有这种感受……这会不会是……

 

一见钟情?

 

错。这想想都太俗滥了。他可不是那种大俗人。

 

他再次叹气。

 

夜神月绝对是他心头一根刺。他就是没法得到那双棕色眼瞳,刀削一般线条完美的面容,红木色的发丝还有,哦,面容上美好的嘴唇。他猜一见钟情大概真能用来描述这种怪异的感受。但他甚至都还没见到青年。

 

他干脆栽到了床上把脸埋进自己的枕头。他得休息了,在见到青年之前最好保持神清气爽。他挫败地闭眼。他再也…没法忽略这种……感觉。不管这个感觉是什么。

 

慢慢没入睡眠时,他决定停止纠结“这感觉是啥”这事儿。

 

着迷。就是这么回事。

 

 

 

L盯着褐发的青年,青年正冷静地调整他那块连上了植入式麦克风的腕表。

 

他考虑和月同去,尽管他很清楚这会妨害到计划。计划是要弄清魅上的动机并查出这个男人是不是基拉。L似乎对月单独出席这事有些举棋不定,但他提醒自己这是他们调查这个检察官情况的机会。有些冒险,因为魅上有可能是基拉,但月似乎打定主意要去。L想去他们见面的地方,以确保万事无恙,他们可以分开前往以避免魅上起疑,但月断然拒绝。他只让L待在调查总部监听他和魅上的谈话。在一小时的吵架之后,L终于妥协。

 

月无言地瞥他一眼。青年好像注意到了他的忧虑。他奇怪月是怎么看穿他的面瘫伪装的。可能是因为月也习惯于随时带着伪装?

 

“月君看起来很兴奋嘛。”L撅着嘴说。月信步走向他。

 

“我们别再吵了,L。”月回答,送给侦探一个阴森的表情,L只是瞪了回来。

 

“那自然。”L说完垂下了眼,补充道:“月君不知道我关心他。”

 

月长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别杞人忧天了,L,这一点也不像你。”月说,L再次抬眼望进那双棕色的眼睛。

 

“你在旁边的时候我总是不像我自己。”L回答而月冷哼了一声。L确信他看见了一抹轻微粉色漫上了月的面颊,但他决定不戳穿,否则褐发青年绝对会朝他咆哮的。

 

电脑时钟读到6:30pm时,L眼看着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要走了。”月说,L点头。调查组其余的成员目送着月走向门口,当调查室的门关上、褐发青年消失时,松田奔向L。

 

“龙崎!我好担心!我们不知道魅上是不是基拉!我要去那儿!请让我跟着月!”松田咋呼道,导致L稍微缩了缩。

 

“驳回。”L批复。

 

“但是L——”

 

“恐怕你(你们)只能等着,松田先生。”L说。

 

相泽走向两个侦探,挑着眉。

 

你(你们)?”相泽问,眼神里带着问询。L提醒自己一会儿要称赞这个男人。

 

“是的,相泽先生。你们。”L的回答让松田二缺地眨眼。另一位什么都没说,L挪到对讲机按下按钮。

 

“渡,请准备轿车。”

 

松田目瞪口呆。

 

 

 

月镇静地看着咖啡厅玻璃窗外。他早到了五分钟。当然,魅上照必须是个准时的人。他应该是……

 

他看着自己的腕表。植入麦克风隐藏得很好。他记起L顽冥不化地拒绝让他单独见魅上。他几乎叹气了。几乎。他想叹气来着,但他知道L大概从这细微的动静里就能推出他正想什么。熊猫君的推理技能过于惊人非凡。

 

他再次看向自己的腕表。差两分到七点。他直起背,保持着冷若冰霜的脸等着魅上抵达。他正盯着咖啡厅的玻璃门,一个超熟悉的鸦色头发的身影进入了视野。超熟悉的黑曜石般的眼眸撞上他的视线时,月惊呆了。

 

他冷静自持的外壳几乎碎成渣。他再次转脸看向窗外,玻璃窗上模糊的反射告诉月,L正径直朝他这方向走来。月咬牙,克制自己不去向男人怒吼。计划什么的死哪儿去了?

 

月感到L走过身边而且有什么东西掉在他腿上。他往下一看,是个小耳机。他拾起来,优雅地塞入耳中,让这个动作看起来就好像只是把一些稍长的褐发别到耳后。

 

“说好的计划呢,龙崎?”月说,声音细微若耳语。

 

“计划赶不上变化,月君。”L简洁陈述,月差点就转身以给他一个最冷酷的眼神。

 

“显然如此。”月咝声道。L好像正要说什么,但月嘘了他一声:门打开,魅上照熟悉的身形走了进来。这男人身形高挑,墨色头发上不知为何隐含了一丝细微的暗绿,也许是咖啡厅灯光所赐。他身穿一件黑外套,打领带,月觉得这个男人相当好看。

 

魅上锁定了月然后立刻大步走向他。月没费心站起来,示意男子坐下。

 

“夜神月。”魅上说,而月沉默。“我确信你知道我就是魅上照。”男人补充。

 

月点头。“所以,我们要谈什么?你和我都在自己开展调查。我假设你想让我和你合作。”月说,魅上稍微眨了眨眼然后露出一个微笑。

 

“让人印象深刻。是,这是我的主要目的。”魅上回答。“不过,我也很想和你单独见面,这就是为什么我邀你来见我。”他继续道,月挑起一边眉。月听见L点了一杯咖啡和一碟蛋糕。

 

“见我?”月反问,魅上肯定地点头。“为何?我引起你注意了还是什么?”月问道。

 

魅上一笑,月感到奇怪的不适。

 

“确实。以及是的,唔,总之你确实引人注目。要我说你的一张照片就让人够着迷了。”魅上回答。

 

月差点翻白眼。为什么我对这场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听见耳麦那边的L呛了一口咖啡。啊,是了是了,似曾相识。

 

“谢谢。虽然我并不觉得从一个男人嘴里听到这些是褒奖。好吧?为什么你这样的检察官会对这个案子有兴趣?L已经接手了,你没有充分理由这么做吧。而且你知道这牵涉到的风险。”月说着,巧克力色的眸子专注地凝视男人,等着分析男人的反应。

 

魅上照浅笑。

 

“你真的是个聪明人,夜神月。你介意我叫你月么?”

 

“不介意,随你了。我不很介意敬称什么的。”月说,听见耳麦里传来L抗议的咕哝。

 

“谢谢。我知道L在处理这个案子,我也绝对不怀疑他的能力。”魅上回答。

 

“我很难相信你做这些只是出于好奇。”月说道,手臂环在胸前。

 

“你看,我从来没和媒体提过这事。”魅上说着在桌子上方俯身,对着月耳语。“我的情人被基拉杀了。”他继续说道,月不得不向后靠一些来拉开他们的距离。在这男人热烈的眼神下他真的感到不自在。

 

“情人?”月好奇地问。“你介意告诉我是谁么?”月继续。

 

“雷伊·彭伯。”魅上回答,靠了回去,可能是感觉到了月的不适。

 

月克制自己没因震惊而瞪大眼睛。雷伊·彭伯是在他家人死后的受害者之一,他还记得新闻里那个男人的长相。好吧,他确实没料到魅上是个gay。魅上朗笑,把他拽出了自己的思绪。

 

“你被惊到了,我能看出来。”

 

“啊,是的。”月回答,让魅上再次大笑。“所以基本上你是要为你的……情人复仇。”月继续说。魅上点头。

 

“基本上。但现在遇见你让我的动机稍有改变。”魅上回答。月对谈话感到更不自在了,他知道这话的含义。

 

“他对你有兴趣,月君。”L透过耳麦说,而月可以发誓那男人正在生闷气。

 

“改变?哪方面?”月问。

 

“一开始我只是想为他的死复仇。现在,我也想为你家人的死复仇。我想帮你。”魅上回答,月挑起眉。“当然,知道你也在自行调查之后,我想和你工作就更有意思了。”男人继续说。

 

月领会地点头。男人还在盯着他。月挑起一边眉而魅上只是一笑。

 

“我觉得有如此漂亮的人存在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魅上说道。月未置一词。

 

一阵叉子掉地上的叮叮当当声传了过来。月和魅上,以及其他的几个顾客,都转脸看向声音源头。而正如月所料,声源不是别人,正是某苍白皮肤鸦色头发的奇葩熊猫,以非正常的姿势蹲坐着,引来众人好奇围观。L看了一眼月和魅上,然后双脚从椅子上放了下来,捡起了叉子。

 

魅上转向月。

 

“你还在读书对吧?”魅上问。月转头看向男人,点了点头。

 

“没错。不过我没当真去大学。我必须全神贯注于这案子,这就是为什么我向大学申请了继续学业的同时进行调查。”月回答。

 

“真不可思议。我理解为你不用在学校听课?我听到过传言说你是个天才,但还以为只是溢美之词。”魅上笑说,而月挑眉。

 

“倒不是说我不需要,我只是觉得教学相当平庸,我宁愿自学。”月直言不讳,魅上大笑。

 

“平庸哈?而且我们是在谈论日本的顶尖大学。”魅上说着,眼神传达出他的激赏。月只是耸耸肩决定不作回应。“你知道,我对你也是有期待的。”魅上继续说,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他补充道:“但你似乎超出期望值了,我不知道还能要求什么。”月大笑。

 

“说真的,你好像被我迷倒了。我很荣幸。”月微笑回答。

 

“当然,这样一个漂亮优雅、才华横溢的人要迷倒任何人都绝无失手。”魅上说道,回应了一个笑容。月听见L嘟哝了什么但没听清内容。他看向对面那个仍然冲他微笑的男人。他知道男人正在调情。他悄悄呻吟,为什么他好像对男性很有吸引力?这话对他这样一个直男可不算是赞美。再加上事实是被他迷住的男人都很……诡异。一个是古怪但极度聪明的直男成了同性恋,另一个是基拉嫌犯而且自己承认是同性恋。就这情况,他应该感到高兴么?

 

“月君,该结束会面了。告诉他你接受他的帮助。”L通过耳麦说。月在心里叹气。

 

“我很抱歉终止谈话,我们甚至都没有点单,但我今晚要完成一个论文。考虑到调查,一同工作对我们两人都有益处,谢谢你的帮助。”月说着站起身,魅上同样站了起来。

 

“哪里。谢谢你和我见面,我没料到你会来的。”魅上回答,前倾靠近月。在褐发青年僵硬的一瞬魅上耳语道:“离我们几个座位远的那个古怪的男人一直在盯着你看。小心跟踪狂。”

 

月暗自翻了个白眼。啊哈,对对对。就好像你那些媚眼不古怪似的。月点头,露齿一笑。

 

“实际上我的生活中充满了这些人。”月说,对此魅上发出一声低沉的轻笑。“那好吧,有新进展我会联系你。”他补充,魅上点头。

 

“需要见面时我会给你电话。不过自然由你的日程决定,你是老大。”魅上笑着说,月得意地笑起来。

 

“我?”魅上只是大笑。“好吧,见到你很愉快。”月说完鞠躬,男人也以鞠躬回应。

 

“我也是,月。”魅上回答。月听见L嗤笑。

 

“我走了。”月说,魅上点头。他从男人身边走开直接走向门。他感到魅上目视着他。他走出咖啡厅,身影隐入一个小巷中的时候听到了耳麦中L的声音。

 

“直接回总部,月君。魅上还在这里。等他一离开我马上就去找你。”月没有说话,走向了车站。

 

 

 

月正搜集魅上和雷伊·彭伯之间关系的信息时,调查室的门打开了,L走了进来。他抬头一看,L正拧着眉头走向他。

 

“干得漂亮,月君。”L说道,月点头。

 

“为什么我觉得你在说反话?”月抬眉问道。L不答。相泽和松田互相对视一眼,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中。L还是杵在那儿,面上继续皱着眉,月轻叹。男人显然在郁闷什么。

 

“怎么了,龙崎?”月询问,L只是盯着他。沉默几秒后,L转身走向门口。

 

“月君,我需要和你说点事。”L说。松田和其他人都看看彼此,然后目光投向月,无声地询问他名侦探大人出了什么毛病。月只是耸肩,起身跟上了L。

 

月环视他们所在的房间。房间中熟悉的白色映入眼帘。这是L的房间。他记得他们在这个房间里的第一次口头争吵。不,他其实是没法忘掉那次争吵因为……那个吻。月叹气,转向正在看着窗外的L,L背对着褐发青年。

 

“嗯?”月疑问,L转身看着他。

 

“你做的很好,月。”L启口,月留意到没有了敬称。“他的动机看起来是真的,尽管我仍然不能断言他是不是基拉。”L继续,他的声音吓人的严肃。月盯了他一会儿然后也用同等吓人的严肃的声音开口。

 

“到底怎么了,L?”L避开他的目光。

 

“我都听到了。”L回答。月困惑地眨眼。这话他妈的是怎么个意思?他皱眉,然后豁然开朗。

 

“别神经兮兮了,L!控制下你的嫉妒,天哪!”月惊呼。

 

L怨念地看着他。

 

“我试了!”L几乎在吼,月吓了一大跳。他之前从没听过这男人这么提高嗓门说话。“你压根不懂你对我这种极致的吸引在要我的命!”L继续说。

 

“那可能你得在它逼疯你之前停下。”月回答,凝望进两泓黑曜石色的深潭。

 

“恐怕已经晚了。”L回答,不再看他。

 

月无言以对。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在了那张特大号的床上。

 

“那么,你就忍忍吧。我们得把计划坚持到底。”月说着,双臂环上胸口。L坐上了床边的椅子。

 

“当然。我就是想告诉你,允许你去和他一同工作这事让我有多纠结。”L说着把下颌搁在了膝上。这货在撅嘴。月安心地叹了口气。L听到后抬眼看向月,微笑。“不过说到底,月君是在担心我。”

 

没错,龙崎归来。月假笑。

 

“谁说的?”月问道,L再次撅起嘴时月轻笑出声。他用一种戏谑的语气补充道:“你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L撅着嘴眨眨眼,回了一句:

 

“当然啦,谁会想要分享月君?”

 

 

第八章·完


翻译/以逸先生


评论(1)
热度(22)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