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 番外篇

正文第八章之前

番外篇:论美貌

 

“月君,你是不是觉得我缺乏魅力?”L问,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月巧克力色眸子。月停止打字面向L。

 

“什么?”他问,试图把话里的意思塞进脑子,但他没成功。绝没可能这个男人,这个在脑力上可以与他媲美的绝顶聪明的存在,正在谈论外貌问题。好吧,他当然是具有审美认知的,但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面前这个怪异的男人会有这个。

 

“月君,我在问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魅力。”L说,声音里有一丝恼火。月偷笑。这男人看起来对这场谈话感到不爽,然而月知道自己必须回答,除非他想被纠缠上一整天。

 

“你肯定有你的情况。好吧,我猜你不丑。”月说完就得到了L一个阴暗表情。

 

“我相信我用的词是‘缺乏魅力的’,月君。”L面目扭曲地反驳。月大笑,声音大到引发调查组其余成员投来疑问表情。L的脸更险恶了,月不得不用手扼杀掉自己的笑声。说真的,这男人有时候又萌又滑稽。他几乎恨自己承认这一点,但是这反驳太喜感了,他不想破坏自己的心情。L对他皱眉,不耐烦地等着他停止笑。

 

“你这真是奇人。”月浅笑着说。“我无法想象你这么在意用词的一点点差异。”L恼怒的表情缓慢退去,月奇怪有什么事让他笑起来了。他正发自内心地得意地笑着,他真是个傲慢的混蛋而且还完全不因此感到自我厌恶。

 

“月君,当你用这两个词的时候对人产生的情绪影响可是会有很大区别。”L的话让月再次轻笑。

 

“情绪影响?啊,是的,我猜形容人‘缺乏魅力’会使他产生的负面情绪更少些。”月说道,眼含揶揄。L继续消沉。“唔,如果这么说会让你感觉好些的话,我觉得你不乏魅力。”

 

L终于笑了。

 

“月君刚给了我我所收到过的最好的赞美。”L说,月翻了个白眼。

 

“L,我只是告诉你你‘不乏魅力’,但我从来没说过你是……漂亮的。这哪儿听起来像是赞美了?”月挑剔到。

 

L依然微笑。

“但当这句话从你那里说出来,月君,这就已经是赞美了。”L回答,月轻哼一声作为回报。这男人显然是随心所欲地歪曲事情。月叹息。

 

“随你吧。”这回答让L孩子气地咯咯笑起来。月只好对L发出的可爱声响假装惊讶。等等,月眨了眨眼。不,不,不,他大脑今天估计是掉链子了。他决定转变话题以恢复他的完美理性。“你为什么突然问我你的外貌问题?”他问,默祷着L没注意他评估他珍贵想法花去的几秒钟。

 

L没回答。他只是凝视月,无声地传达自己脑中的想法。

 

月了悟地睁大了眼睛。他冲男人得意笑,L则恼火地拧起眉。

 

“因为海砂对你说的话。关于你的外貌那些。”月说话语气更像是陈述而不是疑问,他嘲笑L,年长一些的男人对褐发的青年眯起眼。

 

“完美,月君。如我所料,你好像可以读懂我的想法。”L讽刺到,让月笑容扩大了。月极力忍笑。他从没想过这男人真的会考虑别人对他外表的评价。好吧,也不是说他就真觉得这男人感性缺失,毕竟L还是人类。

 

“我从没想过你会在意人们对你外表的看法。”月评论,L只是挑起一边眉。

 

“谁说我在意了?”L反问。月翻个白眼。

 

“那么,你究竟为什么在昨天遭遇海砂之后突然问我这个?”月用好奇的语调问。推测这个男人的想法很难,因为他们有时心有灵犀有时又截然相反。

 

“因为在她指出我缺乏魅力之后,我突然就必须衡量下自己的外表了。”L咬着拇指说。月迷惑地皱脸。

 

“好吧?问题是,L,你干嘛要这么做?”

 

L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他,最后才回答。

 

“因为我的外貌使得我可能不是你最佳选择,这个想法让我惊呆了。你对我来说也许太华丽了。”L回复,没有从月身上挪开视线。月坐在那儿因震惊而说不出话。

 

L因为这个感到压力?他不相信。简直无法置信。他摇头,使劲盯着L。

 

“你真的精彩绝伦,这个你应该知道?用自哀自怜来勾引我?停止这游戏吧L。我才不会栽在这上头。”

 

L撅嘴,以一种几乎令月心脏为之融化的幼稚方式。几乎。

 

“我没在自哀自怜,月君。我只是在考虑因为我……缺乏魅力而致使你爱上我的概率有多低,”L回答,月觉得他需要睡眠,这整个不合逻辑。以及他面前这个男人从来不会不合逻辑。

 

“你…..你真的如此为我疯狂?”L什么都没说。“我的意思是你如此痴狂?”L仍然一言不发,月发觉自己的心脏被一种奇怪的……欣喜,打乱了。他真的受宠若惊!毕竟这可不是什么蠢蛋!这是L!了不起的L!L一定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旌摇荡,低笑出声。

 

“月君处于惊讶和混乱状态时依然很有魅力。”L笑着说。月闭目以重归冷静。

 

“你只告诉我你痴迷于我,其他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你确实受我吸引,但受吸引至此?你指望我怎么来应付?”

 

“唔,泰然处之吧。”月对此不信任地哼了一声,注视着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试图找到证据证明这些都只是玩笑。当他找不到时他叹气了。

 

“你是个骄傲的人,L。你不会让别人摆布你,更不用说改变你。你永远不会让别人的观点来影响你自己的。我们很多方面都相似,我们的思维运转方式相同,而且我们都有自己的高傲,不会屈服于他人,更不要说痴迷他人。我的骄傲依然完好无损,L。”月说着对上年长的男人的视线,补充了一句:“那你的骄傲到底跑哪儿去了?”

 

沉默。

 

月不耐地在桌上敲了敲手指,无声地催促L回答。

 

出于他自己的习惯性坐姿,L把双腿拉到胸前,手放到膝盖上。他专心盯着地板,沉默不语。

 

在又保持了一段缄默、只有月不耐的敲桌子的时间后,L终于抬眼,月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我的骄傲也完好无损,月君。然而……”

 

月挑起一边眉。

 

“我愿意放弃它,如果这能使月君重视我的话。”

 

然后L就转向他的笔记本电脑继续工作。

 

月只是呆坐着,被冻结在了原地。他完全没料到这个回答。然而这个声明狠揪了一把他的心脏让他体会到了另外一种痛楚。这男人这么较真?他从未从某人那里听到这种话。当然,有大把姑娘缠着他要他做她们的男友、或者未婚夫或者丈夫或者她们的孩子他爸。但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她们愿意为他放弃自己的骄傲。骄傲是那种月绝不会放下的东西,因此当L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显然是……被触动了。这真的非常动人以至于他的心脏奇怪地发疼。他闭上眼,叹气。

 

这很糟糕。

 

这一次,他完全心软了。而且他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光辉灿烂,对此也只是无计可施。

 

“你知道…L…”月开口,看见L继续打字没有看他。“你是……有魅力的……以你自己的方式。”

 

L转身看着他。这男人在笑。月不知道这么说到底好不好,但看着L欢天喜地的脸,他知道这要么是最好的。要么是最坏的。

他决定它是后者。

  

番外·完

 

翻译/以逸先生


贴吧贴漏了几句,这里应该是完整的XD


评论
热度(26)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