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⑦

chapter 7 Avaritia Ⅱ 【贪婪Ⅱ】


月重读L发给他那篇关于检察官魅上照的文章。他觉得这男人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动机很可疑,但月无法仅凭这男人对案子感兴趣这一点就认定他值得怀疑。基拉案绝对可以称得上既有趣又危险,但为什么一个检察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进行如此细致的调查?同样奇怪的是,在月家人的凶案发生之前,这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连环谋杀。他也并不知道夜神总一郎死前已经在调查基拉案件,为了防止公众陷入不必要的恐慌,这件事并没有公开。月家人的死是第一起被公开报道的谋杀案,他仍然记得当时新闻发布时举国震惊。这可以作为魅上对他家人的死尤其感兴趣的一个理由,但尽管如此,月依然感到这男人身上有东西可挖而且——


“月君。”月无视掉叫他那货然后继续在脑中提出假设。


“月君。”月挫败地闭眼。是他的错觉还是这男人这几天确实变得更烦人了?他转身看了一眼,然后惊恐地看到男人离他只有几英寸远,以至于他都可以闻到男人吐息间细微的草莓味。


“我在工作,龙崎。”L点头,凑得更近来看他面前的屏幕。当男人进一步俯下身时,他漆黑鸦羽一般的狂乱的头发蹭上了月的面颊,这使月心里泛起了一点奇怪的感受。“龙崎,如果你想重读下这篇文章,别忘了你自己也有电脑。”龙崎撅着嘴靠回去,月又闻到了轻微的草莓气息。月也不确定这传来的香气令他生气还是着迷。他认为应该是前者。因为后者只要想一想都够惊悚了。


“你怎么看待魅上?月君?”月几乎要感谢他打断了自己怪异的想法。


“我觉得他动机可疑。他为什么要搅和进这么危险的案件?不过我不认为这男人自身有什么可疑之处。”


“为何?他可是特别提到了你家人的死亡。” 月有一瞬间怀疑L是在测试他。


“我也不是完全确定他是无辜的。根据这篇文章来看,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对基拉的危险游戏感兴趣的普通检察官。之前的谋杀案他也并不知情。”L赞同地点头。“但是我还是不理解,他一定明知道你现在接手了这个案子,却还要自己进行调查。”他看到L咬着拇指,这表明他正在沉思。月默默提醒自己不管怎样这男人可是L。“你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发起挑战’的暗示。”


“挑战?”


月恼怒地翻了个白眼。他能从L的语调中感觉到L正在试探他。


“对。很令人费解的是,他做了一番努力来把自己对于这个案子的兴趣向公众宣扬出去。他必然知道这要冒风险,但依然选择这么做。而且我很难认为这男人只是因为太傻才干出这种事。”


L微笑,月知道自己通过了他的测试,他克制住自己没有对L露出一个胜利的傻笑。


“我很惊喜地发现我们的大脑在同一频道运转。”L说完,从月那里得到了一个阴恻恻的表情。


“我假设你早知道我的思考能力。”


L轻笑。“是的,当然。我只是没想到你和我想得完全一样。”


“我也没有和你想得完全一样。我不像你是个变态色狼。” L大笑,月发誓自己在这男人眼里看到了一抹腹黑的闪光。


“月君,我只不过深深被你迷住了,这并不能表示我就是个变态色狼。”


月忍住了自己几欲笑出声的冲动,哼了一声。“哦哦。不管怎样,好好享受你的歪理吧。”他听到男人又一次轻笑。

门突然被打开,调查组其余成员现身。松田向他们这方向直扑了过来,月留意到L脸黑了。月发自内心地得意地笑。这男人真的如此沉迷于他么?有时月感谢上天赋予他的无人可挡的魅力。世界第一大侦探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这件事令他感到受宠若惊。

“早上好!龙崎还有月!”


月简单点了头然后看向L。他正在皱眉,月很好奇他大脑里天杀的在想些什么。他的又一次嫉妒?但这会儿没什么可值得嫉妒的,松田只是和他俩打了个招呼。他耸耸肩,把注意力转向面前的屏幕。正当他准备打开浏览器的时候,他感到L的手放在了他的小臂上,他立刻转身怒视L。


“干嘛?”他嚷,眉毛愤怒地扬起。


“月君不太习惯身体接触,是吗?” 月冷哼,却没有去撬开男人放在他手臂上的手。


“是。而且我发现你这人匪夷所思。”他说完,立刻从L那儿赢得了一个可爱的撅嘴。月石化。可爱?他确定自己是要疯了,他完美的大脑在状态良好时绝不会承认这种荒诞的念头。


“我就是想确保下自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月君。”


他挑眉。“哈?担心啥?”


L怀疑地看看他。“担心别人正试图把你的注意力从我这儿抢走。”月一脸难以置信,目瞪口呆地看着L。“如果我要和人保持亲近的话我就必须确保周围没有这种威胁。”


“我都不知道L占有欲这么旺盛,尽管这甚至都不是属于他的。”


L只是冲他微笑。“我并不是占有欲旺盛,月君。我就是不喜欢和人分享而已。”


月不信任地哼了一声。“那么,我重述一下。我都不知道L这么贪婪,在这个词的另一层含义上。” 
【这里avaricious的两层含义大概是指贪食和贪婪两种,月这里无疑用的后者。】


L笑而不语。月继续工作,没有费神去把L的手从他手臂上挪走。



踏进一家高档餐厅时海砂叹了口气,因为几个新通告让她精疲力尽。但烦人的录音不能扰乱她期待已久的和月的约会,一想到这个她就微笑,我的月半小时内就会到这儿了!她知道自己早到了半小时而且她也不习惯在约会时等别人,但毕竟这是月。她了解月憎恶等待,所以她不能拿他们之间的关系去冒险迟到。


一个女侍过来问她的点单。她看到在女侍意识到自己正在给一个当红偶像服务时眼睛睁大了。她窃笑。


“请给我一杯冰水。等我约的人来了再点别的。”她说,冲那姑娘眨眨眼。女孩兴奋地点头然后迅速从她身边走开了。她看到女孩拽住了另一个女侍,她能听见她们两人勉强压抑着声音窃窃私语。


她从包里够到一面小镜子拿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已经相当美艳但还是想确认一下。月不怎么恭维他人,但她知道他审美很挑剔。另外,一个相貌平庸的女孩配不上月不是么?像她这样的女孩才是月的独一无二。她为这念头咯咯笑起来。谁的魅力能和她分庭抗礼?哪怕是演艺圈最迷人的角也不敢去招惹日本头号偶像。她是月的完美选择。她很好奇月想不想她,她对月可是朝思暮想。她不会允许任何事情搅了这个午餐约会的。她确信这于她会是次幸福的午饭。


或者说她希望。

L心情很好。他用手挽着月的胳膊而这青年决定当做没看见,这使他欣喜若狂。L将这理解为默许,他克制住自己没有去熊抱青年,如果他真抱了的话可能会被揍。想到这个他轻笑。逗弄这个青年非常好玩,尽管他会收到褐发青年杀人般的眼神。当他看到松田向他们走来时他的好心情消散无踪。他收紧了一点抱着月手臂的手,感觉到青年有些许僵硬。月瞪他但他选择无视,并且皱眉看向正在接近的松田。


“龙崎,我已经检查了所有可能和连环谋杀有关的警察的报告。”L想把他赶走。这人正令他抓狂地打扰他和月的独处。他有这么自私么?他都不知道自己真会如此自私。没有再对松田皱眉,他摆出一张冰山脸来掩饰怒火。当然他很确信月完全注意到了他很生气,因为松田扰乱了他们之间舒适的沉默。



“谢谢你,松田先生。”松田乐呵呵地点头。“请调查下一个叫魅上照的刑事检察官的情况。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出去调查。我想尽快得到结果。”他不确定让这个元气满满的男人去调查魅上照是不是个好主意,但这无疑会让他忙活上一阵子。松田点点头然后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L看着松田冲他们挥了挥手走出了调查室。然后月长叹,转身看着他。


“这又是啥,L?”L只是冲着褐发青年眨眼。“你真心觉得把松田先生派去查魅上照是个好主意?”


他给了月一个被冒犯的表情。“当然,我还会派渡去照看一下他。”


月点头。“我还以为你又被嫉妒牵着鼻子走了,搅乱了你的理性。”


L差点笑出来。“这有什么值得嫉妒的?月君?如果比起我来你更在意他,那么我会嫉妒。但我觉得你对他很冷漠,所以我犯得着嫉妒吗?”他看见月假笑,这莫名让他恼火。


“你凭什么觉得我对你的冷漠与此有不同?”


L阴沉地撅嘴皱眉。他觉得自己被这些言论伤到了。“不。但我还是觉得我对你来说比他更要紧。还是说他对你更重要?”月的眼睛猛地眯细,L忍住笑。


“再说最后一遍,L,我·对·男·人·没·兴·趣。你能用你那怪咖大脑记住这事儿么?”L只是对褐发青年微笑。月叹气,扫了一眼自己的腕表。“11:45了,我得去和海砂碰面。”L终于把手从月的手臂上拿了下来,放下双腿站了起来。他并不精确地知道自己抱着褐发青年的手臂多久了,但他的手因缺乏活动而感到微微刺痛。他怎么如此害怕放开青年的手?他肯定真要往变态上发展了。“受吸引”已经快变成“痴迷”了,念及此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好吧,月君,我们走。”月冲他皱眉时他忍住笑。


“好吧。我差点忘了你也要跟来。”L大笑,按下对讲机语气愉悦:“渡,麻烦你准备豪华轿车(limo)。”听到肯定回答后他冲月点点头。他听见月无奈地叹气。褐发的青年离开他向门走去,他默默跟上。调查组的其他成员投来探究的目光,但什么都没问,毕竟,这可是L,调查组的老大。

当他们走过通向电梯的走廊时L看着月的后颈。他等着月先上电梯,自己留在原地等了一阵,然后月挑眉,打断了他的思维。


“嗯?你到底来不来?”L瞥了一眼燃着愤怒的巧克力色眼瞳,继续往前走。


就是它了。他终于要去见那婊子了。


进电梯前他对着阴烧的褐发青年淡淡一笑。


“月!Misa-misa超想你!”这恼人又活跃的嗓音让L颤抖了一下。他看见这姑娘伸手吊在了月的脖子上。他保持冰山脸。他得再克制。说到底,她现在还是,月的女朋友。当他看见月因为突如其来的拥抱瑟缩了一下时,他微笑起来。


“海砂,你快掐死我了。”他听见海砂嘟哝着道歉。他注视着这姑娘一直对月羞怯地笑着,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决定是时候对这金发女孩表示下自己的存在了。


“月君,你有个可爱的女朋友呢。”L说,没费心隐藏自己声音里微妙的讽刺意味。月冲他假笑,海砂也终于看向了他。


“呐,月!这个怪胎…是谁?”L几乎要为这个不必要的令人气愤的形容抽搐了。他知道自己无论行为还是相貌都远远称不上正常,但是从一个正好是他情敌的女孩嘴里听到这种话?他听见月朗笑,强烈地想揍这个褐发的青年,但他忍了。他现在舍不得毁了那张俊秀的脸,是吧?


在月开口之前,L已经口气激动地说:“月君,我很抱歉。”月只是挑起一边眉毛。“我把这个女孩错认成你女朋友了。你女友在哪儿?我等不及要见她了。”他看见海砂嘟起嘴。


“我就是月的女友!”他转身看向大声叹了口气的月。


“啊哦。”他看向海砂。“月君,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女孩的眼刀刺来,几乎要用意念杀了他。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再次叹气。


“咱能不能坐下?已经快扰民了。”L愉快点头,按自己惯常的诡异姿势坐下,他看到海砂冲着月嘟嘴。


“除非你告诉我这让人生气的家伙是谁否则我才不会坐下!”她发牢骚,另一边L再次抽搐。这女孩真的要惹毛他了。


“海砂——”


“我是月君的挚友。(special friend)”这话使得月和海砂都挑起眉。他把眼神转向正在怒视他的月。“我简直无法相信,月君,你居然从没向你女朋友提过我?大概你是不怎么向她吐露心声吧,是吧?”月正要开口但被海砂打断了。


“他当然向我提过你!我只是忘了!”L嘲讽地大笑。他知道自己很刻薄,但这难道不是他跟着月来这里的全部目的?让海砂明白她根本不是月的菜。


“海砂,坐下。”L注意到月语气有些尖锐,决定不再说话。月发怒时可以变得相当恐怖。他看到金发少女坐到对面之前瞪了他一眼。月正要在他身边坐下时被海砂的声音阻止了。


“海砂想要月坐在她旁边!”啧。他快要炸毛了,而且看起来,月也不甚开心。他眼睁睁看着月坐到海砂身边,嘴唇抿成一条细线,这迹象表明青年正在试图压抑怒火。


“这是龙崎,海砂。他是我的……”月瞄了他一眼才继续道:“……朋友。”


L对着月微笑。“是挚友,月君。”他看到月翻白眼。


“随便吧。”L看起来对此心满意足,向海砂的方向放送了一个凯旋的笑容。少女愤愤地撅起嘴然后缠住月的胳膊,L给了少女一个阴鸷的眼神。月似乎注意到了他两个同伴间明显的眼神较量,无奈地大声叹了口气。“我们能不能就点单然后吃饭?”L幸福地微笑,兴许四块蛋糕能让他心情好一点。L叫来一个女侍。女招待刚刚把菜单放到他面前,他就立刻兴奋地指向菜单。


“我想要两块这种蛋糕。这个也要一块。嗯还有这个。”女侍先是眨了眨眼然后写下了他的点单,姑娘又转而去看月,当褐发的青年看了她一眼时她脸变得通红。啧。为啥这青年的魅力从未失手?


“我想要一块上等牛排,和一杯冰水。”女招待点头,她从月面前拿回菜单时手碰到了他,她脸又红了。L要气抽了,而海砂狠瞪了这可怜姑娘。姑娘好像注意到了这瞪视,犹犹豫豫地转身问金发少女的点单。


“我要凯撒沙拉,和一杯菠萝汁。”(凯撒沙拉一般是用蔬菜、干酪、碎面包、鱼肉啥的拌成。)女招待点头,察觉到了少女声调里微妙的威胁之意,迅速从桌边走开了。正如月先前所说,金发少女绝对有她的獠牙。



尴尬地沉默了几分钟,月叹气,站了起来。


“我得去洗手间。”他看了一会儿海砂,然后转向L。“我希望我离开的这会儿不会出现流血事件。”


L笑。“你干嘛特意说给我听?”


月再次叹气,没有掩饰自己的烦躁。“因为你有个比她灵光太多的大脑。”L大笑。海砂只是不明所以地眨眼。他看见月撤退之后,冲着金发少女露出一个假笑,少女冲他挑起眉。


“这算怎么回事?他什么意思?”L抑制住自己没去翻白眼。这女孩实在是没脑子,月的说法还不够明显?
“你不需要知道。”女孩眯眼,伸出一只细长的手指指着他。


“你真是我认识的最烦人的家伙。再说你怎么来这里?这是我和我的月的午餐约会!”L保持无动于衷的一张脸。他必须保持镇静,此话不值一驳,尽管“月”前面加的所有格“我的”着实踩到了他的痛脚。


“如果月君不想的话我会跟来么?”他几乎要为少女脸上惊呆了的表情笑出来。


“什么?月邀请你跟他来?我才不信!”


“你相不相信我都是这么回事。”他满意地看着少女难以置信地摇头。


“月才不会邀请一个像你这样的不讨喜又怪异的熊猫!”【unattractive,queer panda. 译者拍桌笑。】L气抽。他开始失去冷静了。


“好吧,毕竟月是来见你的是吧?这就能解释他在社交圈里的怪异选择了。”他看着海砂先是迷惑地眨眼然后才明白他话中所指。


“当然月会选择我!我很可爱,我令人着迷而且我是日本顶级偶像!”L皱眉。如此傲慢……“问题是……”少女露出一个气人的假笑。“他干嘛要选择你这么一个人做朋友?”他极其想要冲金发少女的脸来上一拳,但月刚警告过他别惹事,他想抹掉这少女脸上的假笑但他克制住了。尽管他打架很厉害但他还不是个崇尚暴力的人,何况再怎么说这是个女孩,他也不想惹上媒体,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运用头脑反击这个少女。


“我也奇怪为什么……”他冷笑:“我是不是得重申一遍,我还恰好就是他的挚友……”海砂怒目,回给他一个冷笑。


“你也许是他的挚友,但仍然只是朋友。”L眼睛一狭,沉默了。她说的是事实,他甚至都不确定月是否当他是“朋友”。这少女出人意料地在与他的对决中胜出了,L为此陷入自我厌恶,这种不安全感使他的理性蒙上了阴云,他一时没想出什么话反驳少女的言论。他把手指伸向唇边开始思考。


“仍然只是朋友,然而,是一个他愿意带去参加他私人约会的朋友哟。”当他看到少女眯眼时他几乎要胜利地大笑,他知道自己戳中了重点。海砂危险地看向他。


“停手(back of),怪胎。月只属于海砂!海砂不会拱手让人!”L面无表情地对着她。我也不会把他拱手让人。他看到月过来了,暗地松了口气。


“唔,我觉得月讨厌听到有人企图占有他。”L直接对着站到海砂身后的月微笑,而少女似乎还没注意到褐发青年。


“哼,我就是占有他,你个白痴!”L扮了个鬼脸。这个无脑少女居然敢骂他白痴?呵呵!真是对现状的讽刺!他给月射去一道愤怒的“让你家姑娘闭嘴不然我会给她好看”的眼神。月只是挑起一边眉。


“哪位占有我了?”月问道,语气中的威胁意味让海砂当场冻结让L胜利微笑。海砂开口正要解释却被月打断。“闭上嘴,海砂。我就想安静吃顿午饭。”恰恰这时一个女侍送来了他们点的餐。女侍一离开,月就开始动作优雅地吃自己的牛排,海砂瞪着L,一边戳沙拉玩。L决定无视她,调整好心情腻歪到自己面前的蛋糕切片里。他看到海砂对着他的蛋糕送来畏缩的眼神。


“啊啊啊啊啊啊……月你看看!你是怎么忍受这种人的!赶快和他绝交,不然你最后会要去照顾一个糖尿病人!”L眼刀射向月,发现青年正在等着他的反应,他放下自己的叉子,锐利地看向海砂。


“弥小姐,我想”——不像你那样——“我恰好懂得如何去避免患上像糖尿病这种疾病。虽然月君照顾我这个主意听起来一点不坏。”月看起来没有丝毫动摇。他看到海砂扮鬼脸。这是又一个控诉,他已经被针对多少次了?他暗笑,拾起叉子对另一块蛋糕大快朵颐。


月看向正在进攻最后一块蛋糕的L。他是最快吃完的,因为L慢悠悠又幸福地吃着蛋糕而海砂忙着冲对面的L发送眼神飞刀。他发自内心地叹息。他要头疼了。和这两位一起用午餐这想法看起来糟糕透顶。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这动作了。结果这次约会让他蓝条全空(energy-draining),他不太高兴。他看到L已经在用餐巾擦嘴唇。L捕捉到他的视线,点了点头。现在是时候从这地狱出去回到总部了。


“月君,我们得走了。”L说着,慢慢站起身。海砂转脸看着他。


“但是月!Misa-misa想要和你再多待一会儿!我们现在还什么都没聊!”月翻个白眼。


“恐怕我得走了,海砂。我们真的得走。”


“都是这人的错!如果一开始他不在的话我们一定能过得开心的!”月真诚地怀疑这句话。今天和这少女共进午餐对他来说没什么可激动的,但他知道不这样做她会一直来烦他。


“海砂,够了。”但少女不为所动,她指控地伸手指着侦探大喊大叫。


“你被我的月吸引了,没错吧?你个变态!” 他瞥向L,男人没有回答。月开始察觉L冷静的外壳正在剥落。“哈!我就知道!我告诉你,怪胎!月是我的!”月恼怒地抽搐了一下,这姑娘现在真的惹毛他了。他阖上双眼让自己冷静。不管他现在多愤怒他都不能反击。毕竟他们在公共场合而且海砂还是公众人物。


“海砂。”他语气危险又可怖,少女低下了声音。


“但这是事实,他就是被你吸引了,月!”他看着L,暗自祈祷这男人会否认这一点结束这次争执,但他有种预感L不打算否认。他等着L的回应。L抬眼看了看他然后给了他身边的金发少女一道冰冷的眼神。


“吸引?”月挑眉,他真打算否认?这男人的执着精神怎么了?不安向他袭来。然后他短暂地迷惑了一下,就算这男人否认被他吸引了又关自己什么事?他整个盯着L,L毫不动摇地回视。“吸引?我觉得你真是太轻描淡写。”他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回头看一眼。一种奇怪的安定感卷上了月周身。安定感(relief)?这是什么鬼?
他注意到海砂对这男人的退场方式目瞪口呆,而且他知道L完胜。他窃笑。L突然转身看着他,沉默地要求他跟上来。他对着男人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往前走去,一边举起一只手对依然目瞪口呆着的海砂挥手道别,他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他们走出餐厅,正准备进轿车之时L停下来注视着他。


“如我所料,她完全配不上你。”月几乎是大笑。


“我还在想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说这句话。”

魅上照走进自己的公寓,左手抓着一个信封。他径直走到客厅,在茶几上展开信封里的内容。这个信封里装着基拉案受害家庭的相关文件。他拿起这些纸张飞快扫过内容。一个惊人俊秀的褐发青年的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


夜神月……夜神……他是夜神总一郎,NPA领导人的儿子。


他凝视着这张照片,几乎要被溺死在这双巧克力色的眼眸中。他似乎没再注意其他的资料而是完全专注于自己眼前这张漂亮的面孔。他讶异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同时这样清雅俊秀又危险诱人。正如传闻所言,这双眼瞳可以反映出他有多聪慧。


他突然感到强烈的冲动想要找到这个青年,看看本尊是否如他手上拿的这张照片一样迷人。他把照片放在桌上,靠回到沙发上。


褐发的青年那生动的影像不断在他的脑海中回放,令他坐立难安。


他叹气。他知道这对调查也许是阻碍。但是……


他,魅上照,一定是被迷住了。他发誓不论发生什么,他都一定会找到这个青年。


作者的话:我知道看起来好像每个人都被月迷住了。但我的确相信月有能力迷住任何人,而L同样有能力击退任何挡在他漫漫追月路上的人。 :)


——TBC——

感谢以逸君的接手翻译QAQ



评论
热度(24)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