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⑥

chapter 6 Avaritia【贪婪】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弥海砂兴奋地跳了起来。一定是月!她高兴地搜寻放在包里的手机,她刚刚才拍完即将播出由她做代言的香奈儿知名魅力香水广告,拍摄让她疲惫不已,况且她整晚都在想念着月,等她拿起手机的时候,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并不是月。来电的是一家时装公司的CEO和她的死忠粉,总是缠着她让她为他们的新式品牌造势。她叹了口气,她想到了月,他完全不是那种会打电话给女友报备会用甜言蜜语攻势的浪漫型男生。当然这不是在抱怨,她是真的爱慕以及崇拜着性情坚韧的月,当月接受她的时候她是如此的为自己感到骄傲,月是那么有魅力的一个人,她经常担心月会甩了她,就像他对待那些“前任”一样。


她紧紧地攥着她的手机,甚至想着月此时此刻跟另一个女人相拥的可能性,不,我的月不是那种人,她明白月不是那种花心的人,但他也不是一个忠诚的人,这也是她如此深爱着他的诸多原因之一,在许多方面月都是独一无二的,他是个非常难以捉摸的人,月很适合她,月什么都好,对她而言,月是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假如月从她的生活中消失,那么,弥海砂的世界将会同样分崩离析,哪怕她在别人眼中过的多么风光,正因如此,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他。


她迅速地按动手机上的快捷拨号按钮。


“喂。”哪怕只是听到他的声音都让她心情愉快。


“月!”


“啊,海砂,怎么了?我很忙。”她微微一笑,她的月真是个工作狂!“海砂想知道她的月能不能跟她出去共进晚餐!”她不知道她等会要怎么打理头发、穿什么衣服,我等不及要——


“海砂,我今晚不能去,我很忙。”她的笑容消失了。


“唉?为什么?!月答应海砂共进晚餐的!”


“海砂,我今晚真的没有时间,我会补偿你的。”


她雀跃不已,“耶!月答应海砂又一个约会!”她高兴的大叫起来。当她听到月的话音刚落而响起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时皱起了眉头。


“好吧,海砂,我有时间再打电话给你——龙崎!干什么——对不起,海砂,我现在得挂了。”


“好吧,月!海砂超级爱你!”电话挂了,她兴奋地把手机塞回包包里面。她现在的心情又多云转晴了,多亏了她魅力迷人的男友!她想起她和月电话时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龙崎是谁?她努力回想这个名字,难道月有一个叫龙崎的朋友,这个名字很陌生。她耸耸肩,用不着在乎这些,那是个男的,毕竟,那也许只是个熟人而已。她高兴的松了口气,月并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她并不需要对此大吵大闹,她默默地对老天爷感谢了一番。


——


“哥哥!”妆裕?这声音肯定是他妹妹。


“月!”现在,是他的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月,儿子!”他的父亲,头隐隐作痛,他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哥哥.....”这声音侵蚀着他,妹妹甜美的声音恳求着他,似乎问他为什么,当他们在这里的时候他又在哪儿。


“月......”他想拼命抗拒这些声音,可是他无能为力,它们渗进了他的灵魂让他想起了他所目睹的那个晚上,这让他想起了他的无助,他的脆弱无力。


“月!”他感觉到他的眼泪划过侧脸,他以为他已经克服了,可是他的心似乎被困在了那个特殊的夜晚,他尽失所有的那个夜晚,而此刻,记忆萦绕在他脑海里,那些画面一次次的重演,破碎、失去。就像那天晚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助和哭泣。


“月!”他紧紧抓住头,拼命想要减轻这种痛苦。快停下...


“月!”他猛然抬起头,不停地喘气。他坐在一张白色的大床上,被子散落在周围。是梦......他意识到他右边有谁在那里,转身一看,他发现龙崎那张脸近在咫尺,他大吃一惊。


“你在做梦,月君,你睡得很不好,所以做了噩梦,我相信,就像我在困扰的时候工作一样。”龙崎移到床上,坐在他旁边。“你没事吧,月君?”他有些恼火地瞪了龙崎一眼。


“没事。”


“你睡着的时候在哭,月君。”月无意识地抬起手,擦去打湿脸颊的泪水,手将额头的发丝梳理上去,褐色的濡湿刘海粘连成了一小撮。


“我没事,只是...做了个梦而已。”他看到龙崎点了点头,便转过身直视着他。“好了,我没事了,你现在可以回自己的房间去。”


沉默


月皱起了眉头,说真的,这个男人似乎总能够激起他的怒火。


“怎么了?”他等着龙崎离开,可是这男人似乎完全没有这个打算。月叹了口气,“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凌晨5点,我们该去调查室了,其他人会在一个小时内集合。”月点了点头。


“先让我一个人调整一下。”龙崎点了点头,起身离开朝门的方向走去,月只是看着他,龙崎回过头凝视着他,月知道男人想对他说什么,在龙崎打算开口询问之前挑了挑眉,龙崎只得讪讪闭嘴。他目送龙崎转身开门离开了房间。


终于离开了他的视线,月不禁松了口气,当他从噩梦中惊醒时却发现一个诡异的熊猫眼的家伙盯着自己绝对是不愉快的体验。他是个骄傲的人,而实际上被激怒是因为有人见证了他在那一刻表现的脆弱。虽然他很不想承认,看到龙崎的那一刻他实际上是松了口气,这能够让他明白,在很多方面,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因为那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的孤独,他的遗憾,可是在看到龙崎的那一刻莫名地让他感觉自己完全可以从这一切中走出来。


他紧紧地闭上眼睛,他似乎真的有点多愁善感了,他为什么会想着这个人的存在?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他愤愤地叹了口气。


起身下床,收拾好被褥。一连十日以来,为了调查他都是和龙崎一起生活在这里。他想知道为什么他是唯一一个不允许回家的人,询问龙崎,但那家伙只是告诉他这是为了他的安全,因为基拉可能知道他还活着从而对他下手,那男人狡猾转动着的眼睛提醒着自己这家伙肯定有别的动机。


当他洗漱完毕之后,已经是5:45分了,他站在床头拿起柜子上的手机,检查信息的时候话机里突然传来熊猫眼那家伙令人恼火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月君,请立刻来调查室。”


他不知道这人是否找到了案件有关的新发现,在内心深处响起的疑问使他有了一丝疑惑,他耸了耸肩朝门外走去。


L看了看电脑显示,已经快凌晨5点钟了,他纠结着要不要去月的房间叫醒他,他也知道他这样做会引发那名褐发男子的不满,于是他打算再等个几分钟,等月自己醒过来,他正在阅览警方报告的最新几起关东地区谋杀案,眼睛瞄到角落里监视着月房间的摄像头,监控屏幕里面的月焦躁不安,满面惊惶无措,冷汗淋漓。L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月美丽的侧脸上晶莹的泪水,这个年轻的男孩在梦里,哭了。他的喃喃自语L听不懂,担心不已的L马上将他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急匆匆的奔出了房间。


他走到月的房门前,感谢上帝月睡觉懒得关门,他急急忙忙地跑到月的床边,这个年轻男孩在睡梦中不停的哭泣,L可以肯定他在做噩梦,是关于他的家人的吧?这只是一种猜测,但L可以肯定只有关于他家人的噩梦才会让月脆弱至此。无论月承不承认,他与他的家人深深的羁绊,L明白他的家破人亡完全是一场厄运,L摇晃着月的肩膀,大声叫唤他的名字。


“月!”


当他看到月蹙眉脸上露出更多的痛苦时,不禁越来越担心,是不是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不停的喊着月,声音越来越急促,月浑身一震,抱着自己脑袋,满头大汗、不停的喘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月渐渐平复着呼吸,L心里松了口气的时候,发觉月已经平静下来,他将脸渐渐贴近月的面容,而月在发现他的存在时已经清醒过来。

——


L心里松了口气的时候,发觉月已经平静下来,他将脸渐渐贴近月的面容,而月在发现他的存在时已经清醒过来。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L带着被逗乐的表情盯着他。L想起自己对面这个人有多有趣,能如此快地恢复冷静,这可并不常见。



“你在做梦,月君。你的状态不佳并且在睡觉时做噩梦,我想这情况已经扰乱我工作了。”他挪到这年轻人身边坐下,月对他的举动皱眉。 “你没事吧,月君?”月只是瞪了他一眼。 L知道月并不乐意在刚经历一个噩梦之后见到他。他提醒自己月有多么骄傲。



“是的。” 他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月。



“你睡着的时候哭了,月君。” 看见月擦掉脸上的泪水时他皱起眉。他不习惯看见这样的月。他沉默地看着月用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试图冷静下来。



“ 我没事。那只是......一个梦。”是的,没错。他努力忍住对月翻白眼的冲动,决定只淡定地点个头。月开始挑眉瞪着他。



“嗯?我很好。你现在可以回你自己房间了。”他决定不回答。在月完全平静下来之前他想留在这褐发青年身边,就算他冲他怒吼也不会离开。 L注意到月对他摆出愤怒的表情,他咽回一个轻笑。他发觉月生气时的样子相当好玩而且可爱。在看到月慢慢恢复成平时的自己时他松了口气。



“怎样?”L决定呆着不动而且不再吱声。他听见月叹气,克制自己不去对着月露出胜利微笑。 “现在几点了?”



话题的突然转换让L几乎笑出来。 “现在是早上五点,我们应该去调查室了。其他成员会在一小时内到那儿。”月点了点头。他瞬间感到全然的放松:月现在已经没事了。这不是多显而易见,但毫无理由的,他就是知道。

“让我先整理一下自己”。他点头,站起身径直走向门口。他想知道噩梦的内容,这样他就能对此说些什么,但他知道月只会对他怒目而视,他自嘲地想到。不知怎的,月偶尔冲他流露的明显的烦躁和恼怒,似乎让他对这个无与伦比的褐发青年更加沉迷了。



他转身看了一眼月,月怀疑地回看。他张口,接着又决定闭嘴。他该说什么?脱口说一些安慰的话语?还是设法强迫这年轻人坦白一切?他再次在心里责备自己的性格。他从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也从不在乎别人如何,但在月表现出脆弱的那一刻他感到有些困扰。他不清楚自己受这个青年的吸引有多深。他有些迷茫地意识到自己正在慢慢地改变,原因在这个冷淡却性感(如果非要他形容)的青年身上。他猜测月会不会对他的怜惜之情表示感激,答案是多半不会【这里指的是怜惜做噩梦的月】。月在很多方面与他极其相似,如果有人想要探听他不愿透露的事情,他自己也同样会被激怒。



他转向门。现在最佳方案是离开月而且假装自己从未看到他糟糕的状态。他开门走出了房间。



L研究了所有被警察认为是基拉作案而呈上来的报告。他标记处受害人的背景,杀人的模式,这些信息可能会引领他了解基拉的作案动机。他知道基拉只杀警探,这可能是由于基拉对于警察或侦探怀恨在心,但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凶杀对象囊括了警探的家人,“宿怨”也许并不是做出这种行为的充分理由。



他转向他的笔记本电脑查看最新的新闻。关东地区的连环谋杀案成了头条,除此之外还有关于某些团体恳请基拉停止杀戮的文章。他鄙夷地翻了个白眼,人们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就好像这么做真的有用似的。基拉不可能就这么停手,心理变态绝不会反省自己然后停止谋杀还出来跟公众道个歉什么的。



他快速浏览了新闻网站,一篇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篇文章是一个名叫魅上照的检察官的访谈。 L查看文章时不禁挑眉,魅上照正在自己调查连环谋杀案。一个检察官为什么会对连环谋杀感兴趣?扮演侦探小游戏? L开始咬自己的拇指,魅上照的调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值得留意的是他在访谈里特别提到了夜神家。这男人在着重调查夜神一家的案子,这使他疑惑。是什么原因让他对夜神一家的惨案如此感兴趣?这个问题同样在采访中被提出,但检察官只是声称NPA领导人之死是调查的最佳入手点,鉴于他们一家人是第一批受害者。这男人动机不明,但他身上一定藏着些什么,L觉得最好也调查一下这个检察官,他过会儿会让渡去搜集魅上照的资料,而现在,他大概要问问月对这男人的看法。说到月……



他转而看向显示月的房间的监控屏幕。月已经着装完毕而且看上去神清气爽,他凝视了一会儿,然后查看了笔记本电脑上的时钟。上面写着5:45。是时候让月正式加入他的团队了。他几乎是渴望再见到月。为此他嘲笑自己。有时候他感谢上帝赋予世界第一大侦探如此的特权,让月和他一起住也许是他做过的最自私的决定。这并不是说他后悔了。让月整天整天地和他待在一起是个完美的决策。和·我·一·起, L暗笑着想。他必须承认自己是个贪婪的人,他讨厌与别人分享他所拥有的。月并不为他所有,他明白,但这不是问题。无论月是不是他的,若是月从他手中溜走无疑会使他烦恼无终。他畏缩的想到。他已经沉迷至此了?他意识到如果任其发展,月君也许会成为他唯一的软肋。



L叹了口气,一边看到月从桌上抓起手机。他想起那天月和他女友的谈话,他记得弥海砂的活泼的声音,音量大到足以让他都听见,而实际上那时他坐在月的两米开外。他还听见月承诺那姑娘和她约会。哦对了!约会!他忘了这个!



L移步对讲机。 “月君,请马上来调查室。”



他又开始边咬拇指边陷入深思。夺走他人所爱不是他的风格,但他绝不会让弥海砂胜利。他绝不会让弥海砂得到月,他的月【他的光】。他必为之一战。他知道弥海砂对月有极强的占有欲,但他也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给予者。月不是他的。但他不会让月留在弥海砂的巢穴里。就让贪婪占领他好了,尽管这听起来有些病态,他决心放任这个充满掠夺欲望的自己。



当月到调查室时,他看见L以一贯的诡异姿势坐着,咬着拇指。这男人显然在思考。月不禁感到一丝钦佩,毕竟L不是空有其名而已。L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他径直走向L,坐在了离他最近的一把椅子上



“所以?你有什么发现?”L给了他一个古怪的表情。



“啊,是的。我用电邮给你发了一篇文章,请看一看。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月点点头,感到受宠若惊,L,传说中的L,在询问调查组其余成员之前先问了他的想法。虽然这事也不是那么出乎他的意料。他当然知道他的地位在调查组其余成员之上,而且L 从来没有尝试隐藏他的偏爱。



他转身打开分配给他的笔记本电脑。等待启动的过程中他瞥了一眼L,L还在盯着他。



“还有其他问题?”他随口问,然后转过头对笔记本电脑键入密码。当他没有听到回答时他完全把注意力转向了侦探。 “哎?”



“你今天什么时候出门?”月全然混乱地眨了眨眼。



“啥?”



“我说,你今天什么时候出门和弥海砂约会?”这下他理解了,他瞪着L:他完全忘记约会这回事了。



“午餐时间。”L回应了一个阴沉的神情。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L认为他玩忽职守。 “别担心,龙崎。我会赶上工作进度的,而且我会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我不是在担心工作进度。我知道你能赶上。”他疑惑地看向L。如果不是进度的话,那究竟是什么?

“那你在傲娇什么?”



“唔,我只是想弥海砂会决定去怎样的餐厅。”



“哈?”月感到自己被这古怪男人会心一击。 “你没必要在意,龙崎。”L撅嘴。



“你在说什么,月君?我应该告诉过你我的甜食瘾。如果餐厅里连一种蛋糕都没有那可是个悲剧。”月眨了眨眼睛,在理解其含义之后他的眼睛睁大了。

“等…等、等一下!”这下轮到L混乱地眨眼 “你打算跟我来?” L递给他一个“这还不够明显吗”的眼神,皱起眉 :“谁说过会放你一个人出去了?”



“我本来就没有要你同意的意思,月君”他怒视L。



“但这是我的约会!你现在还没完全认清状况?”L的回答仅仅是一个纯良微笑,月的眉皱得更紧了。僵持了一会儿,他翻了个白眼,叹气。 “反正不管怎样你都会跟来是吧?”L笑起来。



“我很高兴你完全理解了。”



“你该死的为什么要去?”



“我想看看什么样的姑娘会吸引你。”月冷哼一声。



“是啊,没错,你就是想和她见个面然后讽刺一下她什么的。”这下L开始大笑。



“月君有个卓越的大脑。”月翻了个白眼。



“理解你这么做的动机完全用不着一个‘卓越’的大脑。”L只是偷笑。 “老实说我不懂自己干嘛要容忍你。那时你邀我一同工作时我就该拒绝。你总是让我头疼。”



“啊,这意味着我对你确实有着吸引力,月君。顺便说,我可不会放弃哟。”月翻了个白眼。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你强调得令人印象深刻。哪怕我一万次叫你放弃你也不会听,我当然知道。哪怕弥海砂一万次阻挠你,你都不会退缩。我真得向你那战士一般的英勇精神致敬。“L笑着挑眉。 “但我告诉你L,海砂从不分享。”他给了L一个假笑,然后将注意力完全转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打开浏览器窗口。



“我也一样,月君。”月转头瞟了他一眼。



“听起来就像我是你的似的。”



“那么你是海砂的么?”月怒视他。



“我不是任何人的。”L只是笑。



“所以这就变得更有趣了,不是么?”月冷哼。



“随你。”L为他的胜利微笑。 “我很严肃,L,别说俏皮话。海砂有她的獠牙。”L的笑容扩大。



“哦,那你不用担心,就让她利己的天性和我无尽的贪欲相斗好了。”月叹了口气。和这男人交谈让他心力交瘁,而且接下来还不知会有多少事让他头疼。他得振作精神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灾难。而现在,他打开L寄来的邮件,他必须集中精力工作了。


——TBC——

后半部分翻译来源 以逸先生 


评论
热度(24)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