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④

Chapter 4: Gula【暴食】

L坐在他的转椅上面对着数个电脑屏幕,屏幕中显示的摄像监控画面和数个网站的一些窗口。他啃着自己的大拇指。案件陷入了困境,他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谋杀也出现在东北和关西地区,而且事态发展到无法让民众忽视。公众甚至称其杀手为基拉,目前基拉这个称号已经在全国蔓延,日本警察厅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询问他案情的进展。

他环顾周围的团队,他们都忙着整理文件以及检查连续谋杀案正播出的新闻。他成立了由七名成员组成的调查小组,其中包括他和渡,他并不是一个擅于打交道的人,所以,他认为这一个小组就足够了,他从日本警视厅中选择了5名成员组成了这个调查小组,成员非常可靠而且效率很高。也许凶手只是难以捉摸?思维停滞了一下,他不想认为凶手有多聪明,但在夜神总一郎死后,他开始怀疑。夜神是警视厅的首长,也是他团队的一员,他的死对调查小组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损失。

以及夜神月...

夜神月...啊!这个名字瞬间让他兴奋起来,他的无聊和沮丧消失了,所有的思想都集聚在拥有这个名字的人身上,对他来说,如此突然地去追求那名年轻人有多生硬,但他太清楚自己了,他不是一个城府多深的人,一旦有什么入了他的眼,或者是某个人,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对其放手。

“你真的很固执。”这是月的评价。无数个关於如何得到那个华丽的男人的想法在他脑海里盘旋,他蓦地意识到月曾用来形容他的话或许再恰当不过,他赌气想著。但是我对月君的渴求如同对巧克力松糕的渴求一样...他叹了口气。他会等下再想这件事,现在先来点松糕,噢,或许最好加些松露巧克力...

他压下在他身旁的对讲机按钮。

“渡。”

“是,跟平常一样吗?”

“是的,噢,请添加一些松糕,还有一些松露巧克力。”

听到渡肯定的回复后,他才转向面前的屏幕,他必须的尽快解决这个案子,否则,他将无法集中精力在得到夜神月的行动上。

无法得到那令人心旌摇曳的年轻男子,这个认知让他不由得眯起了双眼,没有夜神月?这绝对是一个禁忌。他的手猛烈地敲击着面前的键盘,使得小组成员不由得担忧地看着他。松田桃太,那个侦察水平平庸做什么都咋咋呼 呼(也可说是容易头脑发热)、头脑简单的家伙,此刻向他走来。


“没事吧,龙崎?”L回了一个厉色的眼神。

“没事!回去做你的事!”松田立刻手忙脚乱的回到其他调查成员里。

L现在绝对迫切地需要甜食。

---

渡端着一盘蛋糕和糕饼过来,然后给每位小组成员递上咖啡。看到他的甜食,L笑了。松田大大吁了一口气,值得高兴的是L终于不是一副心情烦躁的样子。他看到,L的笑容在渡送过来几张文件后更大的同时,感到迷惑不解。或许是,重要的案情进展?他只是耸耸肩,继续整理手头上的案件资料。

---

当他看到甜品的时候,心情已经多云转晴了。他兴奋地看着渡将甜食盘子放在他面前,低声道了一句谢,开始狼吞虎咽盘子上的甜食。当松露巧克力和蛋糕片摆在他面前,他开始吞食每一个巧克力,开心的品尝著他的甜点。

“L,这个。”L看着渡拿在手上的文件,“关于夜神月和弥海砂的资料。”听到被提及的名字,L嘴角的笑容弯得更大了,哦,他真的爱死渡了!【F:......L你还是别追月了吧?P:一开始是翻译成 渡你果然是真爱啊!?= =】他高兴地从渡手中接过资料,点点头感谢老人,渡鞠躬告辞,然后在离开房间前走向其他人,为他们提供咖啡。

L使劲地盯着他面前的纸,它是关于弥海砂--日本当红偶像之一。在记住她的某些重要细节之后,他把那张纸弄皱,扔到地上,然后继续研究剩下的资料。

夜神月...他盯着月的照片一会儿,才开始查看这个年轻人的一切,他记住了每一个细节包括资料,尤其是联络资讯,后小心翼翼地将资料文件放在桌上然,他吃了一块松露巧克力。他的执著开始了,月君...

L微微一笑。

---

月叹了口气,他看着海砂的车子消失在街角,花时间跟聒噪的女生待一块真是非常累人,这个女生不仅十分粘人而且还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他觉得还不止这些。不久前她还对高田清美大声指责,那是他在大学的一位同班同学。高田是他的前女友,而海砂很清楚高田对他仍有兴趣。他想起不久前发生在两人间的激烈争辩,不由得头痛不已,【原文是用cat fight,传统意义上的说明女性间打架是抓对方头发跟拿指甲刮对方的场面】女生真是超级烦人,不妨想想别的...乌黑乱发和黑曜石眼瞳的奇怪男人的形象挤进了他的脑袋。

他僵住了。

现在,那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耸了耸肩,肯定又是头痛了。

他朝家门走去。

房子仍像往常那般安静。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凝视着挂在墙上的照片,他和他家人照片。他盯着一张特别意义的相片,这是在他高中毕业的那天拍的,他仔细凝视着相片中的父亲,他的父亲穿着他一贯的黑色西装,面带微笑。在他旁边的是他的母亲,挽着他的右臂笑的那样开怀,她眼里的骄傲是那样明显。在他左边的是他妹妹,她抱住他的左手臂,笑的同样开怀,照片中的他也是淡淡的微笑,全然掩盖了他平时无聊的神情。画中是一个完美而又幸福的家庭。

一个完美、幸福的家庭,是吗?他苦涩的笑了笑,这张全家福不知何时变成了骇人的景象,他的父亲倒在了客厅地板上,睁着眼睛,半张开的嘴里涌出鲜血,他的母亲和妹妹的笑脸变成支离破碎的残景,他们的躯体浸没在血液里、无助的慌乱明显地令人心碎。

他握紧了拳头,他把口袋里的笔记本拿出来,回顾了手记上的涂鸦,笔记本里记下了他对于连环谋杀案的线索思考,他记下了凶手如何杀害他的家人,他回顾了那混蛋谋杀其他人的手法,结果令人沮丧,除却凶手只是杀死警察和他们家人,没有任何作案规律可言,他在心里咒骂自己缺少的推理能力。他是日本最优秀的学生,看在老天的份上!为什么一个精神病杀人犯可以战胜他?该死的L到底在干嘛?为什么世界上最杰出的侦探抓捕不到一个精神病杀人犯?

月冷静下来,他等得不耐烦了,不管有没有L的帮助,他都会找出那个混蛋然后亲手杀了他,但是现在,他需要更多的信息,他再一次握紧拳头,咬紧牙关,此刻,这时他唯一能做的。

他将眼睛闭上。

吸气。呼气
吸气。呼气
吸气。呼气

他睁开眼睛,他现在很好,他决定去厨房准备一杯咖啡,也许这能让他平静下来。他刚要起身去厨房时,手机响了,他不由得抱怨起来。

“怎麼了?海砂?”

沉默。

“海砂,今晚别考验我的耐心,我没那个心情,说话。”

“海砂——“

“月君。”月僵住了,现在,为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那么耳熟,月决定保持沉默。

“月君,你还在吗?”瞬间回神,闪过黑濯石的眼睛大大的眼袋、弯腰驼背奇怪的坐姿方式、凌乱乌黑的头发,迟钝又固执的那个男人,他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是怎么得到他的电话号码的?

“你是谁?”月询问,同时默默的祈祷他的猜测是错的。

“啊,月君,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他几乎能听出声音里的笑意,他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笨死了,他可是一个侦探,白痴。

“月君是在装傻吗,我是个侦探,记得吗?我有我的消息渠道。”他听到声音里令人恼火的笑意,嘴角抽了抽。

“我怎么会忘记呢?真的,谢谢你对我如此的关注,龙崎先生。”

沉默。

“月君还在生我的气,因为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月再次抽了抽。

“你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自我意识过剩,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因为月君好——”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没心情和你玩。”他的声音里表明了一切,龙崎却沉默了。

“那么,今晚月君能赏脸跟我出去么?我相信一顿精致的晚餐一定能让月君的心情好起来。”月压住想切断电话的冲动。

“龙崎先生,我相信你没有忘记我说的,我今晚没心情跟你的固执玩,如果你能体谅我的话,祝你玩得愉——”

“我还想跟月君谈谈连环杀人案件呢。”月定住了。

“什么?”他听到那人叹了口气。

“关于基拉的消息,月君,我在进行我的调查以及我认为我能给你一些帮助,所以我想说——”

“上次的咖啡厅怎样?15分钟后我会在那裏。” 

————


“干什么?”L叹了口气。


“Kira的案子。月君。我自己正在进行调查,我想对你有点帮助,所以我想说——”


他们不断中断的谈话开始侵入他的神经。


“上次的咖啡厅怎样?15分钟后我会到那里。”L笑了。如果这些会变成这样好的结果也许他不会介意。他暗自笑笑,盯着电脑屏幕。现在是晚上7:13,豪华晚餐与完美约会的最佳时间。他又暗自笑了笑,他调查团中的其他成员对此皱了皱眉。


他转向他们。


“你可以去睡觉了。”松田震惊的张大嘴巴看着他,其余人都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龙崎,你刚才说什么?”


“你可以去睡觉了,松田先生,其他人也是。”L啃着草莓派微笑着说,松田眨了眨眼。
“但你总是在半夜前一两个小时才让我们回家。”L盯着他看着。


“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


“噢。”松田睁大发亮的眼睛。“一个约会吗?龙崎。归根结底你还是有点正常的。”相泽砸了一下他的头,他咕哝了一句抱歉。


L依旧凝视着。“是的,我相信这是我今天约会的最佳条件。”他笑了笑,然后开始狼吞虎咽一块泡芙。


调查员站在那儿,震惊了。没有人敢说一个字。直到松田再次打破了沉默。


“太棒了,龙崎!”L笑笑。“我想见见她!我想知道她有多么漂亮……”L的脸沉了下来。


“出去。”松田等人皱起他们的眉头,想知道他的心情为什么突然晴转阴。“我说了,出去。”他们看见L眯起的眼睛,迅速爬向门口。


L叹了口气。他怎么了?他在害怕别人知道是“他”而不是“她”吗?这是他所想的吗?不,不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被社会行为准则所束缚的人,所以即使全世界都知道了他的性取向也没有关系。那么是因为松田让人不爽的兴奋?绝对不是。他并不反感松田对他的热忱。那么导致他如此大声呵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是他的……不安全感?


月君是个十分令人心动的人……人们肯定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甚至是他,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所以松田又怎能幸免?L缩了缩。天啊,L!你完美编织的大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听起来就像是极其迷恋情人的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女生!他僵住了,这不是真的吧?!


他抓了两盒草莓百奇大力地咀嚼着。也许这疯狂的一切是因为糖分摄入不足?他笑笑。也许是我还没吃松露巧克力……他耸了耸肩。把责任推给一块松露巧克力,L……他轻轻的笑了。他用他空着的手按下他旁边的对讲机按钮。


“渡,请准备好豪华轿车。”

他到达咖啡馆,朝里看看人是否已经到了。他叹了口气。他是怎么把他再次引诱到这儿的?哦,对了。那个案件。


“月君。”他突然转身来看见说话的人。站在他后面的那个穿着长袖白衬衫和宽松牛仔裤的男人,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虽然他看起来不太舒服。他看着停在男人后面的豪华轿车扬了扬眉。


“我们进去吧,月君?”月点点头。那个人笑了,向前走了几步,为他打开门示意他先进。他耸耸肩表示感谢。他注意到里面的顾客们都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于是选择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免受干扰。


令人愤怒的目光会妨碍他,他不想在他们谈论这个案子时被干扰。这是否是一个骗我出来的幌子,月暗自皱皱眉头。如果这是一个骗局那么他一定会一拳打在那个男人脸上。


“月君也许觉得我只是骗他今晚和我出来吧。”月注视着他。这个熊猫眼是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的?


那人凝视了他一会儿后笑了。


“你整张脸上都写着呢。”然后用严肃的声音说:“还有,我有卓越的推理能力。”月挑了挑眉,怀疑的看着他。


“真的么?”


“真的。我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和你一样。”L盯着他,然后转移目光去寻找一个服务员。他找到后示意她过来。“甚至比你的更卓越。”月眯起眼睛,但什么都没说。服务员走了过来,给他们各一份菜单,在她转身之前她的注意力完全都在月身上。月看见那个男人盯了服务员一会儿,皱了皱眉头。他笑了,那人的目光转向他。


“请给我一杯咖啡,黑咖啡。”那人皱起了眉头。“怎么?”


“我想我告诉你了我要请你吃饭。”


“我已经吃过了。”皱起的眉毛有深了几分。这人究竟怎么回事?


“月君应该在电话中就说好他已经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吃过了。”月看着他。这人的推理能力当真如此卓越么?还是说他在跟踪他?


那人笑了。


“没关系。”他转向服务员。“我要一杯咖啡,加六块方糖。”月的眼睛睁大了一点。那人给了他一个微笑,然后继续指向菜单,“这,这和这个,都要三片。”月与服务员都震惊的看着他。服务员最后看了月一眼,走了。


“月君的魅力真是独一无二。”他笑笑。


“我知道。”那人撅起了嘴。“即使这样,我也相信那眼神是在问我为什么和一个外貌、行为都不怎么正常且极度喜好甜食的男人坐在一起。”


“没有糖分的话我无法思考,月君。”


“我知道了。”那人笑了。“那么龙崎先生,关于Kira的案子?”龙崎的笑容沉了下去。


“你听说东北和关西地区的事了吗?”月点点头。


“警探被杀的作案手法毫无相似之处,只有受害者都是警探和他们的家人这一点能够联系起来,这绝对是Kira做的。”


“是的,月君。然而有报道认为凶手是一个团伙。”


“团伙?你是说这也许是一个对于警探有着深深怨恨的组织?”


“那是一种可能,但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一系列谋杀也许只是巧合,是不同人动的手。”月点头。


“如果这一系列谋杀只是偶然的话,那么为什么受害者只局限于警探?还有他们的家人?”龙崎点头。


月盯着他对面的男人。


“没有关于kira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的公开报道。”那人依然保持沉默。


“那么你是谁,龙崎先生?从你获得高度机密的情报来看,我怀疑你根本不是个普通的侦探。”龙崎凝视着他。


“我从未说过我是一个普通的侦探,月君。”这时服务员端上了他们点的东西。服务员走后,龙崎立刻开始狼吞虎咽一块蛋糕。月在看到五颜六色的蛋糕时缩了缩。


“你应该减少你的糖分摄入量,这也许会要了你的命。”


“减少我的糖分摄入量才会要命。”月不相信的摇了摇头。“但感谢你的关心,我真的很感激。”月没在说什么。


“所以说,你在什么机构工作呢,龙崎?”那人张开嘴巴打算说话,但被月截过了话头,“别对我说谎。我确信你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龙崎。”


“我很高兴你已经去掉了‘san’这个称呼。”月翻了个白眼。“我没打算骗你,月君。”


“那么答案是?”龙崎丢下叉子,身体向前倾去,紧紧地盯着月,月也这样凝视着他。接着低声说。


“我在L的手下工作,月君。”月震惊的眨了一下眼。龙崎稍稍远离了一点,再次拿起叉子。片刻的寂静后,月笑了。


“龙崎,你现在到底在这儿玩什么?”L停下手中的叉子。


“月君你不相信我?”月盯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他向桌子倾去,紧紧盯着他对面的黑曜石般的眼睛,轻轻的说。


“我不相信你在L的手下工作,龙崎。”龙崎眨眨眼睛。


“因为,你就是L。”


龙崎只是盯着他,然后吃掉了他叉子上的蛋糕块。


——TBC——


后半部分翻译源自六月沁雪酱



评论
热度(33)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