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③

Luxuria【色丅欲】3


校对:freezensay


“没错,一位秘密刑警代理人,或者确切地说是侦探。 ”
L只是凝视着月片刻,然后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我是或不是,是什么让你认为我用的是假名?这很伤人,你说的好像我不适合这个名字。 ”L将大拇指咬进嘴里,再一次质疑道。


“但是我已经指出它一点也不适合你,因为这不是你的真名。”月合上手中的笔记本,将它放回口袋里。“还有,请不要一直傻傻地盯着我看好么?”L撅了撅嘴。


“但是月君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你没有意识到吗,月君? ”月微微挑起了眉。


“我相信我已经意识到这点了,但如果你不让我更加明白这点的话,我会更感激。”


“啊,月君对于人长时间被人盯着看会感到不安?”月皱起了眉头。


“不,我只是对像你这样的人长时间看着感到不舒服。”L撅着嘴。


“这评论实在太失礼了,月君,不过你脸上的表情很难得,所以我就不多谈论你说的话了。”L笑了,“当你皱眉的时候也很迷人,月君,但是我相信你已经了解了,我说的不对吗?”月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是的,我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他的脸颊上微微泛起了红晕,L已然注意到这一点,笑的更加意味深长。


“啊,你露出了很有趣的表情,月君。”月将想要揍人的冲动压下。“让我想看到你更多的表情。”


“什么——”


“如果我追求你可以吗?月君?”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L更用力的咬著自己的拇指。


“如果我追求你——”


”我听到了。”


“然后?”


“我不会考虑的,此外,我有女朋友了。”L的脸色黯了下来。


“女朋友?”


“是的。”月轻笑。


“啊,我知道了,那麼,你何不跟她分手?”说月感到震惊都只是保守的说法,实际上他已经目瞪口呆了。L笑了 。


“你露出了很有趣的表情哪月君。”月翻了个白眼。


“哈,非常谢谢你的夸奖,流河先生。”


“啊,或许〔流河〕听上去并不适合我,月君。叫我龙崎吧。”L笑着说。


“我知道那是个假名。”月皱了皱眉,“而我认为〔龙崎 〕也是。”


L轻笑。


“这次我不否认,你真的很有趣,月君,你真的应该和你的女朋友分手让我追你。”


“我喜欢我女朋友,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为了你甩了她 ?”


“你喜欢你女朋友?她有足够的才智配得上你吗?她比你漂亮吗?”


“嗯,她确实不那么聪明,她很漂亮,是的。”月的脸色沉了下来。“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漂亮?!你说我漂亮 ?这听起来不像是赞美男人的话,你知道的。”


“啊,或许漂亮只是一个保守的说法。”月对此轻哼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我喜欢我女朋友这样, 龙崎先生。”


“你确定?”月没有说话,L笑了。


“看到了吗?我敢肯定这只是个表象关系。”


“好吧,即使就像我们说的,我或许不那麼喜欢她,但我也不会考虑的,我完全是个直男。”L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谁说我不是?”


“那你该死的为什么想要追求我?”


“因为你搞砸了我的性取向。”


月一下子就懵了,另一边的L,却在期待一个机智的反击。说他被逗乐了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眼中闪耀的光芒。


“你不会有希望的。”月垂著头瘫坐在他的椅子上说。


“这是否正意味着你会让我追求你?”月大声叹气 ,与这个古怪的男人对话令他筋疲力尽。


“没有,正如我刚才所说,我现在很好,此外,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真的...”L默默地叮嘱自己不要忘了告诉渡去查关于夜神月的信息,还有他那个女友。首先,知己知彼,不是吗 ?他微笑,他可是世界最棒的侦探啊,难道不是吗?或许还是这世界最杰出的人,怎麼可能会输给 一个单纯的女人,对吧?“但我会再见到你的, 月君。”


月翻了个白眼。“你听起来像个跟踪狂,请不要对号入座。”


L笑了笑却没再说什么。


“你跟我女朋友一样固执,可我讨厌固执的人。”L眯起 了眼睛,他可以忍受固执的评价,但是拿他跟他的女朋 友比较?


“你看起来似乎很受伤,或许你觉得我拿你跟海砂比较是种侮辱?”月发出一个响亮的笑声,L神色瞬间黯淡下来。


“但是我受伤了,月君,你说了Misa,对吧,弥海砂是 你的女朋友?那个模特?”月点了点头,扬起了眉毛。L的 神色愈加黯然,他似乎被拿来与那个什麼都不知只有精力充沛的弥海砂比较了?。


“我不像她,月君,我不是固执,我只是执着。”月对此报以轻笑。


“如果你这么说,龙崎先生,如果你这么说。”L试图保持一个坚忍的表情以掩饰恼怒。


“月君,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月呵呵一笑。


“我还是一名大学生,但是我打算在不久之后加入NPA。 ”L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你呢?我猜测你是一个侦探的结论是正确的,对吗 ?”L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果然如此。”月说,轻轻一笑。“什么机构?”


L笑了笑。


“那就留给你去查明吧。”


“嗯,但我不是太感兴趣。”L撅起了嘴 。


“那太失礼了,月君,你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没必要。”


“那你的女朋友一定会离开你的,嗯,我并不是在抱怨 ,那会让事情对我来说更为容易呢。”


月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目光。“我不在乎她离不离开我。”


L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拒绝女性们要和我在一起的要求,同样地,她们要离开我也不会去追她们。”黑濯石的眼睛凝视评估起巧克力色的眼睛的人。


“那你为什么拒绝我?”


“首先,你是个男人,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考虑男人。第二,你太固执。第三,你的某些举动让我不快 。第四,我怎么能接受一个连名字都是谎言的人?还要我继续说吗?”L皱眉,摇了摇头。


“不用了,月君,我相信你列出的观点已经成功地让我的心伤痕累累。”月翻了白眼,“至于名字,月君...”


月扬起了眉毛。


“你说你的姓氏是夜神,对吧?”


“所以?”


“你与NPA的夜神总一郎有什么关系吗?也许你的梦想是进入NPA— —”


“他是我父亲。”月打断了他的话,L注意到面前年轻人 神情激烈变化。


“我明白了,我听说了这件事,我为你表示哀悼。”月点了点头,苦涩地笑了,L真想赏引起这个话题的自己一巴掌。


“我听说世界著名的侦探L负责此案。”


“真的?”


“是的,到处都是这个消息,不过,我并不是特别在意。”


“你不在乎?你不想为你的家人伸张正义吗?”月给他一个没有表情的眼神。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不在乎是因为,我将是抓住那个混蛋的人。(指凶手)”


L只是笑了笑,有趣。


“那么,祝你好运。”


月只是点了点头。


“我希望——”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啊,抱歉,这应该是我的。”L只是点了点头。“啊,Misa。”L皱起了眉头。“没有,啊,是,好,几分钟之后我会在那里。”月转向L。“我得走了。”


L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嗯,很高兴与你交谈,后会有期。”月微笑着告别。


L笑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你会看到我的。”月翻了个白眼。

“好吧,再见了,跟踪狂。”L咧开嘴,他看着月站起身,整了整衬衫。月在转身之前一直盯着他看。


“月君。”月停了下来,转身看了他一眼。“我是认真的,当我说我要追求你的时候。”


月给了一个浅浅的微笑,L再次感受到那种刺痛的感觉,在他的胃部。


“你真的很固执。”L咧嘴一笑。


”执着,月君,是执着。”


——TBC——

评论
热度(36)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