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②

Chapter 2: Luxuria【色丅欲】2


校对:freezensay


当L似乎决定打算一动不动的时候,年轻男子低笑出声,那笑声似乎刺激了L的感官,古怪而意外的让他感到兴奋。天哪,那只是一个轻笑而已!而他已如此有感觉!他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上帝为了考验他的自制力而派来的天使伪装的。他收回自己的目光,茫然地盯着自己的脚趾并且认真地思考著这种可能性。噢,看看他出色的逻辑在这次怎样当机!实际上,他正在考虑这个想法!肯定是今天的Bundt蛋糕的错...他拿起他的叉子,不自觉地戳刺起面前的盘子,然后继续切那三片蛋糕,是的,都是Bundt蛋糕的错...我应该点—— 

“打扰一下...”通常这是...此刻巧克力色的瞳仁距离他黑曜石的眼睛仅有几英寸。“你有笔吗?介意借我一下吗?”他凝视着那完美的嘴唇吐露出优雅的字句,再一次出现那种刺痛感,他的思绪还处於混乱状态,但他强迫自己再次理性思考以及回答这个问题。

”啊,我没有。”但我肯定会从现在开始随身携带一只。”很抱歉。”

这个年轻人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点了点头,“没关系,我想我应该问问其他人。”年轻人转身走开。

“等等。”他急忙咽下他第四块蛋糕,开口。褐发男子闻言转身停了下来,眼里尽是疑问。“我假定你并不急著找同伴。”现在,这是在搭讪吗?他在精神上问他自己。

“然后?”L给了他一个微笑当作回应。

“而我也一样。”褐发男子打量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

“我不介意你的陪伴,如果你能帮我解决关於一只笔的困境。”L笑的更开怀了,该男子真的认真地同意了他的提议!这正是个好的开头。

“很公平。”他示意女服务生附耳过来,对她低声吩咐了什么,服务小姐点了点头,她的眼神碰到年轻男子时不禁脸红,当那巧克力色的双眼转向她时。她慌忙地告辞离去。

“看起来你是这里的老板。”褐发男子在女服务生离去时如此评价。他坐在L的正对面,静静地打量着面前举止怪异的侦探。L注意到他优雅地坐姿,他甚至注意到,咖啡厅里的红桃滑木椅是如何衬托得这位褐发美人的肌肤愈加白皙动人,这真是多亏了技艺高超的装潢设计师们!


“不是真的。”L回答,心里默默咒骂自己那可怜的沟通技巧。这个人就在这里,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面对着他,他却在这儿糟蹋气氛,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式去回应对方。你什么时候能有点沟通能力呢,L?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扫视对方,仔细地检查对方的特色。然后黑濯石的眼睛补捉到了巧克力色的瞳仁,开始了互相盯着看的比赛项目,L似乎相当享受这个,褐发男子的目光温和坚定,L打赌他要是继续这种无声的视觉越轨行为,迟早会让这人不耐烦。

“我叫流河旱树,你呢?”

年轻人微微挑了挑眉,L注意到这举动更好的诠释了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睛。

“流河旱树?跟一个当红偶像具有相同的名字未免太巧了吧?“L只是呵呵一笑
        
“或者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呢?”

L笑了笑。这个人不仅具有极为诱人的美貌,他还相当聪明,如果这世上真有什么人能让我由衷赞赏,或许这足以成为那个标准。

“你怎么认为?你还没有介绍你自己呢。”


“或许是个假名?”女服务生走过来,递给他一支笔,他低声道了句谢谢,服务小姐红着脸赶紧离去,L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抽动,啧,花痴女。"夜神月。” 


L的脑细胞顿时活跃起来,他看着月拿出口袋里的袖珍笔记本并开始涂写。“假名?”他看着月的手优雅地移动,这男人居然连手都这么漂亮!L敢肯定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得在这个自制力考验中败北,现在他几乎能看到撒旦大笑他是笨蛋!

“没错,是假名。”

“我为什么要用假名?”他看到月迅速地别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埋头涂写。他研究了他一次,越是靠近得看著他,越是感受到该名男子惹人想入非非。想入非非...现在我的性取向彻底的完蛋了,真是感谢老天啊。他暗自皱了皱眉眉然后选择宽恕自己。从他出生到现在,他绝对是个直男,但是在与这个不可抗拒的、令人陶醉的年轻男子见面的几分钟里,让他怀疑起自己。


“嗯...也许你不想让人知道你的身份,也许你有个很危险的职业,哪怕泄露一个小小的信息都会让你付出很大的代价。”现在更有趣了,卓越的演绎推测.....现在这又是一个加分点。只是,这个会让人心脏停止跳动的美男子到底是谁?另外一点,他确信这个男人近乎完美!

“你说,一个危险的职业吗?”他看着月重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笔,开始重新他的书写。月眼里流动的光芒优雅而又迷人,L似乎被挑起了极大的兴趣,现在,你是在玩什么该死的游戏?L。你是同性恋吗?L摇了摇脑袋,然后停了下来,最后又勉强点了点头。如果我凝视并思考关於这家伙就是为自己说话,那麼肯定,逻辑将会指出我现在正式地成为其中一个。L诅咒,很好,太好了!月似乎注意到他奇怪的行为,挑起一边的眉毛看著对方。L只是笑了笑,月继续他的书写。“一个危险的工作?”

月停止阅读,抬起头认真地盯着侦探。

“没错,一位秘密刑警代理人,或者确切地说是侦探。”

L瞪大了眼睛,月盯著对方。

没有人是真正完美的,L也这么认为,但为什么这个令人难以抗拒的和让人焦灼的男子在他面前似乎怎样都与这陈腔滥调的说法大大牴触? 

这是第一次在他的生活中,L真正地感到印象深刻。


----------TBC------------

评论
热度(33)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