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L月】【翻译】SALIGIA(七宗罪)①

BY  Lizche

ID:4295270
 校对:freezensay

-------------------------------------------------------------------------------------

【SALIGIA】 由古罗马记叙法(mnemonic)中七宗罪的拉丁语首字母组成

Chapter 1: Luxuria【色丅欲】

在某个雨天,一位不速之客闯进了夜神家。夜神总一郎正在客厅看着晚间新闻的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他。短短30秒的对峙,男子便到了他面前,随即,他浑身是血,那双因惊讶至极而睁大的眼已然毫无生气。不到一刻钟,夜神妆裕和夜神幸子都倒在了厨房的地板上,头骨碎裂,遍布身体各处的刺伤不少于十刀。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夜神家唯一的声息只剩下客厅电视中活跃的广告声。

--------

打开家门的时候,夜神月蓦地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不安在走近房子的前门时俞为剧烈。他叹了口气,大声把门打开。迎接他的只有诡异的寂静,皱了皱眉,他听到客厅裏传来微弱的电视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奇怪......

”我回——”

他睁大了眼睛,眼前是难以置信的惨象。

他的父亲,就躺在这客厅的地板上,睁开的双眼已毫无生气。血从他微微张开的嘴中涓涓流出,整个身体都浸在血泊中,客厅的地毯沾上了浓郁的暗红,一些血液从电视屏幕上滴下...他就站在这血迹斑驳之地,父亲...

接著,有甚麼打醒了他。妈妈,妆裕...

他立即奔向厨房,厨房地板上躺着的正是他的母亲和妹妹,残忍的暴行让她们几乎面目全非,到处都是喷溅的鲜血。月感觉他的世界轰然崩塌,眼前的情况对他来说太过了。但他没办法移开他的视线,就好像他的脑袋正在强迫他记住此时此地的每一个细节,几近病态的。

月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不觉中探到口袋中的手机。

------

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仍然待在厨房裏,盯著这一切。他似乎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麽,他只是凝视着这一切,警察一劲地问他事情发生的经过,但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他能看见的只有血。听到的是屋外淅沥的雨声,仿佛是在为他哭泣。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这就是他唯一能做的。

这个雨天,夜神月失去了所有的家人,这个雨天,他哭了。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

服务小姐叹了口气,咖啡馆终于由繁忙变成了静止的画面,此时一个奇怪的男人走了进来,每个看到他的人都难掩好奇。女服务员已习惯龙崎的存在对于咖啡馆的影响,她热情地对他笑了笑,跟著他走向裏间某个僻静的角落。她看到他依然是平常那奇怪的坐姿,膝盖拉向胸口,两只脚缩在一起互相摩擦。当她感觉他足够惬意的时候,将菜单放在他面前。

”像往常一样吗,龙崎先生?”她问道。龙崎接过她的菜单眼睛迅速地扫了几眼,几分钟之后他将菜单递还给她。

”啊,恐怕我今天得尝些新品,我想知道今天的Bundt Cake(美式圆环蛋糕)是不是还跟我平常一样”。女服务员给了他一个微笑。

”爱尔兰奶油吧?四片,按照往常那样?”龙崎点头,”另外请给我加一杯咖啡。”女服务员微微鞠躬便走开了。

L想,或许这是最好的思考关於处理这件案子的时间。咖啡馆里沉默几乎令人耳聋,不过他认为这非常棒。他需要认真思考一下目前的情况该如何处理。这些状况的正是此刻他身处的是日本,而不是在英格兰乐呵呵地吃著各式各样他喜欢的蛋糕的原因。他流畅地开始他的推论,看着女服务员朝他走来,带著装有他美好甜点的盘子。

女服务生放下他的餐点,走开后,他立马高兴地拿起叉子吞食了一块切片,当他认为蛋糕果真不负他的期望时,他一边强迫他的头脑再一次去理清案件一边继续吞食着蛋糕的第一片。

关东地区的连续杀人事件,据目前统计,被杀的警员以及他们的家人共有15名,杀人现场除了凄惨的被害人遭受残忍暴行的尸首,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既没有留下嘲笑信件,也没有留下涂鸦或任何东西。只有他或者她的尸体形象的趴在地板上,躺在血泊中。也没有特定的凶器,据一些可靠的目击者描述,是一个身穿黑衣面带黑色面罩的男人。这是警方唯一能找到的方向,围绕此案的神秘,他们请来他解决这个案件。不是说他不喜欢,这案件很有趣,即便是他,也同样好奇,一个月前他便飞到了日本,然而通过这一个月,案子依然毫无进展。承认这情况损害了他的光辉是令人沮丧的,他不能提出谋杀的模式和证据来指出谁才是那个该下地狱的罪犯。

目前他要推断的是杀人动机和做案手法,此时咖啡馆的门再次打开,他听见店裏涌起一片惊叹声。周围开始有人窃窃私语,而且这些杂音几乎干扰了他。差不多了,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思考的步调。下意识的他想看看是什麼引起了咖啡馆客人们的骚动。他抬起头寻找骚动的原因,当他的眼睛落在了一个极其俊秀的年轻人身上,他发出了微弱的喘息,年轻人正走向他身边的桌子。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来人,描绘他华丽的相貌。

男人大概二十岁出头,或许更小。赤褐色的发丝补足了他白皙的肤色和巧克力色的眼睛,散发出智慧的气息,中等的体格恰好弥补了他的身高,L认为他应该是是5"6或5"7之间。总而言之,这是个十分漂亮的男人!除此之外,他散发出的优雅和自信的气场确实地带出了他最好的特性。L必须抑制自己露骨的瞠目结舌。上帝肯定使用了一种有效的方式测试了他的性取向!他在精神上谴责自己来转移他的注意力,当诱人的巧克力眼睛对上了他的黑曜石时,他被冻住了。他决定到底是移开眼睛或是干脆让自己迷失在那该死的巧克力色瞳仁中。他默默掂量两种行为的后果,同时还在凝视著那双眼。

此时这双美丽的眼睛突然盈满笑意,完美的嘴唇曲起一个小小的微笑,或者是一个假笑?他不能确定。

他认为此刻最好的做法就是屏息以及保持被冻住的姿态。

----------TBC---------

评论
热度(56)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