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懒癌不治之症

历史似乎就是这些疯狂人物和罪恶事件的总汇。那些正直善良的人们。通天塔的真正建设者们。反而湮没无闻。失去理性的人成了历史的主角。甚至成了历史的英雄。

——《通天塔》张远山

“你要知道,你的头脑,你的内心,不是酒店的厨房,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像旧罐头一样扔掉。它更像是一条河流,每时每刻都在流动和变化。你无法矫直一条河流。”

——《立体几何》麦克尤恩

五月   晚到的春天

【雪鹰中心】不如不遇 (一)

by @sosyna 

名朋的锅/

拉郎/

凤狼鹰/

不如不遇智障鸟/


一.

再过几天就是沈家小姐出嫁的日子,而这深宅大院里却仿佛没有动静,一个身穿麻衣头戴白巾的仆童从街上猛地一个窜步进了墙下的阴影。雪鹰看着那高耸的院墙,模样到真是乖巧得像是谁家听话的小童。

这里风平浪静可江湖上早就传得沸沸昂昂,不仅是因为沈家小姐那天下第一的美色,还因为那陪嫁品是把举世无双的宝刀,早在十几年前就闹得血雨腥风,不知多少人为其丢了性命,“秦失其鹿,天下共逐,唯胜者得鹿而割之”,得割鹿刀者即是得了天下。

既然知道割鹿刀在沈家,那盯着这的眼睛绝不会少,出嫁那天保不准会出现多少人妄图夺刀,小小就出...

萍水相逢 (第二弹)

第一弹戳这里

by  sosyna

/CP强行古晋

/跨剧组拉郎瞩目

/人设强行ooc可能,都是百科的锅

(至于为什么古晋,这是百科的锅)



++++++

一个包袱,一柄剑,孙青霞一只手勾着酒壶,里面装着二两酒,飒飒独行于夜间。

霜田寂寂,弦月东升。

酒壶已空,他咽下最后一滴酒水将壶抛远只觉索然寡味。

这片这野林往前行便是红河谷,那地界使孙青霞不免想到一位旧友,知己难寻,若是前去那里切磋剑术讨杯独藏美酒也是美事,可这一转眼又想到六扇门与江湖上漫天飞着他与苏眉的香艳八卦,那位神医毒舌嘴损的个性……怕是多生事端。

放下这个念头,提步欲走,孙青霞就听闻前方一阵时...

......
<干涩砂砾一点一点涌入胸中>
<干涸的心中 再无一丝祈愿>
<我用花瓣盖住你甜美的面容>
<合上双眼 直至腐朽的那天>
<即使灰色的雨浸透我的衣衫>
<你的温暖依旧停留在我唇边>
<我用花瓣盖住你甜美的面容>
<合上双眼 直至腐朽的那天>

©Nought | Powered by LOFTER